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猫伤人喂食者成被告 流浪猫管理问题陷尴尬境地

时间:2012-09-05 06:47:00作者:刘文晖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在乔女士居住的小区,投食者为流浪猫摆放的食具随处可见。

  流浪猫伤人 喂食者成被告

  8月20日,北京市丰台区的乔女士拿到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因为饲养流浪猫,流浪猫抓伤了邻居,乔女士被判承担侵权责任,赔偿伤者1200余元医疗费。

  “本来是可怜那些没人管的流浪猫,没想到自己的一片爱心竟然会招来这样的麻烦。”8月31日,在自家楼下,乔女士看着一只蜷曲在墙角正在打盹的流浪猫,无奈地叹了口气。

  乔女士家住丰台区育仁里二号院。她向记者讲述了流浪猫“惹事”的过程:“今年6月4日上午,我正在我家楼前的绿地里修整花草,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喊‘这是谁家的猫’,我扭身一看,一个妇女正在踢一只猫,她的身旁立着一只白色的大狗。那个女人把那只猫从这头踢到那头,又从那头踢到这头。我知道那女人住这个小区的另外一栋楼,院里的许多人都认识她家那只叫‘白狼’的狗。那狗有七八十公分长,抬头时能到人的腰那么高。那只猫是院里的一只流浪猫。我有时会喂它点吃的,也认识它。当时楼门口停着一辆面包车,应该是‘白狼’和主人从面包车侧面经过时,遇到了从车头方向蹿出来的流浪猫,因为我背对着没看清刚开始是怎么回事,我想可能是那猫挡住了‘白狼’和主人的路,狗主人认为猫在袭击狗,就开始踢猫。看到那情境,我示意‘白狼’的主人赶快把狗带走。”

  乔女士说,她回到家里没一会儿功夫,就听到很响的拍门声,开门一看,敲门的正是“白狼”的主人,“她说她被猫抓伤了,让我带她去看病。”

  “我是喂过这只流浪猫,但它抓伤人和我有什么关系?”乔女士明确表示,自己不会赔偿对方。

  被猫抓伤的肖女士为此找到了居委会。育仁里社区居委会的邓书记告诉记者,他当天分别到乔肖两家进行了上门调解。“肖女士认为,自己被乔女士喂养的猫抓伤,自己花了1800元治疗,咽不下这口气;乔女士觉得自己出于爱心救助流浪猫,却给自己带来这样的麻烦,也不同意赔偿。”

  居委会调解无效,肖女士将乔女士告上法庭。

  一审判决喂食者负七成责任

  原告肖女士诉称:2012年6月4日,她遛狗时经过育仁里小区4号楼5单元途中,被告饲养的猫突然攻击原告家的狗,她为了保护自己的狗,上前将猫和狗分开,后被告饲养的猫将原告抓伤,经居委会调解无效,原告自行至医院进行治疗,经诊断原告属动物咬伤,三级暴露,共花费医疗费1815.75元、交通费70元。原告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医药费1815.75元、交通费70元、精神损失费1000元。

  被告乔女士辩称,原告所说的猫是育仁里小区的一只流浪猫,我只是偶尔喂喂它,它的行为和我没关系。原告当时遛的是大型犬,没拴狗链,狗进攻猫,猫才开始反击,原告当时又踢了猫。

  北京市丰台区法院经审理认为,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减轻责任。本案中,被告长期对流浪猫进行饲养,导致流浪猫易在被告居住地及其附近出现。被告作为流浪猫的饲养人,应当对流浪猫进行管理,并在流浪猫造成他人损害时承担侵权责任。同时,原告未拴狗链即将狗带出,其本身对猫狗斗咬导致其被抓伤也有一定的责任,法院酌定为30%。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交通费系其合理损失,被告理应赔偿。精神损失费一项,缺少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78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乔女士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原告肖女士支付医疗费1271元、交通费49元。

  不服判决喂食人提起上诉

  虽然赔偿也就是千把块钱的事,可乔女士就是想不通这个理儿。院里有那么多流浪猫,很多人家都长期给这些猫投食,为什么只让我赔偿?凭什么让我承担这份不相关的责任?

  “一审判决认为,由于我的长期喂养,导致流浪猫易在我居住地附近出现。我家门口是一片开阔地和绿丛,本身就是全小区的流浪猫聚集地,是因为先有猫出现,我才喂它们,而不是我喂它们,它们才在这里出现。此外,一审判决认为我作为流浪猫的饲养人,应当对流浪猫进行管理,我认为流浪猫的管理责任,应为小区物业、居委会,如果认为流浪猫管理不善,应当追究相关管理部门的责任。退一万步讲,因为我给流浪猫投食,就要对它们有管理责任,你让我按照什么规定管理?国家没有出台流浪猫管理条例,你叫我怎么管?”乔女士在上诉状中陈述了自己的委屈。

  乔女士同时提出,一审判决责任认定上混淆了两个问题,猫狗斗咬是一个问题,肖女士先踢猫是另一个问题。人不踢猫,猫是不会袭击人的。不管猫和狗怎么打斗,只要肖女士不去踢它,它绝不会挠到肖,肖被猫抓伤完全是自己的责任。

  除此之外,乔女士还对肖家的“白狼”是否是大型犬提出质疑:根据北京市政府的养犬条例规定,大型犬只能圈养,不能外出,只要是带出来就是违规。肖女士在法庭也承认“白狼”外出从来没有拴过绳,“不拴绳遛狗就像是醉酒驾车,不出事故是偶然的,出事故是必然的。”

  流浪猫谁来管理?

  “我喂院里的流浪猫十多年了,每天都会给他们买些鸡肝煮了放在那里,它们会吃得很干净。”乔女士的邻居崔女士指着自家窗外平时喂食流浪猫的两个小碗对记者说。

  崔女士以前在兰州工作时经历过一场鼠疫,对猫有着一层格外的亲近。

  记者在乔女士居住的小区里发现,有些一层住户的窗外或不远处的草丛中,都有给流浪猫专门投放水和食物的小碗。

  乔女士说,在小区里给流浪猫投食的人里面,她不算是最上心的,“我们家吃素,平常没什么好吃的。因为家养着两只猫,我也就是有时把家里猫吃剩的猫粮给流浪猫吃点。有一次别人送了一袋驴肉,我隔着厨房的窗户喂一只流浪猫,那只猫伸出爪子抓肉时,速度太快了,一下就把我的胳膊挠出一大口子,血立刻就顺着胳膊往下淌……我也知道那只猫是谁家喂养得多,你说我能让人家赔吗?”

  “每天一到了吃饭的点儿,这些小家伙儿们就会跑到我家厨房窗户外等着。”韩女士说,她的怀里抱着一条刚捡来不久的流浪狗,这条小狗刚刚被汽车碾伤一条腿。

  “我那天要不在场,我想她也告不着我。”乔女士这么想。

  乔女士和肖女士的这场因猫狗引起的官司在育仁里二号院关注度很高,因为给流浪猫投食就可能会为流浪猫“犯下的错”承担责任,这让许多人不可思议。以后还要不要继续喂食流浪猫?已经有人在犹豫。

  不少居民和乔女士有同样的看法,流浪猫的问题应该由政府部门或者小区物业想办法管理。

  “这件事表面上看来,是我和肖女士之间的纠纷,其实应该负责的没有尽到责任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如果说流浪猫难管理与国家没有相关法律法规有关系,那么相关养狗管理条例也落实不到位就说不过去。比如肖女士家的这条‘白狼’因为长期不拴狗链外出,已经咬伤了小区的两个居民,这些本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乔女士说。

  育仁里社区居委会邓书记告诉记者,育仁里社区以前被三个村庄包围,这几年城市建设改造,以前的村民大多搬迁走,遗留下不少无人管理的猫、狗,所以这一片地区流浪猫、流浪狗比较多。《北京市养犬管理条例》对养犬的管理规定得比较详细,即使这样,文明养犬的人也是少数,比如办狗证的人达不到80%、许多养犬人对狗在公共场所的便溺不作处理、遛狗时不拴狗链的情形更是随处可见……社区的工作人员看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是提醒一下,至于人家听不听,没有任何办法,不拴狗链遛狗应该是有处罚的吧,不过执法权在派出所。至于流浪猫,如果国家有规定,由社区管理,社区就会承担这个责任,现在什么规定也没有,我们也不知道如何管理。

  乔女士说,这场官司打到现在虽然觉得很窝火,但这件事见诸媒体后,她也感受到了许多人对流浪猫的关心,“那天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给我打来电话,问我以后还会不会继续关爱这些流浪猫,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院里喂食流浪猫的许多人也都在等着这起案件的终审判决结果。”

  8月31日,记者从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得知,法院已收到乔女士的上诉状,并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日本国旗被强摘事件调查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