专家:"根本法"地位是八二宪法明确的

时间:2012-11-19 06:56:00作者:郑赫南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在许崇德和廉希圣的家里,今年都增加了一个银色的纪念品——上面用小篆写着“宪治(1982-2012)”字样,周边标明“纪念82宪法实施30周年”。这是今年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开会时赠送的,上面的两个字由许崇德撰写。宪法学泰斗许崇德、廉希圣这两位耄耋之年的学者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许崇德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廉希圣是好朋友,他们都曾参与八二宪法的起草工作。近日,二位老人在向记者谈起宪法地位时,都表示:“八二宪法是一部好宪法,它明确规定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

  “八二宪法是一部好宪法”

  “八二宪法是一部好的宪法,这一优势,在与七五宪法、七八宪法相比较时,更加凸显。”许崇德和廉希圣都这样认为。

  “八二宪法总结了历史经验并汲取‘文化大革命’的教训,是一部具有中国特色、符合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的好宪法。”许崇德表示,鉴于七五宪法、七八宪法很不完善,所以,八二宪法是以五四宪法为基础修改的。八二宪法继承和发展了五四宪法的基本原则,总结了建国30多年来我国社会主义发展的丰富经验,既考虑到当时的现实情况,又照顾到发展前景,也吸收国外的有益经验,是新中国最完善的一部宪法。

  那么,为什么说七五宪法、七八宪法很不完善呢?

  廉希圣告诉记者,我国五四宪法原本有106个条文,确立了社会主义民主原则,对社会生活各个方面都从宪法的高度作了原则性规定。而七五宪法仅剩30个条文。内容上,七五宪法的指导思想是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党的基本路线,这是最致命的错误;七五宪法在全国范围内取消了检察机关的设置,规定“检察机关的职权由各级公安机关行使”,“没有了检察机关的监督,公安机关只能在侦查活动中自己监督自己,还谈什么监督?这是对社会主义法治的粗暴破坏,大量的冤假错案的发生与此有关。”

  廉希圣认为,七八宪法将“发展经济”明确为国家任务,条文总数增加一倍。这说明,在粉碎“四人帮”后,宪法修改有一定的进步。不过,七八宪法仍然认为文革是正确的,仍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党的基本路线。

  1979年7月,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正宪法若干规定的决议,对七八宪法作出局部修改。1980年8月,五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关于修改宪法第四十五条的决议,决定取消第四十五条中关于公民“有运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权利”的规定,决定成立以叶剑英为主任委员的宪法修改委员会。

  “与前几部宪法相比,八二宪法优点比较突出。”许崇德分析说,在结构上,八二宪法保持了五四宪法的总体结构,以维护宪法的稳定性;规范上,条文数量增至138条,同宪法所要实现的目标和任务相比,更为恰当。

  内容上,许崇德表示,八二宪法明确了国家的根本任务是“集中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确认了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的精神;把国体的表述由“无产阶级专政”修改为“人民民主专政”;增加了“民主集中制”的具体内容,增加了社会主义法制原则;增加了“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等。

  宪法在法律体系中具有统帅作用

  2011年3月,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吴邦国委员长郑重宣告:以宪法为统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

  “宪法的统帅地位是由宪法的性质和地位决定的。”许崇德表示,从性质上看,宪法是党的最根本、最重要的主张和人民最根本、最重要的意志的体现。从地位上看,宪法是根本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除宪法外的其他门类的法律、法规,体现的是党和人民其他主张和意志,这些法律法规虽然也有国家强制力保障,但是效力并不相同。宪法是最高法、上位法,法律法规是下位法,下位法不得抵触上位法,一切法律法规都不能同宪法相抵触。

  “这也意味着,一切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全体公民,都要以宪法为根本行为准则,都要在宪法的范围内活动,不得违反。”廉希圣认为,宪法“统帅”地位的确立,体现了党中央对宪法更加重视,体现了党尊重宪法、依宪治国的理念,有助于民众提高宪法意识、实施宪法。

  廉希圣介绍,全世界有宪法的国家,除了英国(无宪法典,宪法由若干普通法的内容构成,各普通法地位一样)之外,均将宪法视为根本大法。我国从五四宪法制定后,人们就有了将宪法视为根本法的观念,但未表述到宪法文本中。八二宪法首先在序言中明确表述:“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

  那么,宪法的统帅地位,在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是如何体现的?

  “主要体现在我国各方面的法律均以宪法为依据而制定,宪法是其‘母法’。”许崇德表示,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通常都在第一条明确“本法是根据宪法制定的”,如刑诉法第一条便规定“根据宪法,制定本法”。还有一些法律是根据宪法的某个条款而制定,如兵役法第一条提出,根据宪法第55条和其他有关条款的规定制定该法。

  “已有法律的修改完善,也要坚持以宪法为依据。”在许崇德看来,我国的立法以宪法为依据,过去如此,将来仍将如此。

  “监督审查”制度符合中国国情

  廉希圣回忆说,前些年曾有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民认为“与自己关系最密切的10部法律”中宪法仅居于第五位。“显然,老百姓觉得宪法不是那么实用,要树立起人们对宪法的信仰,便需要宪法进一步实施。”

  “徒法不足以自行,假如不抓实施,那么法律制定得再多再好,也是枉然。”许崇德认为,要保障我国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首先必须严格遵守和执行宪法,树立和维护宪法的权威,保证宪法的贯彻实施,做到依宪治国。

  在许崇德、廉希圣看来,宪法监督制度是宪法实施的重要体现。

  “我国实行的是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监督宪法实施的体制。”许崇德认为,这样的制度设计,既保证了宪法监督机关是最有权威的机关,又可以经常性地监督宪法的实施,符合我国的实际情况,也体现了全国人大统一行使最高国家权力的政治体制。

  “我国的宪法监督制度设计独具特色。”廉希圣介绍说,在宪法监督制度的设计上,我国既不像普通法系国家那样,由司法机关行使宪法监督权,也不同于大陆法系国家,由专门的宪法监督机构来行使宪法监督权。

  我国的宪法监督包括哪些内容?许崇德表示,宪法监督体现在三方面:其一,保证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决定同宪法不相抵触,全国人大有权改变或者撤销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不适当的法律和决定;其二,对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进行监督,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国务院制定的同宪法、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其三,对省级国家权力机关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进行监督,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其制定和批准的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

  在监督方式上,两位宪法学者都非常推崇“备案审查”制度。

  根据立法法,对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的监督是通过“备案审查”方式进行的。“备案”,即在这些法规、条例公布后的一定期限内,由制定机关报送有关国家机关存档备查。

  “备案是对上述规范性文件是否符合宪法进行监督的基础性工作。”许崇德表示,根据宪法和有关法律的规定,上述规范性文件应当在公布后的30日内依照下列规定报送备案:行政法规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的地方性法规,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备案;较大的市制定的地方性法规,由省、自治区的人大常委会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备案;自治州、自治县制定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大常委会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备案。

  “审查分为主动审查、被动审查两种。”许崇德告诉记者,主动审查就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报送备案的法规条例进行审查;被动审查有两种启动机制,一种是国务院、中央军委、两高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大常委会认为法规、条例同宪法或者法律相抵触的,可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书面提出进行审查的要求,另一种是其他国家机关和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以及公民认为抵触的,可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书面提出审查建议。

  “法律,甚至是基本法律,也要接受监督审查。”许崇德举例说,1990年4月,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关于香港基本法的决定指出,基本法是根据宪法和香港具体情况而制定,“是符合宪法的”,便是全国人大对基本法律作出合宪性审查的范例。

  “保障宪法的权威、尊严,是一项任重道远的系统工程。”廉希圣表示,这有赖于公民宪法意识的增强,党领导各级党委在宪法范围内活动,以及宪法相关法的进一步完善。

  “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对党的十八大报告中的这段话,许崇德、廉希圣都赞赏有加,他们认为,这体现了党中央尊重宪法、推行依法治国的坚定决心。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专家:提高专职委员比例是提升履职效能的务实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