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维权胜诉 专家:应立法建良性纠纷解决机制

时间:2012-10-10 07:23:00作者:林平 曹丽辉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姚雯/漫画
韩寒成为反侵权“先锋”
    如果侵权内容不在服务器上存储,被侵权人也未告知网站删除相关内容,则网站不承担著作权侵权责任,此乃被网站视为“护身符”的“避风港原则”。随着韩寒等作家胜诉百度,这一规则有望改变——  

    9月17日,“作家维权联盟”告百度文库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一审宣判,法院一审判决认定百度公司侵权事实成立,判令其向版权方补偿损失14.5万元,其中,韩寒获赔8.38万元、韩瑷莲(笔名:何马)1.33万元、郝群(笔名:慕容雪村)4.79万元。而原告“关闭百度文库”的诉求则被驳回。

  这一判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A起诉百度作家小胜

  对于判决,韩寒代理律师表示:“侵权成本低,这是目前知识产权的现状。”

  2011年7月,韩寒、李承鹏、慕容雪村等作家委托“作家维权联盟”对外宣布对百度文库的盗版行为进行抗争。

  2011年11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2012年7月10日,该案开庭审理。庭审中,百度代理人出具公证书证明,百度在收到原告提交的补充证据后及时进行了核查,发现原告证据中所涉链接均已不存在。

  法院审理认为,百度文库未能确保其反盗版系统正常运行,也未能采取其他必要措施制止侵权文档在百度文库传播,存在主观过错。法院同时表示,“百度文库”是向网络用户提供的可以上传、在线阅读、下载文档的平台,作为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平台,一般不负有对用户上传的作品进行事先审查、监控的义务。

  法院还指出,韩寒的代理人代表韩寒当庭主张关闭百度文库,因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同时,韩寒代理人当庭陈述关闭百度文库的意见与韩寒本人庭后发表不希望百度文库关闭的意见前后矛盾,在法院多次释明后,韩寒仍没有对该矛盾作出合理解释,法院因此驳回了原告提出的关闭百度文库及道歉等诉求。

  韩寒代理律师以“意料之中”来描述心情,并就赔偿结果无奈表示“侵权成本低,这是目前的现状”。截至发稿,双方均未明确是否上诉。

  B“避风港原则”从此“寿终正寝”?

  有专家认为,百度败诉意味着网站不能再以“避风港原则”为借口逃避著作权保护责任;也有专家表示,“避风港原则”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

  在“作家维权联盟”执行人贝志诚看来,法院裁定百度败诉表明,网络运营商不能再以“避风港原则”为借口逃避版权保护的责任。

  “避风港原则”是指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网络服务提供商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不承担侵权责任。

  国内对于“避风港原则”的立法阐述主要体现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相关条款中。最高人民法院《网络著作权司法解释》进一步界定,只有在服务商“明知或应知”属于侵权作品仍不作处理,未尽到注意义务,才构成侵权。

  2011年,百度就与多位作家之间发生了关于版权问题纠纷。同年3月,贾平凹、韩寒等50位作家公开发布《中国作家声讨百度书》,指责百度“偷走了作品”。声讨书说:“百度文库收录了我们几乎全部的作品,并对用户免费开放,任何人都可以下载阅读,但它却没有取得我们任何人的授权。”

  据悉,百度文库的前身叫百度“文档分享平台”,这个文库里的所有内容都由网友自由上传,网友通过上传文档,可以获得虚拟的积分作为奖励;同时,文库里的所有内容也都可以免费下载,只是有的文档下载时需要付出虚拟积分。对于原创作家来说,这意味着自己劳动成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分享”。

  此前,百度文库等网络平台一直以“避风港原则”来规避其责任。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德良说,依现有法律规定,类似百度文库机构根据“避风港原则”对侵权作品进行事后删除、断开链接、屏蔽等做法意义不大。“现行法律还是基于旧时思路进行版权维护,然而,信息传播技术的革新已经让作品传播的成本几乎为零,但权利人要想控制传播的成本却无穷大。这一矛盾直接有碍于知识共享与版权保护间的平衡”。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郭禾却表达了不同观点。他认为“避风港原则”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对于侵权作品删掉即可,不必大动干戈,要求百度关闭文库的诉求欠成熟。

  据了解,百度文库中各类文学作品只占其文档资料内容中很小部分,大多则是其他各类学习资料。“如果只是因为个别用户上传文档的侵权问题就关闭百度文库,这对于文库的广大用户并不公平。”郭禾说。

  C作家维权有多难

  著作权侵权官司,确认侵权一般问题不大,但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却往往争议很大。维权作家必须做好“打赔本官司”的准备。

  相比于一些人将本案韩寒等人胜诉归结为“知识产权的胜利”,刘德良显得相对悲观,他认为,“百度被判赔无法从根本上化解同类问题。”

  据统计,目前文学类盗版网站的数量超过50余万家,其中上规模网站超过1万家。根据艾瑞咨询监测数据显示,盗版网站通常以其杂而全的内容吸引着广大的用户群体。该类网站的主要人群难以接受付费阅读,因此滋长了盗版网站的生存空间。原创作者也因此成为最大受害者。据最高人民法院统计,2011年全国各级法院受理一审知识产权案件共58745件,其中著作权案件35185件,占59.8%,其中涉及互联网的案件超过半数。

  作家李洱告诉记者,对于侵权,他“一般在与出版社签署版权协议的同时,大多会和数字出版公司另行签署电子版权”。他说,对于网络侵权作品满天飞的现象深感无奈,倘若出现侵权也一般只会委托出版社代为交涉,余下的事情就不再关注了。

  新锐犯罪悬疑小说作家雷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创作者而言,最大的敌人不仅是那些侵权网站,而是中国当下对创作者的不尊重及对知识产权的漠视。如果这种侵权现象继续泛滥,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大批创作者因无法获得应有的回报而放弃创作。“在无成本阅读的刺激下,部分网民不会考虑到作者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百度文库及类似网站的‘分享’实际上在慢慢地杀死中国的原创艺术。”

  青年作家郑小驴称,很多作家维权意识比较淡薄,或者难以找到合适的维权路径,只能独自忍受。“网络每天都有海量的信息出现,很难掌握证据,从技术层面来讲,对作家们来说也是非常具有难度的一件事”。他同时坦言,目前一些律师专门为此事搜集证据,替作家在网络上维权,屡战屡胜,这是个很好的兆头。“毕竟大多数作家,都是靠作品的稿酬、版税生活,心血结晶的作品若被‘免费分享’,这是对作家劳动成果的一种不尊敬”。

  贝志诚向记者介绍了“作家维权联盟”诉苹果公司的情况。到目前为止,共发起了三批诉讼,但相比于诉百度,此诉更棘手。“我们想通过此次诉讼,让苹果公司意识到问题所在,删除苹果商城中原告的作品,并对被侵权作家作出赔偿。但该公司对警告完全不予理睬,甚至在被起诉后仍坚持违法行为。”

  贝志诚介绍,目前苹果公司提出管辖权异议已被法院驳回,该案将在下半年开庭审理。

  有专家分析,苹果侵权之诉与百度文库的遭遇尚存区别。前者是基于商业目的使用,从中直接获利;后者则多数因为用户“分享”惹来麻烦。“相比百度文库的免费下载,苹果从每个收费应用中提成30%,其情节比百度更为恶劣”。

  法学博士王岩云认为,对于包括著作权在内的知识产权侵权诉讼而言,判定侵权成立与否相对容易,争议也不大,但对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却往往争议很大。湖南维权作家朱金泰的代理律师孙相元称,在代理对苹果的诉讼过程中,因属涉外之诉,过程纷繁复杂,几乎面临过无法院受理的境地,经多方沟通后才得以立案。“目前,作者自己已支出近万元的相关诉讼费用,后续阶段还要继续投入精力与金钱。”

  D“分享模式”或是最终解决路径

  网站通过收录作家原创作品从中直接或间接获利,应建立法定许可手续,对于收益部分须与权利人分享。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刘春田认为,实践迫切要求著作权法与时俱进,适应技术、经济与社会的发展。但遗憾的是,目前国内知识产权保护并不成熟。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冯晓青教授介绍,不成熟主要体现在,立法上仍然存在一些缺陷,或者是原先一些规定不适应新的知识产权保护形势需要;知识产权保护在执法的严格、标准的统一、执法的力度和及时性等方面都存在不少问题。

  “我国已经初步建立了有关互联网环境下著作权保护的法律制度,但仍有待进一步完善。而从法律实务层面看,虽有典型的判例不时涌现,但并未建立起被广泛接受和认可的良性知识产权纠纷解决机制。尤其是涉及利益平衡原则的把握时,平衡点往往难以切准”。律师王岩云说。

  关于如何保护著作权,专家也提出一些建议。刘德良认为,业内曾呼吁应对侵权方给予重罚,这种想法是基于传统的版权保护思维,在互联网时代已不太现实。“从理论上讲,知识产权侵权的损害赔偿一直是困扰国内外知识产权法官的一个难题,主要是因为知识产权是一种无形财产权,其价值难以被精确计量。特别是当事人难以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实际损失或者非法所得的数额,而法定赔偿的数额也具有很大的弹性。另外,还有一个观念上的原因,即法官对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的价值的认识程度不是特别高,与美国等国家法院判决知识产权侵权赔偿数额动辄‘天价’(如最近三星和苹果专利之争,美国法院判的数额就高达十亿美元)有天壤之别”。

  为此,刘德良建议架构起“分享模式”的版权保护机制。他认为,作为个人用户来讲,基于研究、欣赏而使用他人作品可适当免费。类似百度文库等机构通过收录作家原创作品从中间接获利,理应建立法定许可手续,对于收益部分需要与权利人进行分享。“网络侵权纠纷频繁是基于互联网技术的革新,现下的立法理念也势必要进行革命性转变,至于利益分配问题则属于立法技术问题。如此,网络运营商和权利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才能迎刃而解”。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上一篇文章:评论:14.5亿过桥费不能“跳到黄河洗不清”
下一篇文章:黄河行之内蒙古达拉特旗:“金色河湾”奏响服务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