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用制度避免“公车卖出废铁价”

时间:2012-07-16 06:51:00作者:李曙明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7月15日《新京报》报道,河南省中牟县公开拍卖超编公车,43辆公车只拍卖了39.11万元,部分车辆的中拍价比评估价还低,被网友戏称为“公车卖出了废铁价”。中牟县公车治理领导小组回应称,这些超编车车型差、车况差,所以拍卖价并不高。但上述回应并未消除公众质疑,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参与此次拍卖的评估公司是河南中达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钟某同时也是负责拍卖的河南拍卖行有限公司的拍卖师。 

  “这些超编车车型差、车况差,所以拍卖价并不高”,有关部门的回应,未必不是事实;到目前为止,公众对此事的关注,仍停留在质疑阶段,尚无任何切实证据表明“猫腻”存在。然而,即使有关部门回应是事实,即使真没“猫腻”,参与拍卖各方都清白,这一事件的教训仍是深刻的。这不仅因为,公众质疑本身即对政府公信力造成损害,除非事后证明质疑“打错靶子”;也因为,如果公车拍卖中的问题得不到重视和解决,那么即使这次“公车卖出废铁价”不是事实,它也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出现甚至泛滥。 

  按照有关规定,评估公司、拍卖公司必须相互独立,以防止提前透露标的机密,导致串标现象。而在中牟县的此次拍卖中,评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是拍卖公司的拍卖师,“左手评估,右手拍卖”,至少有这样两种直接后果:一是拍卖师为了顺利将车拍出,故意低价评估;二是业主(负责拍卖的政府部门)可以借此自由掌控中标人。这两种后果,都将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面对质疑,相关部门、机构可以通过公开评估标准、中拍人情况、拍卖现场视频等方式自证清白,但却迟迟未予公开。这些信息公开得越晚,相关部门、机构就越被动。 

  事实上,不仅中牟县,其他地方的公车拍卖也透露出一些令人不安的信息。7月12日《南方周末》报道了浙江温州车改,该市1200余辆市级机关用车将在7月底前全部拍卖,6月24日第一批250辆公车拍卖已进行,其中,一辆起拍价9000元的奥迪最终以7万成交。起拍价,一般即是评估价。如果7万元不是买主“大大看走眼”,那么,这么低的评估价是如何“出炉”的,就非常值得追问。更让人担心的是,报道说,参与公车竞拍的,多为消息灵通的车行老板,还有部分公务员,“知道情况的普通百姓很少”——一旦公车竞拍成了少数人的“专利”,“变味”也就不远。到那时,价值7万的公车以9000元低价被买走,并非不可能。 

  随着公车改革进一步深化,越来越多的公车将通过拍卖“回归”社会。如何通过严密的制度和正当的程序避免“公车卖出废铁价”,维护公车拍卖公信力,从中牟和温州拍卖现实看,这方面完善空间仍不小。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厦门翔安区检察院开展帮教工作新途径 视频宣读决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