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彩”案件频发查处难处罚轻是主要原因

时间:2012-07-18 07:18:00作者:王宏杰 王松涛 党小学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这一刻,强博博才醒悟“黑彩”将他拉进了深渊。

  一边是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一边却是“黑彩”案件频发。河南省灵宝市检察院的调查认为,查处难、处理轻、只处罚卖方,起不到足够的威慑作用,是“黑彩”犯罪打而不绝的主要原因。 

  两起大案因“黑彩”而起 

  2010年2月23日凌晨3时许,河南省灵宝市某公司物资仓库发生一起重特大盗窃案件,存放于此的775块总重51公斤、价值1250余万元的金条被盗。两天后,犯罪嫌疑人刘晓辉被抓获归案。刘晓辉供述,他购买“黑彩”欠下20多万元债务,在被逼债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铤而走险,利用掌管的仓库钥匙将库存金条盗走。2010年10月,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法院以盗窃罪判处刘晓辉有期徒刑十五年。 

  强博博曾因买10元“黑彩”中过1000元“大奖”,使得他买“彩”一发而不可收,痴迷“黑彩”不能自拔。在灵宝市某公司采供部担任报账员的他,利用职务之便在10个月内挪用销售款1103万余元,全部用于购买“黑彩”,赔个精光。2011年12月,强博博被三门峡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挪用公款罪、贪污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 

  “这两起案件社会负面影响大,足见‘黑彩’所引发的‘链锁’犯罪问题乃至引发的各种问题,给社会带来的危害很大,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严厉打击‘黑彩’犯罪刻不容缓。”灵宝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曹样婷说。 

  2009年5月,国务院颁布《彩票管理条例》,其中第三条明确规定“国务院特许发行福利彩票、体育彩票。未经国务院特许,禁止发行其他彩票”。2005年5月,“两高”发布了《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第六条规定“未经国家批准擅自发行、销售彩票,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近几年来,有关部门严厉打击“黑彩”虽取得一定成效,但并未从根本上遏制黑彩犯罪的势头。 

  “查处难,处罚轻,对‘黑彩’从业人员的打击难以伤筋动骨,起不到足够的威慑作用。”灵宝市检察院公诉局公诉二科副科长范欣认为,这是“黑彩”犯罪势头难以遏制的原因所在。 

  范欣介绍,灵宝市检察院的统计显示:2009年5月以来,该院以非法经营罪办理“黑彩”案16件22人,其中4人被判处五年至八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余18人均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均宣告缓刑。 

  “黑彩”何以疯狂 

  “黑彩”主要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指个人或团体不经过任何部门机关批准私自制作,发行一种或多种彩票用以牟取暴利,形似地下赌场,开奖号码的公平公正公开性难有保证。第二类通常指个人或团体利用国家发行的彩票,私自搭建平台,在原有的基础上大幅度提高奖金,并创造新玩法提高中奖率,凭借数字彩票的变幻莫测坐庄赚钱,其开奖号码是全国统一的,但中奖后资金根本无法保障,能否兑奖成功是个未知数。 

  记者在百度上输入“黑彩”,立即出现350万条相关信息。在这些信息中,甚至有网站名叫“黑彩网”,网上没有注明电话,仅留下QQ号联系方式,也没有注明需经批准使用的网站ICP号,看上去真像一个“黑户”,网上还刊登广告寻求加盟;还有的“黑彩网”号称“致力打造中国第一黑彩投注”,教授“黑彩”购买技巧;还有不少的“黑彩论坛”,这些“黑彩”网站、论坛在网上公然叫卖“黑彩”。除此之外,搜索到更多的则是“黑彩”窝点被端、购买“黑彩”输得家徒四壁、“黑彩”犯罪等信息,犯罪信息中涉案的罪名大多是贪污挪用以及侵财类犯罪,目的是搞到钱再去买“黑彩”;这些案件涉案人员多,数额不等,涉案千万元以上的并不鲜见,涉案几万元几十万元的则比比皆是,买“黑彩”所引发的犯罪触目惊心。 

  据办案人员朱萍萍介绍,“黑彩”一般以上述第二种为多,多以福利彩票3D的开奖结果为中奖依据,投注人在0至9十个数字中选择一位、两位或五位数字作为投注号码,报给庄家或中间人,庄家依据国家福利彩票3D开奖号码,按照自己制定的一系列兑奖规则予以兑奖。一些不法分子以高额回报率,诱使广大群众参与“黑彩”。相当一部分群众误以为“黑彩”是真正的彩票分支,也有庄家直接误导群众“就是国家发行的正规彩票”。由于其投注方式、交易模式比真正的彩票“灵活”,因此吸引了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其中。更有庄家拉拢个别彩票经营者一同“收单”进行非法交易。 

  “‘黑彩’基本上没有什么投入,获取的利润却极其丰厚,促使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经营销售。”朱萍萍认为这是“黑彩”打而不绝的根本动力。 

  打击面临诸多困境 

  “‘黑彩’案件具有隐蔽性强、作案移动频率高、人员参与多等特点,打击‘黑彩’面临诸多难题。”范欣指出“黑彩”案件打击难的焦点所在。 

  一是取证难。检察官在办案中发现,“黑彩”站点的设立可谓无孔不入,村屯小卖店、饭店、药店、浴池、农机商店都有可能成为“黑彩”网点;更有隐蔽者,设立一部“黑彩”电话,购买者电话预约,将钱交到指定地点即可;“黑彩”交易多是朋友、熟人之间的交易,他们之间没有正规的彩票凭证,只是通过一张小纸片记账,随意性强,这类小庄家与购买者的交易方式,给取证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 

  范欣介绍,“黑彩”更隐蔽的手段是,庄家使用服务器设在国外的网站进行交易,购买者通过银行把钱转账到庄家指定的账户购买,庄家一旦察觉有异,立即更换交易账户,这类“黑彩”因交易的网站服务器设在国外,取证更是难上加难。“但这类案件并不是不能取证,可以通过在国内调取银行交易记录和彩民证言。由于受技侦手段的限制,可能让有的‘黑彩’从业人员逃避了侦查。” 

  “目前,庄家为逃避法律制裁,大部分不再通过银行转账而是直接用现金交易,这是一个新的动向,‘黑彩’案件的查处亟须找到新的突破口。”范欣分析说。 

  二是有关部门配合不力。“黑彩”庄家电脑上的交易记录难以收集,但“黑彩”彩民通过银行给“黑彩”销售者的转账交易记录也是证实其犯罪的有力证据。但办案人员发现,由于有些银行配合不力,公安机关调取的汇款转账记录内容不全,只能显示某一时段内的交易记录,无法调取到所有转账交易明细,致使很大一部分“黑彩”交易无法佐证,只能认定能够调取的那一部分,而这一部分很可能只是一小部分,对于惩罚犯罪起不到足够的威慑力。 

  三是法律规定模糊。范欣介绍,对“黑彩”庄家非法销售金额的认定是处罚的重要依据,非法经营罪的立案标准是非法经营额为5万元的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到底是什么标准,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致使对犯罪分子的处罚较轻。 

  在灵宝市检察院办理的16件22人案件中,有三名涉案人员的非法经营额在98万元至800余万元之间,其中一人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一人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另一人同时还触犯了危险驾驶罪,最终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犯罪人员的涉案金额在10万元至20多万元之间,均宣告缓刑。 

  可考虑对买卖双方均以赌博罪定罪 

  自2009年4月以来,河南省灵宝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严厉打击“黑彩”,并联合下发了《关于严厉打击和取缔“黑彩”的联合通告》,在全市128个彩票投注点和群众聚集区张贴,形成全社会打击“黑彩”的声势,先后捣毁“黑彩”窝点3个,收缴电脑等一批作案工具,抓获“黑彩”涉案人员46人,刑事处理22人,治安处罚24人,较好地遏制了“黑彩”犯罪活动的蔓延。但由于“黑彩”的巨大诱惑力和处罚力度不大,一些人员仍秘密地从事“黑彩”买卖。办案人员认为,要想彻底取缔“黑彩”,必须进一步加大力度。 

  一要加大宣传力度,帮助彩民正确认识“黑彩”的危害。国家将彩票从传统意义上的赌博中分离出来,纳入专营范围,使其性质从非法的赌博转变为合法的经营,目前经国家批准的合法彩票业务只有体彩和福彩。“黑彩”堪称暴利,其性质是为谋取个人私利,与正规彩票以筹集社会公益金为目的的性质完全不同,扰乱了国家彩票发行的专营秩序。“黑彩”不仅鲸吞国家和个人财产,还对社会稳定和谐造成极大侵害。“黑彩”庄家根本没有诚信可言,一旦彩民中奖金额过高,便使出手段或赖账或携款潜逃。在灵宝,曾发生数起“黑彩”庄家携款潜逃事件。 

  二要加大处罚力度,建议对买卖双方均进行处罚。一方面,要利用侦技手段调取“黑彩”网站的交易记录和转账清单,银行部门应密切配合,尽可能地提供全面而细致的交易记录和转账清单。另一方面,我国法律规定对“黑彩”行为以非法经营罪处罚,而非法经营罪只对卖家进行处罚,买家则受不到任何制裁,导致“黑彩”犯罪有了市场,打而不绝。 

  “‘黑彩’是一种博彩行为,具有赌博的性质,可以考虑对‘黑彩’买卖双方均以赌博罪定罪处罚,对买卖双方同时进行法律制裁,有利于遏制‘黑彩’犯罪。”范欣提出建议。 

  三要加大对非法网站的查处力度,从根源上清除“黑彩”。对于将服务器设在国外的网站又在国内交易的“黑彩”,幕后人员是最大庄家,网络监管部门应加大对这些网站的查处力度,从根本上清除“黑彩”的交易平台。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以"和谐文化"为名搞传销"明明商"5嫌疑人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