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男童空地捡废铁遭多只流浪狗撕咬

时间:2012-09-12 10:04:00作者:王卡拉 展明辉 张薇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昨天下午四时,全身50多处被咬伤的小宇,躺在武警总医院的病床上。通讯员 周明政 摄

  原标题:6岁男童遭群狗袭击险丧生

  新京报讯 经过武警总医院医生两天的抢救,被多条流浪狗撕咬受重伤的小宇(化名),昨天脱离了生命危险。9月9日10时许,6岁的小宇在海淀区阜石路与上庄大街交叉路口东南侧空地上捡废铁时,被一群流浪狗扑倒在地撕咬,全身50多处被咬伤。

  出于对流浪狗的恐惧,事发地周边住户开始围堵流浪狗,已打死了3只,并将1只狗封死在洞中。

  空地捡废铁被群狗扑倒

  这是小宇上小学后的第一个周末。

  提起9日上午发生的那一幕,小宇的奶奶止不住流泪,她一直在自责。

  奶奶说,当天上午9时半,小宇在家吃过早饭,便与邻居家上二年级的两个小孩,去屋后刚刚搬走的厂区内捡废铁。一个多小时后,她听见了小宇的哭喊声。从后窗看去,小宇被一群流浪狗扑倒在地撕咬,几个年长点的孩子跑得快,躲开了。

  奶奶赶紧下了床,光着脚就朝屋后跑去,一边跑一边找工具。最后拿起石块,狠狠朝狗群砸去,狗群一哄而散。

  小宇奶奶说,当时可能有10来条狗围着孙子。奶奶跑到时,小宇已没了反应,衣服被撕破,浑身是血。

  看到这一幕,奶奶吓得尿了裤子,急得直哭,抱起孙子就往村里跑。途中遇到一个好心人,开着面包车把小宇送到了附近的武警总医院。

  全身伤口缝合150多针

  当天11时,小宇被送到武警总医院急诊科,由于被狗咬伤创面多、伤口深,经医生紧急处理后被转入烧伤整形科治疗。

  烧伤整形科主任白晓东介绍,孩子被送来时已是休克状态,经检查,小宇全身的撕咬伤口多达50余处,从头皮到四肢均有不同程度的撕裂伤。最严重的是右腿膝盖外侧,被狗撕咬出直径5厘米的不规则肉洞,肌肉层表面已经被咬裂,伤口处皮肤组织缺损严重。

  为了给孩子保住较为完整的皮肤外观,医生对撕裂游离的皮肤组织进行了“皮瓣移植”,用比头发丝还细的线进行伤口缝合,50处大小不一的伤口足足缝了150多针。

  为了防止孩子感染狂犬病毒,注射了狂犬疫苗和免疫球蛋白,手术共进行了4个小时才完成。至昨日,小宇已脱离了生命危险,可与家人简单交流。

  ■ 追访

  被咬伤后常梦中喊“有狗追我”

  “妈妈,大狗追我,爸爸,快把狗打走……”病床上的小宇,在睡梦中扭动着小小的身躯喊。或许是两天前被七八只狗围攻的场景,又出现在了梦中。他浑身各处绑着纱布,50多处伤口遍布全身。被狗咬成重伤后,这个6岁的小男孩,总是从噩梦中惊醒。

  昨日下午4时许,病床上的小宇折腾了一整天,一天没进食,刚刚入睡。他的两只小胳膊被绷带裹紧,满脸贴着白色的纱布,右腿上最严重的一处伤口还没有做手术。

  术后的小宇逐渐恢复了意识,可以与家人简单说话,但是被狗咬伤的噩梦却还未摆脱,经常做梦喊“有狗追我,快把狗打走”。小宇的姑姑说,小宇应该接受一下心理辅导,“太可怕了,简直跟做梦一样。谁知道会被狗咬成这样,这件事肯定会成为他一生的阴影。”

  一直处在自责中的奶奶,也一天没吃饭了。爷爷胡学文说,老伴一直在自责,“没看好孩子”,整天都昏昏沉沉的。

  “他来医院比较及时,手术才得以顺利进行,如果晚来一点后果不堪设想。”烧伤整形科主任白晓东说,小宇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是需要进行2次手术对伤口进行处理,而且术后需要转入专业的抗感染医院,进行一段时期的病毒感染监测以防感染狂犬病毒。

  事后当地村民围堵流浪狗

  昨晚,事发地一片寂静。这是一片离小宇家六百多米远的小院围墙废墟。村民说,小院里以前是两家脚手架租赁站,养了很多狗护院。

  以前,租赁站总是锁着门,孩子们在外面玩,狗在里面。一周前,租赁站搬走,这里被拆成了一片废墟。附近住户说,租赁站搬迁时,带走了品种好的狗,其余被遗弃的,总在附近转悠,去垃圾堆找吃的。

  村民说,出事后大家都很气愤,当晚40多人自发拿着棍子出去打狗,打死了3只狗,还有一只躲入了垃圾堆的洞里,他们拿石头将洞口封死了。

  路口小卖部老板说,出事后还有民警过来抓过几次狗,现在流浪狗已明显减少。“肯定是租赁站丢的。”爷爷胡学文说,那些咬了他孙子的狗被赶跑后,又逃回了废墟旁的小树下面。

  但谁来为小宇的伤埋单?小宇的家人很无奈,因为他们即便能找到搬走的租赁站负责人,也没有办法证明,那些狗就是租赁站遗弃的。“只能吃哑巴亏了吧,这能有什么办法?”

  说法

  政府应加强流浪动物收容

  狗流浪到社会上,应该是由政府来管。因管理疏忽,发生了狗咬伤人事件,应该由政府来埋单。在西方国家,这种事就是政府负责,但在中国,目前法律上仍是空白。政府有专门的机构收容流浪猫狗,如果流浪狗多了伤人,就说明政府没有尽好管理的责任。从社会救助的角度来说,政府也应该主动承担这个责任。对于流浪猫狗,收容机构应该加强收容,才会减少人和动物的冲突。

  ——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常纪文,曾参与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

  本组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展明辉 通讯员 张薇

  

[责任编辑:李邵鹏] 下一篇文章:男子为满足虚荣心购买假军牌办假军官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