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腐败多缘于缺乏监督 网络成反腐新力量

时间:2012-11-14 07:17:00作者:新闻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反对腐败、建设廉洁政治,是党一贯坚持的鲜明政治立场,是人民关注的重大政治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

  加强反腐倡廉教育和廉政文化建设,深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健全反腐败法律制度,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严格执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坚决查处大案要案,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不管涉及什么人,不论权力大小、职位高低,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惩不贷。 

  胡锦涛

  □反腐决心

  报告释放加强反腐重要信号

  以“亡党亡国”来表述腐败问题的极端危害,其实并非新提法。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曾提出“执政党的党风问题是有关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将反腐倡廉问题提到全党面前。在十五大报告中,江泽民也将反腐上升到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论述。 

  清华大学廉政建设研究所教授任建明表示,过去近二十年领导人的讲话中,腐败问题都被摆在很重要的位置,这次表述上有一些新意,但含义基本相同。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所所长李成言说:“几届领导班子都这么提,可见腐败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也说明党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他说,十八大报告的一个特色,是把反腐问题更加突显出来,提法上更尖锐,“符合执政党当前实际”。 

  在此前的官方表述中,党的“五大建设”依次为思想、组织、作风、制度和反腐倡廉建设,十八大报告中“反腐倡廉建设”被摆在“制度建设”之前,且强调对腐败“严惩不贷”。 

  李成言认为,这释放出新形势下党加强反腐倡廉建设的重要信号,“就是要告诫全党,要下决心反腐,加大对腐败治理的力度。”李成言说,腐败问题依然严峻,任何一届领导都不可掉以轻心。他认为,这是一个辐射性的信号,是要告诉新一届领导和全体党员,对于腐败问题必须高度重视。 

  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认为,将腐败问题放在如此高度有两个着眼点,一方面体现对现实的关照,腐败问题解决不了,人民群众很难满意,这会影响党的执政地位。另一方面,这也是党的宗旨的体现,因为党应当自净、自我要求,保持纯洁性,就必须解决腐败问题。 

  “党对这个问题一直有清醒的认识,包括胡锦涛总书记在建党9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讲到危险和挑战时也提到这个问题。”公方彬说。

  □反腐成效

  网络监督成反腐倡廉新力量

  党的十六大后,中央作出建立健全惩治与预防腐败体系(简称“惩防体系”)的重大决策,十七大将“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方针,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写入党章。2008年,中央颁布“惩防体系”五年工作规划,对整体推进教育、制度、监督、改革、纠风、惩处六项工作进行部署。 

  李成言认为,“惩防体系”是一个战略安排,基本框架已经形成,能全面、系统、工程化地规范、预防及惩治腐败,是当前反腐工作取得的重大成就。 

  今年5月,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崔海容在香港廉政公署第五届国际会议上透露,1982年至2011年这30年间,有90余名省部级官员因贪腐被查,其中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等被执行死刑。 

  李成言认为,从近年查处的一些大案要案可以看出,中央查案、办案的力度在加大,治理腐败的决心也在加大。 

  任建明则表示,我国在反腐的制度创新、技术手段应用等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网络监督正逐步成为反腐倡廉的新力量,“陕西‘表哥’被双规,广州‘房叔’遭停职调查,都是最新的案例”。 

  “但从反腐倡廉总形势看,还没从根本上扭转腐败发展蔓延的趋势,形势依然严峻。”任建明说。 

  公方彬表示,我们一方面要看到成绩,在某些领域,腐败问题确实得到了遏制,不少违法违纪高官也都得到了惩处,但解决腐败问题是一个“进行时”,不会一劳永逸。 

  公方彬认为,我们不能高估已经取得的成绩,“要看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正是十八大报告振聋发聩之所在。

  □问题分析

  腐败缘于权力缺乏监督

  中央纪委研究室主任李雪勤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透明国际组织去年公布的清廉指数显示,在全球183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的清廉指数排名第75位,较上年略有上升。 

  李雪勤认为,当前我国的腐败和反腐处于相持阶段,最突出的问题有三个:领导职务高的案件多、案件涉及金额数量大、查处案件中的“一把手”多。这些问题归结到一点,就是权力还没有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因此反腐的核心是制约和监督权力。 

  这与多名受访专家的意见一致。 

  李成言说:“如果一步一步往深层查找腐败的根源,就是权力高度集中,绝对权力就会造成绝对腐败。”他举例说,领导干部“一票制”的体制设计一方面可以形成高效率,但另一方面也会造成权力不平衡,一旦权力得不到有效监督,就会导致腐败。 

  任建明同样认为,权力过于集中就得不到有效监督,而这正是腐败的根源,也是执政党必须下决心解决的问题。“不光是要强化对‘一把手’的有效监督,副职、各职位也都需要加强监督”。 

  十八大代表、全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此前表示,腐败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体制和制度的问题,在权力过分集中、缺少制衡机制的形势下,光靠领导干部的廉洁、清明,很难真正遏制腐败问题的出现。

  □改革思路

  改革要把权力“关进笼子”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提到,十八大报告表示,建设廉洁政治“是人民关注的重大政治问题”,这一提法值得关注。“过去反腐是行政层面,认为腐败是管理漏洞造成的,试图通过一些管理措施比如问责制解决,但这次提到政治问题的高度,意味着下一步将思考通过政治层面的改革来治理腐败,如官员财产公示、完善人大和党代会的监督”。 

  竹立家表示,既然认识到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就当建立制度来制约权力,完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通过人民民主对权力形成约束。他认为十八大后政治层面的相关改革将会继续推进,而要根治腐败,必须从政治改革层面下手。 

  “权力公开透明,高位权力有义务公开,让社会公众参与监督。”竹立家认为,十八大后至少会推出两三件提振全国人民信心的改革措施,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就有可能是一个突破口,“这一制度尽管不能完全遏制腐败,但能避免腐败大面积发生。” 

  任建明则认为,如不从根源入手,表面、微观的制度就会打折扣,或成一纸空文,如官员财产申报早已在做,当前的问题是申报内容不公开,且申报材料缺乏审查。 

  关于反腐措施,报告提出要“深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 

  李成言表示,重点领域就是那些“掌握资源,权力大,又有很高风险的政府部门”,这些关键的岗位环节,正是下一步改革的重点。 

  “改革就是要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这是全世界都在努力的一个方向。”怎么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李成言表示,最重要的是让权力在法律的框架里运行,此次报告也强调了依法治国、治党、治权,这是一个新突破,也是推动下一步廉政建设、深化改革的方向和目标。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媒体详解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律委员会选举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