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铁路火车撞死9人续:岗亭被承包成摆设

时间:2012-08-06 06:37:00作者:刘刚 赵力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迷雾桥边的便道正在抢修,村民在对岸等待着抢修完成。昨晚8时许,经过抢修,被冲毁的迷雾大桥便道连通,恢复通车。

  

  看守岗亭的工作人员。

  ■ “大秦铁路火车撞人致13伤亡”追踪

  新京报讯 3日早晨,河北抚宁县七家寨村、一村等地村民因抄近路过铁路护网进入铁路线,沿大秦铁路行走至卢龙北站至后营站间的迷雾河铁路特大桥时,被列车撞上,造成9死4伤。

  被各方普遍接受的事故原因之一,系台营当地外出便道被雨水冲毁,村民“无路可走”才上铁路高架桥。当地相关部门“为何不及时抢修出村道路”,成为焦点。

  “水流过大抢险遇阻”

  抚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德胜昨日回复称,冲毁路段是省道,属秦皇岛市交通局管辖。昨日下午,抚宁县交通局通过新华社作出回应。新华社援引官方回应称,7月28日下午5点当地突降暴雨,大水漫过三抚线公路便道(即迷雾大桥便道)1米多。交通部门在便道两侧拉警戒线、设置警示锥筒,劝阻、安抚过往行人。

  7月29日凌晨,出村便道被冲断长达35米、半侧掏空30多米。抚宁县交通局组织人员24小时坚守便道两侧随时观察险情。7月30日早晨,水位下降,县交通局组织人员进行抢修。下午6点便道通车恢复单幅通行。7月31日正常通行。

  8月1日上午,由于下了一天两夜的暴雨,水位上涨,漫过便道40厘米,采取临时断交措施。至下午1点左右,便道又被冲断。立即组织人员进行抢修,下午2点半通车,恢复单幅通行。下午6点水位继续上涨,晚10点30分便道再次被冲断。

  8月2日上午,抚宁县交通局现场检查防汛工作,发现水流过大不具备抢险条件,只能待水位下降后立即组织抢修。8月3日早晨,一些村民为走捷径冒险越过铁路护网,事故发生。

  “一次性补助25万元”

  昨天下午,9名死者家属私下碰头。多名家属证实,事发后抚宁县政府和台营镇政府工作人员曾入户做安抚工作,并提出“一次性补助25万元”,但家属未予表态。至于补偿款有谁来出,不得而知。家属称,9名死者的遗体目前放置在抚宁县殡仪馆,此前已接村干部通知,将于今天上午集合赴县城参加善后协商会议。

  台营镇和抚宁县宣传部门对善后事宜未予置评,他们称事故调查处理主体是铁路部门。至发稿时,大同铁路局未予回应。

  ■ 追访

  岗亭增设警力便道恢复通车

  据实地调查,8月3日清晨,台营镇村民爬上大秦铁路抚宁县迷雾高架桥的位置,不止高架桥西侧巨各庄护坡北侧岗亭一处,另一处位于西侧约1000米的巨各庄涵洞北侧护坡。

  新京报记者在高架桥西侧岗亭前看到,铁栏面向护坡台阶一面,绑有一块蓝底白字警示牌,“禁止行人在铁路桥梁上行走”。除了此前安排的岗亭看守,秦皇岛铁路公安处还增设了一名民警。巨各庄涵洞北侧护坡上的一处护栏,为了防止掰开,加系有多条新的钢丝。

  昨晚8时许,经过抢修,被冲毁的迷雾大桥便道连通,恢复通车。

  多名家住迷雾高架桥西侧巨各庄的村民称,撞人事故后这几天,过路的火车增加了措施——过桥时不光放缓速度,过桥前还会大声鸣笛,“以前可不是这样”。

  ■ 调查

  前村主任“承包”铁路桥岗亭

  否认“事发清晨无人值守”,称看守员劝阻无效,村民硬闯

  大秦铁路迷雾高架桥东西两面北侧均有一个岗亭,3日凌晨5时,当地村民从桥西岗亭上桥,快走到桥东岗亭时,火车撞人事故发生。多名幸存者回忆称,虽然桥西岗亭有“禁止行人在铁路桥梁上行走”的牌子,但上桥时“门锁着,没有人”,他们在没有阻拦的情况下,轻松地上到高架桥。

  据岗亭附近的巨各庄村民介绍,这并非当地村民第一次上铁路桥,“7月底,迷雾大桥的便道被冲毁后,走铁路桥的人就多了,不光是栽花的,别村出去打工的、回家的,都往铁路桥上走。”

  当地人称看守员不严

  在当地知情人士看来,制止不住村民上铁路桥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岗亭的看守员都是巨各庄的村民,“有的是熟人,碍于情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者,岗亭时常无人值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的时候,一两天看不见人”。

  知情村民称,上述两个岗亭的值守工作由巨各庄村民宋国宾“承包”,最早有十多个人,每月工资300元,但年轻人不干,后来只剩下6个人,现在每月工资增加到600元,都是巨各庄村五六十岁的老人。

  村主任承认雇佣看守

  宋国宾曾连任3届巨各庄村委会主任。昨天,他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迷雾高架桥2个岗亭的看守员由他负责雇佣,早前与大同铁路公安处签合同,现在是秦皇岛铁路公安处保安公司,“合同一年一签”。宋不愿透露值守员工资情况,称“那是我与他们的事”。

  宋国宾否认岗亭时常无人值守。宋称,按照铁路部门的标准和要求,每个岗亭配有4个人,按2个人一班/24小时轮流值守,“除了中午回家吃饭,桥上都有人”。

  据称看守员已经回岗

  对于“事发清晨岗亭无人值守”的说法,宋国宾回应称“岗亭有看守员,他告诉我,发现有动静,曾上前劝阻,但20多个栽花的村民不听,硬闯过去。”

  “都是一个庄上的,劝不听,拦不住,也没办法。”宋国宾说,看守员碍于情面,只能嘱咐上桥的村民,“走便道,火车过,要蹲下,抓紧便道栏杆。”

  宋国宾不愿透露当天早上值守村民的姓名。此前有媒体报道,事故发生后,看守员被带走调查,据宋国宾透露,“做完笔录,调查已结束,看守员回岗了。”

  宋国宾特别强调,事发前的2日晚,因连日暴雨,出村便道被冲毁,估计上铁路桥的村民会增多,宋国宾曾专门把8个看守员叫到家里开会,要求加强值守工作,“一直强调不能让村民上桥,硬阻拦不住的话,也没办法”。

  对于宋国宾的说法,住在高架桥附近的村民再次否认,这位村民说,2日晚,岗亭的灯是熄的,“夜里没人值班,这在村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记者多次致电大秦铁路局相关负责人,至发稿时对方没有回应。

[责任编辑:刘彬] 上一篇文章:甘肃武威:企业雇用童工受罚 检方促禁用童工专项检查
下一篇文章:湖北省检察院抽选五地检察机关报告检察工作机制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