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俩遥控“打卡”贩毒 买家多是“90后”女孩

时间:2012-11-06 10:10:00作者:王磊 朱丽珍 傅颖杰新闻来源:钱江晚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警方收缴的毒品,近4公斤 

  警方收缴的毒品,近4公斤 

  (浙江)金华查获一大宗贩毒案,毒贩是一对外地兄弟 

  他们用一种“打卡丢毒”的新贩卖方式,遥控金华毒品市场 

  每隔一周,弟弟就摸黑进金华藏毒 或放在花坛里,或塞在电线杆下 

  要货时先给“买家”打个电话,获得一个银行账号,往账号里打钱,就能得到一个地址,这个地址可能是公园的花坛下,也可能是偏僻道路的电线杆边,或者是公交车站的候车凳下……根据地址,能找到一小包白色粉末…… 

  近日,婺城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摧毁了一个“打卡丢毒”的贩毒团伙,查获各类毒品近4公斤。该案为公安部督办案件,是金华警方查获毒品量最大的案件之一。 

  要“拿货”先打电话要个账号 

  今年7月初,婺城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得到一个线索:本地一个外号叫“光头”的男子在贩卖冰毒,每包约5克,“顾客”还不少。 

  “光头”拿货的方式很特别:要货之前,他会给四川一名姓李的男子打去电话,李某告诉他一个账号,等“光头”往账号里打钱后,李某会通知他拿货的地址。 

  地址每次都不一样,但都很隐蔽,有可能是藏在公园的花坛中,有可能是埋在环城路附近的电线杆下,每个地点只藏着一包“货”,而且只有5克。 

  这种“打卡丢毒”的方式,婺城公安分局禁毒大队的民警之前都没见过,拿货的人跟卖货的人不接触,而且就算被抓了,也只有5克的量。 

  立案后,经过近一周的调查,民警锁定了两名嫌疑人,他们是“光头”的上家:李氏兄弟,两人都有贩毒前科。 

  兄弟俩一个在四川老家,一个在温州,虽然都不在金华,却“遥控”着金华的毒品市场。 

  凌晨“藏毒”,每次携带100克 

  据民警了解,李氏兄弟是四川自贡人,哥哥今年29岁,常年待在四川老家,因为曾在金华待过一段时间,认识了一帮吸毒人员,有人要货,就跟他联系。 

  弟弟27岁,常在温州活动,跟贩毒的上家有联系,接到哥哥的要货电话后就买来毒品,再到金华分点“藏毒”。 

  每隔一星期,弟弟李某都会随身携带100克毒品,从温州自驾车赶到金华,凌晨一两点左右,偷偷在各个隐蔽的地点藏毒。 

  兄弟俩很谨慎,负责卖货的哥哥,从来不经手毒品;而负责藏毒的弟弟,从来不直接跟买家联系。 

  今年5月开始,两人开始在金华发展毒品网络,几个月来,越织越大。 

  10月25日,禁毒大队进行收网行动,晚上11点30分左右,在杭金衢高速岭下收费站,正赶往金华送货的弟弟被当场抓获;远在老家的哥哥,也几乎同时落网。 

  购买者多是“90后”女孩 

  在这起案件中,民警共抓获32名犯罪嫌疑人,刑拘20人,查扣两辆涉毒车,毒资近10万元,查获的毒品,包括冰毒、麻古等,近4公斤。 

  “这么大的毒品量,又是用这种新型的贩毒方式,这在金华是首次。”办案民警章警官说。 

  据民警介绍,被抓获的吸食者中,大部分是女性,她们一般在KTV等娱乐场所工作,接触的大多是冰毒、摇头丸等新型毒品。 

  而且她们大多是“90后”,对新型毒品的危害几乎一无所知。如吸食冰毒,在圈内被称为“溜冰”,很多人觉得这不会上瘾,只是玩玩。 

  毒品危害不可逆 

  据办案民警介绍,新型毒品包括冰毒、摇头丸,K粉等等,它们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吸食后,人的中枢神经就形成一个水肿,水肿消了后会结疤痕,疤痕结得多,伤害就越大。最终吸食者会精神异常,痴傻癫狂,成为精神病患者是迟早的事。 

  办案民警希望通过媒体呼吁:新型毒品的危害是不可逆的,大家一定要远离毒品。(通讯员 王磊 记者 朱丽珍 特约记者 傅颖杰 文/摄)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民调显示未来十年公众最焦虑贫富分化阻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