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开美发店扎死难缠顾客 检方称不属正当防卫

时间:2012-08-31 08:05:00作者:孙思娅新闻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情侣开美发店扎死难缠顾客 检方称不属正当防卫

  嫌疑人卢淑艳受审。本报通讯员李佳摄

  卢淑艳躲了10年,还是被抓了。

  她经常说如果不来北京开理发店,自己的命运不会那么坎坷。

  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前天,卢淑艳在市一中院受审。她说:“不是我要杀他,是他拿假币故意找茬儿。”

  创业小情侣遭遇难缠顾客

  卢淑艳说的他是一名张姓男子,10年前他走进卢淑艳的理发店要洗头。

  “第一我不是故意伤害,第二我根本就没有拿水果刀”。卢淑艳在法庭上回述着往事,几度哽咽。

  “2002年8月,我和男友在海淀区安宁庄村租了一处小门脸,开起了美容美发店。那年我24岁。”卢淑艳说,9月4日那天,他们还在试营业,当时是早上9点左右,门是开着的,一个男顾客走了进来。“我对他说我们还没有营业,但是对方执意要洗头”,卢淑艳说,她见对方坚持,随便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便开始给男子洗头。

  卢淑艳说,洗完头后,男子拿出了一张百元钞票,但那是一张假币。“你怎么知道是假币?”公诉人打断了卢淑艳的回忆。“因为我们附近有做生意的提醒过我说有几名男子经常在这条街使用假币,还跟我描述了他们的特征”,卢淑艳说,她敢肯定那是一张假币。为了避免麻烦,想着损失10块钱,总比损失90块钱强,于是卢淑艳借口是试营业,称“这10块钱我不要了”。

  “当时他就气冲冲地走了,我以为就没事了”,卢淑艳说。

  刀是谁扎的前后说法不一

  事情并没有结束,没过20分钟,就有4个男人闯进了卢淑艳的理发店。“他们把我推到美容床上,我就拼命喊叫”。卢淑艳说,还在睡觉的男友听见叫喊声冲出来被他们打倒在地,男友爬起来从厨房抄了把菜刀冲过来,其中3名男子见状逃跑,张某则从梳妆台上拿起了一把水果刀。

  “当时张某拿着刀说,如果再动他就不客气了”,卢淑艳说,男友看到对方要用刀子扎她,便上来抢刀,随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刀子便扎中了男子,“我记得是男友扎的”。

  检方否定了卢淑艳的说法,检方指控她这一刀恰巧刺中了张某右锁骨下的动脉,导致对方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卢淑艳曾多次向警方承认,自己在夺刀过程中,刺中了对方。检方表示,此前侦查机关在讯问过程中做了录像,当时侦查机关并不掌握案件的过程,所以卢淑艳此前在预审的供述是真实的。此外,检方还提出了多个证据来反驳卢淑艳,包括水果刀上有她和被害人的指纹,以及美发店周边的住户证言。这些住户称,事发后卢淑艳曾在第一时间告诉他们,她用刀扎伤了一名使用假币的男子。

  因此,检方认为卢淑艳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但考虑到死者在起因上有一定的过错,建议法庭对她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律师称死者是不法分子

  卢淑艳的辩护人北京市恒顿律师事务所律师屈献庄认为,法庭应认定卢淑艳无罪,即使认定卢淑艳有罪也应认定为防卫过当,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因为卢淑艳是在制止张某对自己的暴力侵害时将对方扎伤的,而且仅仅扎了一刀。

  屈献庄律师向法庭提出了几个疑点。事发时,曾有4个男子进入美发店,但是在张某被扎伤致死后,这些人全部销声匿迹。“按照正常逻辑,自己的朋友出事,第一时间应报警,事后应该向警方提供证言,但是这些人却蹊跷地消失了”,屈献庄律师认为,从这点来看,就说明他们一定在从事着不法活动。

  屈献庄律师说,检方并没有对张某等人的情况进行调查,这就直接影响到了对卢淑艳的指控,对卢淑艳是不公平的。因为首先张某等人就是犯罪分子,他们成帮结伙用假钞换真币,如果商户发现就对商户施以暴力,卢淑艳实际上是在保护自身安全,与犯罪做斗争的过程中,误将对方伤害致死的。

  此外,屈献庄律师还表示,卢淑艳家的水果刀上有卢淑艳的指纹是很正常的事情,现在检方仅凭卢淑艳的口供以及卢淑艳邻居来指控卢淑艳犯有重罪,是不客观的,证据不足。

  对此,检方表示,卢淑艳的行为不属于防卫过当。因为,在整个过程中,身材高大的死者张某有多次机会可以向卢淑艳行凶,但张某只是说一些威胁的话,张某的行为只是在案件的起因中有一定的责任,卢淑艳的行为是一种主动加害行为。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10年逃亡路

  当年开店男友遭遇车祸身亡

  事情发生后,卢淑艳的男友接到一通电话。“听完电话,他告诉我,出人命了”,卢淑艳说,当时他们乱作一团,非常害怕。男友当即决定逃跑,并带着卢淑艳来到亲戚家。亲戚给了两人几千块钱,随后他们便登上了开往浙江的火车。

  在刚到浙江的第一年,卢淑艳切断了与父母家人的全部联系,和男友一起隐姓埋名,四处打零工。一年后,他们的女儿出生,由于两人一直没有领取结婚证,孩子也无法上户口。思量再三,卢淑艳给父母打了电话,此时她的家人才知道她发生了这么多事。

  女儿3岁那年,男友在外出打工的途中不幸因车祸死亡。虽然对方赔偿了一笔不菲的补偿金,但是由于卢淑艳和男友并非合法夫妻,而且孩子又是女孩,所以男友的父母领走了全部的赔偿金,将卢淑艳和孙女留在了宁波。此后,卢淑艳便靠做家政独自拉扯女儿长大。2011年11月29日晚上8点多,正在宁波家中哄女儿睡觉的卢淑艳,被便衣警察抓获归案。

  据了解,死者家属提出了85万元的赔偿请求。对此,卢淑艳表示愿意赔偿,但是她真的没有任何可供赔偿的财产。卢淑艳的律师屈献庄告诉记者,目前卢淑艳的女儿已经交由姥姥、姥爷看护。但是卢淑艳家境非常贫困,父母除了她这个女儿外,还有一个残疾儿子及一个残疾儿媳。家中除了儿子的两个孩子外,现在又多了卢淑艳的女儿需要抚养,生活非常窘迫。

  本报记者孙思娅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国家发改委:物价涨幅继续回落 供求关系已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