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深陷网络赌博 因还不上钱杀死放贷人被检方批捕

时间:2012-08-22 07:03:00作者:沈义 司晓磊 谭华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22岁的陈小东家住重庆市江北区,今年6月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工作,而长期沉迷网络游戏,花费大量金钱购买游戏装备或在网络游戏中赌博。因无收入来源,陈小东借了2万元高利贷,到期还不上钱,竟用水果刀将放贷人刺死。近日,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对涉嫌故意杀人罪的陈小东批准逮捕。

  8月13日,办案检察官向记者披露了陈小东作案的心路历程……

  游戏带给他“快感”

  陈小东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家呆着。陈小东的父母都在银行上班,家庭条件不错,每个月妈妈会给他1200元的生活费。

  早在3月的时候,陈小东接触上一款网络游戏,他每天都要上网“战斗”,短则两三个小时,长则通宵达旦。

  “自己升级太慢了。”陈小东知道,在游戏世界里,靠的是装备级别,这些东西除了自己慢慢打出来外,另一种方法就是用钱买。陈小东没有收入来源,就把家里给的生活费补贴到游戏里,他买的最贵的一件装备价值3000多元。很快,他的付出让他在游戏世界里拥有了一定的地位。

  在同龄人里,陈小东的外貌和成绩都不突出,但在网络世界里,他俨然是个英雄,打怪、PK,每每他总能载誉而归。“游戏能给我一些现实世界里得不到的东西。”陈小东说。

  游戏赌博,越陷越深

  今年5月,陈小东发现一个现象,在游戏里有网友通过比赛来赌博:两个玩家预存一定的钱后就可以对打,输的一方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把钱划给对方。游戏的双方以打妖怪的战绩赌输赢,比如打一个妖怪,打伤掉血,剩下血多的一方获胜,按照一定的点数输钱。

  陈小东觉得自己的级别和技术都可以,就想试试。“这没准也是个发财赚钱的途径。”

  在游戏里选好赌博对象后,输的一方要按照约定付钱。陈小东说,他们的付钱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在游戏里找一个比较有威望、双方都信得过的人,把游戏币交给他保管,比赛结束后由他负责分配。另外一种就是现金交易,输者直接把钱打给对方。

  陈小东有些高估了自己在游戏里的实力,他输多赢少,但他有着和所有赌徒类似的心理,输得越多,他就越想翻本。

  今年5月31日,趁妈妈不在家,陈小东偷拿了妈妈的一张银行卡。他经常和妈妈逛街,都是他帮着去付钱,他知道妈妈卡的密码,于是他从卡上转走了3.9万元。“最多的一晚上我赢了2万多元。”陈小东说,但还是输多赢少,输得最多的一回,一晚上就输了1.8万元。

  偷钱后没几天,他就被妈妈发现了。“你拿钱干什么?”妈妈没用“偷”字。

  “我打游戏可以赚钱,我把钱拿来投资了。”陈小东说,妈妈平时知道他打游戏,他的话妈妈相信。后来妈妈也经常问他钱什么时候能还回来,陈小东就开玩笑地告诉妈妈,要不要先卖给她几件装备,妈妈嗔怪几句也就作罢了。

  还不上高利贷 拔刀刺向放贷人

  3.9万元不到半个月就输光了。

  妈妈那边等着要钱,陈小东向好朋友们借了几千元钱。但对于3.9万元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

  6月15日,陈小东在外闲逛时,一辆三轮车的车身广告吸引了他。“小额贷款?”他拨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张小兵。张小兵是南京人,今年2月份才来到重庆,做一家小信贷公司的重庆片区负责人。

  陈小东向张小兵借了2万元,写下的却是一张2.7万元的借条。双方约定,还款期限是20天,如超时间不还,每天的违约金是2700元。“我知道这是高利贷,但我急于还钱,我觉得我能赢回来,我能把钱还上。”

  7月初,借款超期,陈小东无力还钱,张小兵就让陈小东重新写了一张4.5万元的借条,如果他不同意,张小兵就要告诉他家里人。

  7月11日上午,张小兵给陈小东打了个电话,让陈小东到自己公司商量还款的事情。双方因此发生纠纷,张小兵打了陈小东一耳光,并扣押了陈的一部苹果手机。陈小东当时没有反抗,却萌生了报复的念头。与张小兵约定次日晚上见面谈还款事宜之后,陈小东就去地摊上买了一把水果刀。

  7月12日晚上,陈小东来到张小兵的办公室。张小兵要陈小东还钱,不然就拿房产证抵押。陈小东求张小兵再宽限自己几天,他会让父母帮自己还债。但张小兵根本不听,并要搜陈小东的挎包,看里面有没有值钱的东西。两人因此发生了争执、推搡。陈小东再也忍不住了,从包里拔出水果刀就将张小兵捅去……

  7月13日晚上10点多,陈小东分别给爸爸妈妈打了电话。“我欠了别人的高利贷,他们要砍我,我夺过刀把人捅了。”陈小东没敢讲实话。

  第二天,陈小东一回家,便被母亲拉到派出所自首。

  在看守所,陈小东看到了张小兵的死亡鉴定书。

  “我现在十分后悔”

  在看守所,检察官与陈小东进行了一番交谈。

  检察官:你进来这么多天了,通过阅读法律书籍、同监舍的人交流和自己的反思,你现在如何看待自己的行为?

  陈小东:我现在十分后悔,在这里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昨晚我还做梦,梦到那个人还没死……我很怕,但多么希望张小兵真的没死。

  检察官:那你知道那个人是死是活?

  陈小东:警察已经把死亡鉴定书拿给我看了的,他肯定死了。

  检察官:你对你妈妈、爸爸有什么想说的吗?

  陈小东:想到妈妈、爸爸,我心头就很难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还为我忙前忙后,为我送衣服,说明他们还在管我,没有放弃我,我对不起他们。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陈小东案发后投案自首,能配合检察机关的办案,对自己一时冲动杀人的行为十分后悔。

  检察官说,陈小东的父母都是金融系统工作人员,家庭经济条件好,他平时得到的宠爱较多,特别是私自转走母亲近4万元钱后,母亲竟未加管教,纵容其在网络游戏中沉迷,才逐渐使其走向了犯罪道路。

  另外,陈小东从小没有吃过多少苦,也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心理较脆弱。他在到期未还钱被张小兵打了一巴掌后,也未敢还手,但是这种心理脆弱的人一旦被激起愤怒,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铸成大错。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专家:对强制隔离戒毒应加强法律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