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缉毒警察工作:做"变色龙"混迹三教九流

时间:2012-10-07 09:22:00作者:郭坤泽新闻来源:人民公安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缉毒警察:斗智斗勇 铁骨铮铮 

  “禁毒工作像是夜间抓捕,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意外。”一位从事30年禁毒工作的老民警这样总结他的禁毒经历。 

  隐藏身份、卧底侦查、全天严密跟踪嫌疑人、荷枪实弹与毒贩面对面搏斗……在祖国西南边陲的云南禁毒前线战场上,30岁的哈尼族青年柯占军用绚烂盛开的生命之花跳出缉毒警察这个“刀尖上的舞者”最美的舞步。 

  滚滚澜沧江,巡航的警用快艇开得飞快。 

  哒、哒、哒……湄公河上的毒贩用机枪对着快艇扫射。 

  那是4年前的一次巡航任务,那次,毒贩扫射了近8分钟。 

  为了给受伤的兄弟包扎,柯占军在船舱里跑来跑去,子弹击碎了挂在身上的水壶和手机。 

  事后有人问他怕不怕,他只是憨憨地笑。 

  对于湄公河,柯占军丝毫不陌生。1981年7月1日,柯占军出生在澜沧江边的景洪市芒果菁一间茅草房中,那里距湄公河只有80公里。 

  那里的山水,柯占军再熟悉不过;那里的“毒情”,他也了如指掌。 

  身高一米八几的柯占军常常跟人说,他这个大个子,天生就是干禁毒的。 

  2003年,柯占军从云南警官学院禁毒系毕业,从那时起,他的名字和禁毒事业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凌晨2点,云南某村寨。 

  蜿蜒崎岖的小路上,颠簸驶来一辆汽车。寨子口,安静得吓人,偶尔几声狗叫让村寨显得格外冷清。这是柯占军执行过无数次任务当中的一次。 

  就在不久前,柯占军从关系人手中获得线索:边境上有人持有毒品,正在找人出手。 

  此行,柯占军和他的战友深入虎穴,让对方相信他是要买毒品的老板,然后进一步摸清对方持有的毒品数量。 

  车子停在一栋简陋的平房前,屋内亮着一盏油灯,灯光闪烁飘忽。 

  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然而在表面的宁静下,只要露出一点破绽,毒贩就会杀人灭口、销毁毒品。 

  由于办案条件复杂,许多案件都需要缉毒民警亲自去证实和抓捕,而不是案件发生后去侦破断案。柯占军所在支队的缉毒民警常年在办公室的人数不到三分之一。 

  经过一番交涉,柯占军掌握了相关情况。车子缓缓开出村寨之后,一个无意的发现却吓得他们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就在车子前座靠背后面,放着一份云南省公安厅近期发布的关于加强缉毒工作的文件。 

  这是柯占军执行过的无数次危险任务当中的一次。 

  不同于电视、电影中表现的缉毒警察,现实中的禁毒民警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隐蔽。更多的时候,这群特殊的战士要做一条“变色龙”,混迹在三教九流之间,在复杂的社会角色转换中与敌人斗智斗勇。 

  在柯占军办公室门口,挂着一幅写有“当先锋、打头阵、做榜样、出经验”的字条:这竟成了对这位年青禁毒警察短暂一生的高度概括。 

  2012年2月,在一次缉毒行动中,柯占军为保护同事,用身体挡在持枪的毒贩面前,毒贩向他的头和胸连开两枪。 

  这个生命几乎与中国缉毒队伍的历程相重合的年轻人用鲜血为新中国禁毒事业增添了光辉。在柯占军的身后,是那些追随他的脚步,无数用行动践行“立警为公、执法为民”铮铮誓言的缉毒警察。 

  -关键词 

  禁毒人民战争 2005年4月,国家禁毒委员会部署全国组织开展为期3年的禁毒人民战争,精心组织禁毒预防、禁吸戒毒、堵源截流、禁毒严打、禁毒严管五大战役,实现了我国禁毒形势持续好转的预期目标。 

  禁毒法 2008年6月1日,我国第一部全面规范禁毒工作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正式实施。 

  国际合作 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禁毒国际合作,认真履行国际禁毒公约,积极支持并参与国际禁毒事务,务实开展多方面、多领域禁毒国际合作。 

  侦办“10·5”案 2011年10月5日,糯康犯罪集团枪杀13名中国籍船员。案发后,中国警方会同老缅泰三国开展案件侦办工作。2012年4月25日,中老警方成功抓获糯康,5月10日依法移交给中国警方,9月20日开庭审理糯康贩毒集团。 

  -数字展示 

  47万 自2005年禁毒人民战争开展以来,全国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47万余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55万余名,缴获各类毒品150余吨。 

  2.4万 截至2011年底,全国31个省区市403个地州市2366个县市区成立了禁毒专业队伍,2.4万余名禁毒民警奋战在禁毒斗争的第一线。 

  100余万 100余万名禁毒志愿者活跃在禁毒一线。与2004年相比,2011年吸毒人员中35岁以下青少年比例已经从70.4%降至55.6%。 

  38.5% 全国因吸毒感染艾滋病的比例已经由2001年的68.7%下降到2011年的38.5%,由吸毒人员诱发的违法犯罪活动明显减少。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不少旅客踩着点赶火车 返程高峰成"退改签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