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船长刺死韩海警案二审 律师被禁口头辩护

时间:2012-08-24 13:21:00作者:新闻来源:中广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中广网北京8月24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23日)下午2点,中国船长程大伟刺杀韩国海警案的二审最后一次庭审在首尔高等法院进行。此次庭审,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依旧是程大伟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

  开庭时,被告人申请中国律师胡献旁出庭进行口头辩护,但被法官驳回。这让进行庭审辩护的中国律师陷入被动的局面。昨晚,结束庭审辩护的胡献旁律师在接受新闻纵横值班编辑富赜采访时表示,对韩国法庭的这个做法十分不解。

  胡献旁:开庭的时候,程大伟就向法庭书面提出申请要求把我这个诉讼地位从辅助诉讼人变为他的直接辩护人,这样我可以出庭口头辩护,审判长就说按照韩国的法律规定驳回请求,他没有说哪一个法律规定,这样我就在整个庭审过程中不可能发表我国的辩护意见,只可能按照他们的要求提供书面的辩护意见。

  韩国的刑事诉讼法第29条规定程大伟的配偶可以作为诉讼的辅助人参加诉讼活动,程大伟的妻子高丽微(音)自己不去韩国,她写了委托书经过中国有关部门,韩国有关部门进行公证,我应该是代表程大伟的妻子到韩国去诉讼,从法律上说这个地位是等同于程大伟的配偶,韩国的法院以一个韩国法律没有规定就不允许我口头辩护的权利,这个说法是韩国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韩国的法律规定当事人的配偶可以参加庭审,但没有禁止当事人的诉讼人参加庭审,我认为法律没有禁止的都是可以行使的,我也认为,韩国法院的这一个做法是违背基本法律原则的,但是我们是在韩国法院开庭,我们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庭审过程中,韩国检方认定被告是故意杀人,并对胡献旁律师之前提出的五点辩护意见首次有针对性的做出了回应,依然坚持主张判处被告人程大伟死刑或无期徒刑。胡献旁律师表示:由于无法进行口头辩护,自己像被束缚住了手脚,庭审现场出现了一边倒的局面。

  胡献旁:按照这个诉讼的程序,今天一般都是总结性的发言。首尔高等检察院专门就我上次庭审提出的五点辩护意见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以上的反驳,而我没有发表口头意见的权利,这就造成了控辩双方交流上的不平等,我们在旁旁听的中国同胞都觉得很气愤。

  去年12月12日凌晨,韩国仁川海警3005舰在黄海海域执法时,认为中国渔船"鲁文渔"号正在西海北方限界线附近进行非法捕捞,随后韩国海警队员登上中国渔船后同渔民发生冲突,冲突中一名海警被刺身亡。今年4月,韩国仁川地方法院曾经一审判处程大伟30年监禁,并处罚款2000万韩元。

  而胡献旁律师的五点辩护意见都是针对一审判决的,第一,他认为仁川地方法院使用法律不当,一审法院依据"专属经济区法"对程大伟定罪,但事实上中国与韩国并没有签署过专属经济区法。

  第二是一审法院没有查明案情的重要事实。首先,程大伟断了两根肋骨,嘴唇和眼睛都有伤口,他是怎么受伤的?是否存在韩国海警事先动武而迫使程大伟不得不进行正当防卫的可能。其次,刀的长度与死者伤口不一致,所谓的凶器只有12厘米左右,而伤口达到了17厘米。

  第三点辩护意见是,一审法院判决前后矛盾。在分析犯罪事实时,一审法院认为程大伟在"惊慌之余条件反射地挥刀,杀人动机未必故意"。在韩国法律中这应该被认定为过失致死罪,而不是一审法院认定的杀人罪。

  第四是量刑不当。即使按照一审法院的定罪,建议量刑范围为应该是9年至20年4个月,但一审法院却实际判定程大伟有期徒刑30年。

  第五是列举了程大伟一些可以从轻量刑的情节。比如:初犯、家境困难,曾经挽救过生命,为人正义等等。

  针对以上这五点辩护意见,在昨天的庭审中,韩国检方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五点反驳意见,但由于被剥夺了口头辩护的权力,胡献旁律师只能按照法官要求,提供书面辩护意见。

  胡献旁:他们说韩文我听不懂,然后翻译把它韩文翻译成中文,他们诉讼的理由实际上是不客观的也不符合事实的,我们说他五点的反驳意见都是没有依据的,我以后书面提供给法院的陈辞中我还会详细的讲。

  由于在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上都存在分歧,此次庭审的结果很难预料,胡献旁律师表示,将回国准备材料,做好继续三审上诉的准备。

  胡献旁:9月1号之前要把书面的辩护意见翻译成韩文,是中韩两个文本交给韩国法院或者通过韩国的律师提交给韩国法院,第一个任务是回国,回国以后将花一个星期的时间先准备书面总结意见;第二个,9月13号下午二审宣判,我在9月13号之前肯定要到首尔,如果判决结果对程大伟不理想或者程大伟认为不服判决他想继续上诉到大法院,我们也已经和他沟通过,他也希望我继续帮助他上诉,我会继续帮助他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二审的最后审判结果将在北京时间9月13日下午1点公布。有关案件最新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富士康工人月收入从4000元降至3500 有员工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