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治理亟需法制护航 盲目转发或"帮助侵权"

时间:2012-09-20 10:04:00作者:吕玥 方蕾 姚高峰新闻来源:浙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微博风光无限,侵权如影随形—

  140字的江湖恩怨

  核心提示:从2010年底的6311万增长到今年6月底的1.95亿,用户数量不断激增的微博,俨然成为我国当下最炙手可热的网络社交工具。但微博快捷简便、自由包容的特性,也导致微博平台上的言论鱼龙混杂、真假难辨,甚至肆意诋毁,触犯法律。这一现象,亟待引起人们的重视。

  时隔两个多月,那条宣称浙江盘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半年内“非法裁员二分之一”,“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裁员500余人”,并指出该公司“利用杭州市大学生见习补贴政策漏洞填补用工缺口”的微博,仍然挂在网友“柚总”的微博主页上。

  就是因为这条微博,今年8月,浙江盘石信息有限公司认为发帖者——网名为“柚总”的杭州小伙王磊(化名)所描述的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侵犯了公司的名誉权,一纸诉状将“柚总”告上法庭。

  法院还没有作出一审判决,但这起杭州微博侵权第一案吸引了众多媒体的关注,也引发了人们对微博言论自由与侵权的思考。当事双方及网友各持什么样的态度,到底哪些形式属于微博侵权,网友又该如何规避此类风险?

  小微博:引出一场官司

  对于被告上法庭这件事,年轻的王磊认为自己很“憋屈”:明明是一个公民在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利,怎么倒头来却成了名誉侵权呢?

  事情还得从今年7月初说起。在杭州一家知名房地产公司工作的王磊,平时喜欢发发微博。他声称,在发布那条极具“争议”的微博前,他恰好从一些被盘石裁掉的员工那里了解到,不少员工在没有签署辞职文件的情况下遭到解雇。

  “那样做是非法的。”王磊很气愤。为了给这些员工提供“声援”,与盘石公司没有什么关系的他,用自己的账号发布了一条自认为“有事实依据”的微博。庭审时,他也向法庭提供了一份调查收集证据申请书,上面列有14名前盘石公司的雇员。王磊表示这些人都与原告盘石公司近期存在劳动争议纠纷,可以说是“裁员”观点的证明。

  盘石公司方面则质疑这些信息的真实性。在庭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司媒体联络人表示,盘石从今年开始退出了与百度的代理合作,实行产品转型,人员结构调整,但并没有“从900多人裁员减少至500人”。盘石杭州公司目前还有1000多名员工,各家外地公司的人数也不等。不知道王磊微博里的“900多”和“500多”,到底是指什么。

  对于王磊微博里所说的盘石公司大量使用实习生填补用工缺口的说法,盘石方面认为,公司本来就是经过杭州市有关部门审核通过的“大学生见习训练基地”。而公司负责人田宁最早的一个“标签”,就是“大学生创业第一人”。所谓拿实习生填补用工缺口的说法很不妥当。

  正是认为王磊微博中的每一句措辞都与事实严重不符,而且这条微博至今已被转发多次,盘石方面认为此举已给公司造成了价值25694元的退单损失,及其他负面影响。因此要求王磊立即删除侵权言论,支付赔偿金25000元,同时在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调解时,双方也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截至本报发稿,盘石与王磊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恩怨仍在继续,那条“惹事”的微博,也依旧“笃定”地显示在王磊的微博主页上。

  百来字:处处皆有雷区

  因为短短140个字而打官司的案例,如今已越来越多。

  宁波市余姚法院就审理了这样一起案子。今年31岁的被告人沈某是慈溪一家五金企业的总经理,多次向余姚一家工具公司的董事长张某催讨4000余元货款未果。去年3月,沈某登录阿里巴巴诚信通会员博客,撰文发泄对张某的极大不满。

  随后,有新浪微博的用户马上将相关内容转载,而这条微博很快也被圈内人士大量转发、评论。对此毫不知情的张某,在3个月后将货款打到了沈某的账户上,但没有把付款凭证告知沈某。沈某则一直误以为对方没有付款,仍然将那篇博客挂在网上。 

  今年2月底,发现公司业务量在不断下滑的张某,从一个供应商那里得知了实情——微博上居然在疯传他们公司赖账不给的信息!气不打一处来的他决定要为自己维权,并于3月底向余姚法院起诉。经过3次开庭审理,余姚法院日前判决沈某在网络上发表向原告赔礼道歉的博文,同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800元。

  对微博侵权,最出名的莫过于被称为“微博侵权第一案”的金山公司诉360董事长周鸿祎微博侵权案,法院终审判定周鸿祎的微博言论对金山公司造成侵权。

  而事实上,发布不实信息侵犯他人名誉权,只不过是众多微博侵权行为之一。小小一条140字的微博,还存在著作权纠纷。未经他人许可,将他人的微博博文擅自占为己有发表在自己的微博上,且未标明出处,即属于“微抄袭”。

  童话大王郑渊洁就曾遭遇“微抄袭”。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有条微博被一位网名叫“方雨007”的网友一字不漏、不标明出处地发在自己的微博上。名人李开复则早已见怪不怪:“我随便找了一条我刚写的微博,发现居然有195人一字不漏地抄袭,几乎都没有标明来处。”

  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副司长许超指出,转发者在不知道原作品作者的情况下转发,仍然是侵权,侵害的是作者的署名权,就是说作者的身份被掩盖掉了。

  事实上,除侵犯著作权、名誉权外,如果淘宝店主、商业性网站为了推广产品开通微博,然后随意上传或转载他人照片,就有可能侵犯他人的肖像权;有些微博使用者在未经他人许可的情况下,公开他人私人信息,比如身高体重、手机号码、家庭住址等,则属于侵犯他人的隐私权。

  不仅主动发布微博可能导致侵权,法学专家指出,如果微博内容明显失实,网友抱着看热闹、猎奇和不负责的态度疯狂转发,还有可能构成“帮助侵权”。

  划红线:他律更要自律

  微博侵权案件的此起彼伏,也让许多喜欢发布和转发微博的网友开始担心:我的微博会不会已经侵犯了他人的权利?如何在微博上做到既言论自由又不违反法律?

  对此,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网络与知识产权部主任、法学博士杨吉指出,要避免惹祸上身,关键还是要端正“织围脖”的心态。

  “微博说白了就是一个言论表达、信息传播的交互式平台。”在杨吉看来,微博是“穿新鞋,走老路”,因此,它在被使用过程中出现的侵权大抵也就跟使用博客、论坛的情形一样。不仅会发生前面所说的名誉侵权行为,也会有侵犯品牌、商誉的不正当竞争,还会有侵犯著作权、商标权等行为。

  “网络空间、虚拟社会,它其实也是真实社会的延伸,通常,真实世界所禁止的,法律所不允许的,照样适用于网络空间。千万不要因为互联网匿名性的特点,就真以为自己套了马甲,踪迹无从可查。美国数据分析专家比尔·唐瑟尔有一本书,翻译成中文叫《在线为王:你在网络看什么、干什么,我全都知道》,互联网其实就是这样的。”

  杨吉指出,法律的限制是一条红线,更重要的还是广大网民的自律。发表言论时,一定要本着客观真实的原则,出言谨慎,多问自己几个“这样写可以吗”,要做到既不妄自猜测,也不道听途说。要对自己所转载的内容负责,核实真实性,对并非自己原创的博文更不能擅自据为己有,以避免因侵权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么,如果自己不幸被别人微博侵权,又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法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讲师朱巍建议,发生非实名微博侵权现象时,用户可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站)侵权行为的发生,网站在接到通知后,应及时采取诸如删帖、屏蔽、断开连接等必要措施,若网站没有尽到相关义务,则要连带承担侵权责任。同时,网站可根据用户注册时签订的“服务条款”,终止那些屡次侵害他人权益的微博用户继续使用的权利。需要注意的是,当权益受到侵害时,受害人一方面要及时保存侵权证据,必要时可以公证,以备必要时举证,但切不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网上互殴非但不能维护合法权益,还可能带来更严重的后果。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刘徐州:微博在传递温暖、舆论监督、促进公益救助、打击腐败等方面的积极作用,正越来越明显地体现。但微博是用户生产信息的媒体,是社会化的媒体,如果让过多的负能量占据主导的话,微博将很有可能沦为一个变形扭曲、消极阴暗的世界。因此,微博的治理和可持续发展不能缺少法制的护航,并需要更多的建设性力量、进步力量进驻微博,将微博上的声音向积极理性的方向引导。

[责任编辑:周怡灵] 下一篇文章:李双江儿子劳教1年获释 知情人称未搞"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