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职业证书诈骗第一案:冒部委"红头文件"批量贩证

时间:2012-08-13 09:36:00作者:邰筐新闻来源:正义网—方圆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方圆杂志2012年8月上。

  

  3月22日,济南,民警正在整理各类假证件,根据线索,济南警方捣毁一重大制贩假证窝点,缴获各类证书21800本,假公章、模板5000余枚。

  

  8月6日,北京某天桥,关于办证的小广告曾贴满了整个栏杆,在被清洁工清理后,又被贴上了办证广告。(本刊记者 张哲/摄影)

  疯狂的证书

  【√】其实,骗子的伎俩并不高明,吊诡的是,四年多来,千余名被害人竟无一人主动报案

  伟大的剧作家莎士比亚曾经说过一句话,“极度的疯狂,是不能用一根丝线把它拴住的,就像空话不能止痛一样。”无数谎言累加在一起,注定是一个疯狂的骗局。

  先注册多家空壳公司,再假冒国家部委下属机构的名义,自立名目开设各种职业认证培训班,承诺考试100%通过,收取高额培训费后,再私自伪造资格证书发放给事主。

  北京市丰台区警方近期破获一起职业资格证书诈骗案,捣毁诈骗窝点5处,当场抓获以肖营坡、张喜发为首的两个诈骗团伙成员525人,刑拘422人、治拘27人,初步查实1000余名企业高管“上钩”,被骗金额数千万元,被警方定性为建国以来北京市“职业认证书诈骗第一案”。

  “500多个涉案人员,所有的名字都是假的,公司注册地址是假的,所谓的国家部委下属单位也是假的。他们每个人每天通过电话说着模式固定的假话,骗取高额费用后再给事主颁发一个私自印制的假证,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丰台公安分局局长衡晓帆告诉《方圆》。

  其实,骗子的伎俩并不高明,吊诡的是,四年多来,千余名被害人竟无一人主动报案。

  为何众多企业高管屡屡被骗,诈骗团伙究竟编织出一个怎样的“美丽谎言”?诈骗集团500多涉案员工为何心甘情愿充当骗局中的一枚棋子?这中间究竟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行业黑幕?

  “红头文件”的诱惑

  2012年3月初的一天,江苏昆山某建筑公司的丁经理突然接到自称是“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设行业北京分会”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对方声称他们属于国家建设部下属机构,近期准备组织一个“高级项目管理师”的培训班,只要交上9800元,经过专家培训和考试后,就可以颁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资格证书。

  打电话的人暗示他们“很有背景”。承诺考试可以100%通过,如果没有时间参加考试,可以另交3000元由他们安排别人替考。

  高级项目管理师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针对项目管理专业人员,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的职业资格认证体系中等级最高的一个,与MBA、MPA并列为中国职场三大黄金证书。

  对像丁经理这样的建筑行业高层人员来说,考取这个证书无疑意味着在行业内得到一张畅通无阻的通行证,凭借它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执业、求职、任职和发展。

  丁经理明白,要通过正规渠道,考取这个高级项目管理师简直太难了,不仅在学历和工作年限方面都有严格要求,而且必须参加由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组织的正规资格考试才行。考试合格率也很低,好像仅40%左右。

  对于这么轻易就能拿到高级项目管理师资格证书的许诺,丁经理动心了,但他又似乎觉得这事来得太容易了些。

  为打消丁经理的疑虑,对方很快用邮件给他发来了“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设行业北京分会”红头文件的扫描件。对方在邮件中称,“资格证绝对是真的,现在之所以降低标准,完全是鉴于目前相当一部分人对‘高级项目管理师’认识不足,借此形成宣传,以后会越来越难考。”

  既看到了红头文件,对方又解释得合情合理,丁经理这回信了。这样的好事,他并没有独享,而是很快通知了自己的两个业内好朋友,3个人一起交钱报名参加了学习。

  证书没等到,等来了民警

  3月25日,在北京西客站南广场附近的京铁大酒店四层会议室,丁经理接受了业内知名专家的培训,现场聆听完专家的讲课。26日,他和其他来自全国各大企业的60余人一同参加了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设行业北京分会”自行组织的“高级项目管理师考试”,然后就回去一门心思等着领取资格证书了。

  谁料,证书没等到,不久后却等到了北京丰台警方的一个电话,说他前几天在北京参加的某“高级项目管理师”培训班是假的,要他配合调查。

  4月8日,北京丰台警方专门赶到昆山找丁经理取证。他一看来找他的民警,有点懵了,“哎,这不是培训班的同学周经理吗?”

  “实在不好意思,因工作关系我也骗了你一回,我的身份其实是丰台公安分局反诈骗队的队长。”周峰告诉一头雾水的丁经理。

  原来,丰台警方早在3月21日就接到了举报电话。

  举报电话称,“有一伙人,至少500人,长期在丰台区北大地、六里桥等地,以国家部委下属部门的名义,与各地企业联系,号称他们手里有内部名额,只要肯出钱,集中培训几天再走走考试的过场,就可以轻松拿到各种你需要的职业资格证书,从而吸引企业精英来京培训,借机收取高额培训费,全国有数不清的企业高管都被骗了……”

  举报者还提供了另一条线索,“这伙骗子近期还会组织一场培训,培训地点很可能就设在北京西站附近的京铁大酒店。”

  警方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一边派侦查员周峰以某建筑公司经理的身份进入培训和考试现场,收集相关的证据资料;一边侦查涉案团伙外围情况,逐一与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设行业分会、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亚健康专业委员会等部门核实,基本确认了诈骗团伙打着国家行业协会的旗号诈骗钱财的事实。

  经警方调查,以犯罪嫌疑人肖营坡为首的诈骗团伙,先和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设行业分会、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亚健康专业委员会等行业协会签订一份委托培训的合同,得到这些单位的授权之后,再以这些单位的名义进行宣传。以能够为被害人办理国家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等部门颁发的高级项目管理师等职业资格认证书为诱饵,吸引全国各地有此需求的企业高管报名参训。

  为了增强欺骗性,肖营坡等人根据这些单位提供的红头文件上的“协会印章”和“协会名称”字样,私自进行修改和伪造文件,并将相关材料邮寄或电传给被害人的时候,这个诈骗团伙已经摇身一变为“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设行业分会”、“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亚健康专业委员会”。

  受骗人数保守估计有四五千人

  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发现除了以肖营坡为首的诈骗团伙,还有一个更大的以张喜发为首的诈骗集团隐藏在后面,他们涉嫌利用职业资格诈骗已达四年之久。

  主要诈骗手法是先以他人身份注册多个公司,在丰台区西四环南路等处写字楼内,组织300多人,打着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商务部等部委下属单位的旗号,向被骗人推荐培训项目,承诺交9800元培训费并参加由其私自组织的考试后,颁发私自印制的“高级项目管理师”、“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高级物流师”等证书,以此行骗。肖营坡原为张喜发诈骗团伙骨干,见此诈骗方式易于操作、获利丰厚,随即脱离原团伙,并成功克隆了张喜发的诈骗模式。

  4月16日早6时,警方采取“定点抓捕”和“集中围捕”方式,分两个批次,共出动700余名警力,分为7个抓捕组,在丰台区西四环南路72号院、中兴苑宾馆等10个单独点位和5个办公区域,对两个犯罪团伙成员实施了全面抓捕。以肖丰、张喜发为首的两个诈骗集团的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并当场查获涉案电脑161台,以及大量业务登记账本、话述细目等。

  据警方介绍,在抓捕过程中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当时7个抓捕组有6个“大获而归”,唯独漏掉了“大鱼”张喜发。在其位于南四环租居的家中,抓捕组扑空了。直到上午10点多,他却突然出现在72号院,被守候的民警当场抓获。据张喜发向警方交代,他头一天晚上去位于廊坊的别墅住的,本来没打算再去单位,出门看天气不错,就想再去溜一圈,没想到一下子“溜进去”了。

  警方一负责人告诉《方圆》,仅今年3月份的一期培训,受骗者就达60多人,单笔受骗金额最低的4000元,最高的17000元。警方还在现场当场查获诈骗团伙前几个月积攒未能寄出的假证书500多个。

  两个团伙犯罪嫌疑人对以国家行业协会的名义私自组织考试和私自印制假证进行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但由于大量底账已被诈骗分子销毁,具体的被害人数字无法准确统计出来。

  根据警方现场搜出来的536本假证书推算,从上面的日期来看,这仅仅是3月份的培训数字。两个诈骗集团,从业最长的已经四年多,最短的也有一年多,按月推算,数量大得惊人。其次从诈骗集团人员也可以估算出“业绩”,300多名业务员,每名业务员每个月保底是5个单子。综合以上数字,受骗人数保守估计超过四五千人。

  他们抓住了不学而获的心理

  “你只要稍微去浏览一下报考高级项目管理师的正规流程,也不至于上当受骗,里头有很明显的一条,就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组织的职业资格考试是固定的,为每年5月份和11月份,而你参加考试的时间是3月26日,真假其实是很容易鉴别的。你的轻信是因为你有不学而获的心理,而诈骗团伙恰恰抓住了你这个心理。”负责侦查此案的周峰告诉被骗的丁经理。

  随着犯罪嫌疑人的全部落网,一条隐藏很深的“山寨版职业资格认证书”产业也随之曝光。

  曾卧底诈骗团伙侦查的周峰告诉《方圆》,“虽然非法培训机构广告说得天花乱坠,其实,被害人根本无法真正获取证书,即便是‘有幸’获得,也是假证。即使是假证,也要花费颇多才能得到,因为对于诈骗集团来说,办公场所都是租的,甚至连注册的办公地点都是假的。”

  “他们一般选择极为隐蔽的租赁位置,比如中高档写字楼,或者部委下属单位的办公楼内,楼层全部包下,外部无关人员不让进入。办公区布局均按照正规培训机构外观布置。他们遵循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方式,在赃款积累到一定数额时,便适时迁移,人间蒸发,事主无处追找。还有,业务员的姓名、电话都是假的,每做一期培训就换一个名字。被害人发现上当以后,根本找不到地方也找不到人说理,只有打碎牙齿往肚里咽。”周峰说。

  “诈骗团伙每个业务员的工位上都有一部电话,隔板上贴着一套格式化的语言:主要是业务员如何向对方介绍自己、如何介绍业务、如何回答对方的提问等等的固定模式,业务员打电话的时候只需要按照上面的话语来复述就行。每个业务员都有几个记事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的是利用各种渠道获取的全国各大公司高管的电话,这些都是业务员要拉的潜在客户。”

  “业务员”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每天不停地通过打电话推销各种证件的培训。业务员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对方交钱,只要交钱了,这一单生意就算完了。每个业务员每个月的基础业务量是5单,做得越多提成越高。

  “打电话的业务员都是打着‘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设行业分会’、‘中国医促会亚健康专业委员会’的旗号,言语中透着他们就是某国家部委下属部门的那种暗示。”周峰说。

  “我们往往摸准了被害人心理,实行阶梯型诈骗。比如,一家规模较大的企业往往会由一级、二级、三级企业组成。公司首先会组织人员研究目标公司的概况和组织架构,有哪些子公司分公司或兄弟单位等等,然后先从一级入手,再打二级,三级,把各公司人事部的电话和负责人列出个清单来,这样你就会对这公司有个全面的了解,和各户谈起来也会做起心中有数。”涉案人员肖飞向记者道出了他们的“诈骗经”。

  为了应付那些较真的客户,诈骗团伙还专门设置了“骗后服务公司”,专门处理善后工作的。如果被害人中途发现是假证后,要求个说法的,一律由服务部门处理。具体的处理方法有两种,能安抚的就安抚,能拖延的就拖延,用各种方法糊弄过去,总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被害人不再闹大了。如果被害人强烈要求报案,就退一部分钱,觉得“特别难缠的”就交多少退多少。

  犯罪嫌疑人张喜发向警方交代,“在北京,从事‘山寨版职业认证’业务的公司有几十家,像紫竹桥附近的一家,还有xx公司,和我一样,都是骗人的,我有他们所有骗人的资料。”

  被无限复制的“张喜发诈骗模式”

  其实,张喜发一开始并不想走骗人这条路。像千千万万个京漂一样,2001年的张喜发是怀揣发财之梦进的北京。

  在北京四处打工的日子,他一直梦想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可干,只是创业似乎比想象中要难得多。张喜发的创业一点也不顺,辛苦八年多,折腾好几次,辛辛苦苦积攒的一点钱差点赔光了。

  张喜发的老家在陕西大荔的农村,那是个至今依然不太富裕的地方。1997年他中专毕业后曾在家务农四年,他受够了那种生活,再也不想回去了,他想继续再“拼一拼”。

  据张喜发后来向警方交代,“歪心思就是那时开始动的。” 2009年,张喜发看到不少人开培训公司搞资格认证发了财,他也想选择这条“生财之道”,就租了北大地冶金研究院中心楼的第八层和第九层作为办公地点,于8月份成立了自己的第一个公司:北京中泰政建企业服务公司。

  2010年至2012年,张喜发又陆续成立了国能华信公司、北京睿毅职业技能培训学校、中创兴业有限公司等另外5家公司。

  “无论企业名头怎么换,以资格认证诈骗的路数没变,无非换一块牌子和多招一拨人。”周锋介绍。

  这6家公司,没有一家的法人代表是张喜发。他的侄女、侄女婿和司机都是他公司的法人代表,但实际的控制权却始终在他手里。

  按照早就拟定好的内部规则,这些人在公司里相互间都以假名相称,为事主索取赔偿和公安机关取证打击,制造多层障碍。

  为配合每次不同职业证书培训班开办,全体参骗的团伙成员就把自己的姓名、身份全部“更新”一遍,以新身份制作相关行业证件,以业内教师和专家、工作人员名义,组织管理培训上岗工作,增加诈骗活动可信度。

  随着诈骗活动不断扩大,张喜发开始以高薪为饵,通过网络和熟人介绍来不断招聘员工。工作人员的招收有两个渠道:一是以高薪为饵,网络招聘;二是原有工作人员介绍熟人参与。

  他对每一名新员工首先集中进行培训,专门教他们怎么打电话,给每人桌前都贴着一张固定的电话沟通模式表,再对他们进行传销式洗脑教育,宣扬金钱至上论,诱导业务员放弃道德法律,追逐金钱,定期业务排名评比,严格保底工资和提成奖金。再辅以老业务员现身说法,形成积极参与诈骗、争相比“业绩”的“创业”氛围,裹胁应聘的业务员,逐步迈入犯罪行列,从而为自己赢得巨额利润。

  张喜发规定业务员每天必须打满10元的电话费,相当于3个小时的通话时间,否则将扣钱作为惩罚。此外为了激励员工,还规定除1800元到3000元的基本工资外,业务员每谈成一笔业务就可以获得单笔业务额的10%作为提成回报,而部门主管则直接可以从部门总额中提取2%,业务员因“业绩出色”,每月的收入最多可达三四万元,在如此高额回报的诱惑下,业务员大都积极联系客户。

  案发前,张喜发的公司已经膨胀到40个部门,员工多达300人。每个部门都自负盈亏,而他坐享利润。

  被克隆的“成功模式”

  而作为张喜发诈骗团伙骨干的肖营坡,不甘心久居张之下,后成功复制了张喜发的模式,另起炉灶,组织起了另一诈骗团伙。

  在管理制度上,张喜发的公司员工构架层级分明,由高级领导决策层、分部主管、分部组长、业务员4个层级构成:决策层主要组织指挥整个团伙的活动,设计诈骗方案,分配非法利益,保障团伙正常运行。分部主管负责招揽生源,接待学员,培训考试,制购假证;分部组长主要负责本组业务员考勤管理,业务汇报,及部分学员接待,同时自己联系生源。业务员通过电话信息,联系和多个办公地点随时招揽业务,通过在互联网海量搜索建筑、医疗行业人员信息,组织业务员利用电话在全国范围内,广泛进行联系,大肆宣传推广,获取信任,骗取上钩。

  为了监督员工联系更多业务,张喜发还定期设计印刷企业宣传期刊,对骗取非法所得业绩突出人员,登载照片,公开表扬,公开提成数额。树先进,抓典型,逐步形成特殊“企业文化”。

  他们每个月都以部门为单位搞一次演讲比赛,号召员工分享诈骗心得。在警方查扣的员工电脑上,发现一篇演讲稿的题目竟然是《要想骗别人,首先骗自己》。价值观已经彻底被扭曲了。

  就这样,在这些形形色色企业员工的共同“努力”下,两个犯罪团伙高调行骗,同时也赢得了巨额的非法所得。

  据了解,两个团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用赃款购买多处别墅、公寓、名车,生活奢侈,挥霍无度。经初步审查,普通接打电话的业务员,月薪一般可达数千或上万元;经调取犯罪帐本记录,预计涉案总金额近千万。

  也许,这种肆无忌惮的挥霍里隐含了一种末日的恐慌与不安。“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永远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对于林肯这句流传甚广的名言,张喜发是懂的。

  他似乎早就明白自己的结局。

  被害人其实不差钱

  天津某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高管告诉《方圆》,今年2月份,北京中泰政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一个叫王彤的给她单位发传真,向她推销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培训。当时,她很犹豫,但是对方暗示该公司有特殊关系,可以保证让她拿到国家人力资源管理师资格,且不用考试。抱着侥幸心理,她就上当了。

  同期遭遇这种经历的还有苏州某银行的高管袁某,安徽的丁某,江苏的龚某……

  这些被害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经济富裕,对于他们来说,钱不是问题,有的人本身就承担得起,有的人可以通过职务身份报销。民警搜出来的假发票就印证了这一点,这些发票的抬头都是各类公司企业,也就是说这部分培训费用都是能够报销的。

  对于被害人来说,自己不会掏一分钱,真正被害的全是单位。正因为如此,目前警方打掉两个犯罪团伙后接到的报案,被害人大都要求事情不能让单位知道。

  虽然上当受骗,但是对这些被害人来说他们个人的利益并没有收到损失。部分被害人称其所在单位或者企业,每年都有一部分钱是用来培训的,他们必须要花掉这部分钱。这样就为各种私开培训机构进行诈骗的犯罪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从银行的汇款记录来看,诈骗团伙在收取费用的时候,也会根据被害人的要求上下浮动,基础是每人9800元,最便宜的能到4000元,最贵的17000元。因此,有的大公司一次打款几十万给诈骗团伙,根本就‘不差钱’。”周峰说。

  “深层次的原因还是监管的缺失,导致各种无良培训机构批量生产‘山寨版职业认证’,从头几年的假文凭、‘洋学历’、假职称,再到现在的假职业资格认证,中国目前进入一个证书泛滥期。”丰台检察院副检察长艾建国说。

  记者从丰台区检察院获知最新消息,目前张喜发、肖营坡等30名情节特别严重的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批准逮捕。

  【详情见方圆杂志2012年8月上】

[责任编辑:于潇] 上一篇文章:职业资格证书乱象调查:国字头协会为逐利出租招牌
下一篇文章:23岁青年街头玩iPhone被抢 追上歹徒反被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