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行之山东鄄城:平淡中迸发能量

时间:2012-11-07 06:59:00作者:史绍丹 高鑫 徐伯黎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去边远村庄办案途中,方便面成了鄄城县检察院干警的美味午餐。本报记者徐伯黎摄

鄄城县旧城镇七街村村民向记者展示鄄城县检察院发放的“便民联系卡”。本报记者徐伯黎摄

  正义网山东11月6日电(记者 史绍丹 高鑫 徐伯黎)鄄城县位于山东省西南部,西北两面跨黄河与河南省毗邻,总面积1032平方公里,80万人,是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全国粮食生产基地县,全国鲁西黄牛和中国斗鸡保种基地,古代军事家、一代兵师孙膑的故里,国家民政部命名的“千年古县”。鄄城属黄河冲积平原,河流纵横,绿树成荫,拥有千亩以上生态农业示范园10余处,无公害果品、蔬菜、肉食等绿色食品业已形成极具活力的经济增长点。

  “以儒做人,以道养生,以禅清心,以墨尽责,以法为基,以兵入市”,有学者将传统国学六大家的思想总结为“国学六法”。伴着一场秋雨,本报“黄河行”采访团一来到山东段第二站——孙膑故里鄄城县,就深深感受到了这片土地上检察官们执法为民、兢兢业业的“入市”精神。

  “论基础条件,鄄城县检察院在全市最为落后:基础设施落后、检察经费短缺、人员紧张、年龄偏大,但是我们的工作并不落后。挖掘队伍潜能,是我们提高队伍战斗力的重要手段。”菏泽检察系统中最年轻的基层院检察长赵东这样概括本院的检察工作。

  鄄城县检察院的四层办公楼是18年前建的,虽然狭小但十分干净、整洁,摆放的几盆菊花生机盎然。该院反渎局综合科科长刘亚民接受记者采访时接到一个电话,通话中她不断询问对方学习怎么样,生活习不习惯,天气冷了有没有多穿衣服等琐碎问题,脸上满是温暖的笑容,记者以为她是和自己的孩子聊天。挂断电话,刘亚民有些歉意地解释,打来电话的孩子叫小星(化名),虽和自己非亲非故,但像是一家人。

  原来,今年7月8日,因酒后与妻子发生矛盾,张某将妻子杀害,他们年仅10岁的孩子小星目睹了案发的整个过程,心灵受到强烈的刺激。7月17日,鄄城县检察院受理此案。“我了解到孩子的情况后,便决定适时介入,对他进行心理疏导。”在菏泽市检察机关,刘亚民是唯一一个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的检察官,在负责反渎综合工作的同时,她还负责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未成年被害人和涉罪人员未成年家属的心理疏导工作。

  “我发现孩子的眼神非常呆滞,不管我们问什么,他都只‘嗯’一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孩子的姑姑告诉我,小星很孤僻,害怕人多的地方,总是靠着墙根走路,害怕人们提起父母的事情。我问他生活得好不好,他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说起第一次见到小星的情景,刘亚民的眼圈红了,“虽然生活上有人照顾,但是他心里的伤很难愈合。我定期去看望他,和他谈心,了解他的心理状态,慢慢地帮他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

  为更好地帮助未成年人,刘亚民自学了很多心理学知识,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这引起了检察长赵东的高度重视。今年1月,该院制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心理疏导工作办法》,使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心理疏导工作更加规范化,参与心理疏导工作的干警也越来越多。在实际工作中,除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外,未成年被害人和涉罪人员未成年家属都是心理疏导工作的重点。今年以来,该院共受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6件7人,对其中5人进行了心理疏导;受理的刑事案件中涉及未成年被害人2人,均对其进行了心理疏导;对涉罪人员未成年人子女进行心理疏导1次。

  像刘亚民这样的检察官鄄城县检察院还真是不少。干一行就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是该院干警的整体风貌:今年前三季度,该院综合、业务工作均位列菏泽市第一名;仅有5名干警的公诉科,今年以来已受理380余起案件,办案压力大,加班加点是常态,但没有一人有怨言;反贪局长史良奋战在反贪一线15年,2005年11月任局长以来,查办贪污贿赂犯罪案件82件148人,曾被授予“全省优秀反贪局长”称号,今年又荣获全省政法系统先进个人;还有被表彰为全国检察机关计财装备工作先进个人的行装科科长姜红……

  “这些干警虽然看起来都平平淡淡,但接触后你会发现,每个人都非常有能量。”赵东的语气中充满自豪。

  (本报鄄城11月6日电)

  【记者手记】

  鄄城是菏泽市唯一一个横跨黄河的县,黄河从西北方的旧城镇穿城而过。旧城镇在黄河对岸有2个行政村、14个自然村,8000多人口,交通非常不方便。今年6月26日,鄄城县检察院在这里设立了民生检察联系点和巡回接访点,控申科干警定期渡河下访。

  11月4日记者跟随干警驱车来到黄河岸边,见到横跨黄河两岸的由一座座船连接在一起组成的“浮桥”。“鄄城浮桥全长近480米,是鲁西南设计最好承载最大的黄河浮桥。”该院副检察长田森介绍说。

  “枯水期才架浮桥,从检察院开车到民生检察联系点需要40分钟。汛期时浮桥会拆掉,过黄河只能靠船。坐船过来,要步行到村口,村民用三轮车把我们接进村。”该院控申科副科长管仪安说,“要走过黄河滩区,泥沙很松软,能陷过脚踝。整个路程至少要两个小时。”这条路,管仪安和控申干警每隔10天就要走一次,有时接到群众临时打来的重要电话,他们也要及时赶到。

  问到苦不苦,管仪安回答得很淡然:“群众有困难时能想到检察院,就说明我们工作做到位了,路也走得踏实,哪里会觉得苦?”

[责任编辑:全森] 下一篇文章:最美青年检察官武广轶:最爱"公诉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