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救人身亡续:父亲哭骂他当什么大英雄

时间:2012-07-11 04:40:00作者: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如果没有那场大火,28岁的周江疆可能会像其他富家子那样,开着价值150万元的保时捷,管理父亲的公司,一年后和一见钟情的女朋友结婚,住进市中心618平方米的大别墅。

  只差一两米,他就可以轻松地拥有别人眼中这个梦幻般的未来。

  7月2日凌晨,周江疆所在的通州建总集团烟台分公司宿舍因空调故障导致电线短路,三楼活动室起火,并且迅速蔓延到整个楼道。尚未入睡的他为了唤醒其他员工,在90米长的走廊里嘶吼着,使劲捶打每一扇门。

  这个“富二代”本来可以直接跑到楼下。他的宿舍离楼梯口最近,只有5米。可他却两次折回深邃的走廊,寻找还没来得及逃生的人,直到最后被浓烟呛晕。消防队员发现他时,这个身高1米86的年轻人头上罩着短袖衬衣,倒在三楼楼梯口,iPhone手机也被摔了出去,上面还留着最后的报警记录。

  被他唤醒的10位员工则全部获救。次日,他们跟随周江疆的遗体回到他的老家江苏南通。7月6日举行追悼会那一天,几位获救的女同事趴在棺材上,痛哭不已。数千名市民冒着雨,挤在殡仪馆或站在马路旁边,送这个小老乡最后一程。其中还有来自全国53家媒体的记者,他们试图通过获救者和家人口中的只言片语,拼凑出这个“高富帅”英雄最后的样子。

  那个闷热又喧嚣的上午,周江疆就静静地躺在白色与黄色的菊花丛中。亲人的哭喊以及各种殊荣与他毫无关系。

  58岁的杨国兴强打精神,面对摄像机镜头,失去独子的他用沙哑的声音说:“我不希望儿子是英雄,我不希望他躺在这里,我希望儿子还是活着的,当个平民百姓。”

  事实上,这个富家子看上去确实和普通的邻家男孩没什么区别。天秤座的他和同龄人一样,打篮球、逃课、收集电子产品,爱看漫画《机器猫》和《海贼王》,喜欢吃大排档的麻辣小龙虾,还有羊肉串儿啤酒。

  他的穿着和行事都很低调。大学里在与英国合作办学的那个班上,同学的家庭条件都很好,大学老师始终认为衣着朴素的他家境一般,直到看到他去世的消息,才知道他的父亲也是大老板;去年参加预备役的负重拉练,正赶上鹅毛大雪,周江疆累得在被窝里直哭,可他坚持要走完,因为“不能搞特殊”。他怕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说他“富二代还来遭这个罪”。

  有时,他的身上也会有富家子的作派,比如送父亲1万元的手机;春节时给早年与父亲离异的生母送5万元“压岁钱”;英国留学的妹妹回国时,他总给她订头等舱;就连在路上遇到乞丐,他也会大方地从钱包里抽出50元递过去。

  不过在公司里,身为副经理和董事长的儿子,他却总是笑眯眯的,不摆什么架子。他是公司里年龄最小的,没外人时,大家都叫他“江疆”。他和员工坐在一张桌子上吃12元标准的工作餐,偶尔开个小灶,也不过是吃蛋炒饭。

  7月1日那天,周江疆没吃午饭,他跟会计陈玉兵说:“老陈,我不饿,你给我炒个蛋炒饭吧。”陈玉兵还拿了些周江疆喜欢的榨菜,并像叮嘱晚辈那样告诉他:“蛋炒饭不能凉了吃,伤胃。”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第二天凌晨,10位员工在睡梦中被周江疆唤醒。公司副经理包建忠听到急促的敲门以及凌乱的脚步声。周江疆在三楼走廊上“像狼一样”声嘶力竭地喊着大家的名字,这和平时说话总是细声细语的他完全不一样。包建忠意识到出了大事,他以为是失窃,打开房门却看到涌过来的滚滚浓烟。

  “哪里失火了?”包建忠的妻子站在门口问。“职工活动室。”说完,周江疆又匆匆忙忙往走廊深处走,边走边敲门。靠近着火点处,还有好几位员工住在附近。

  事后有人回忆,自己跑到二楼时还能听到周江疆的呼喊声。

  包建忠返回房间拿手机报警,他跑到楼下后,却并没有看到周江疆的身影,只找到了他的女朋友小庄。小庄带着哭腔告诉他:“江疆还在上面。”就在几十秒前,周江疆到达一楼发现还有员工没下来,挣开小庄死死拽着他的手,只说了声“没事的,一会儿下来”,又返回了三楼。

  谁也想不到,这是这对恋人最后的对话。

  这时,浓烟已经笼罩整个走廊,陈玉兵还没有醒。突然他听到周江疆在远处用拳头捶门的声音,嘴里还叫着他们的名字:“老陈,老徐,快起来!”

  走廊里传来劈里啪啦烧毛竹似的爆裂声,楼下还有人在喊着些什么。陈玉兵随手抄了件衣服捂住口鼻,在刺鼻的味道和浓烟中往楼梯口跑。刚到那里就断电了,三楼走廊的灯全部熄灭。

  住在最里面的厨师仇彩萍差不多也在这时被一声“还有人吗”吵醒。这个声音来自她当作孩子一样照顾的周江疆。去年,这个年轻的老板刚给她涨了工资,因为他觉得这位阿姨同时兼几份工,却只拿一份工资实在太低了。过年时,周江疆还给她包了红包。

  仇彩萍想打开门逃生时,却被门把手烫了一下,透过门缝已经能隐约看到火苗。她只能跑到阳台上,给包建忠打电话:“包经理,公司失火了,你们在哪里?我在阳台上,你快来救救我!”

  此时,陈玉兵已经顺利逃到二楼。他终于听清楼下的人原来在喊周江疆的名字。陈玉兵有点纳闷儿,周江疆难道还没下来?可自己往外跑时,并没有看见他呀。

  黑色的浓烟从三楼司机室没有关上的窗户涌了出去。楼下,几位女员工已经被这场面吓哭了,两个身强力壮的男同事抱着淋湿的枕头,正打算上去救人。他们问刚刚下来的陈玉兵:“周江疆到底在哪儿?”

  “天知道啊,我根本就没看见他!”

  直到现在,陈玉兵也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没在三楼看到周江疆的身影。他只能这样推测,那时周江疆可能正在某间宿舍,查看里面是否还有人,所以才会和他以及最后的生还机会擦身而过。

  两个男同事一共往楼上冲了3次,都被浓烟挡了回来。惊魂未定的他们只能等待救援的到来。

  最后,消防队员用云梯救下了阳台上的仇彩萍,又戴上防毒面具,去三楼搜救。他们在走廊和周江疆的屋里找了一圈,最后在楼梯口发现他了。用担架抬出来时,这个平时最爱整洁的年轻人浑身上下都变得灰蒙蒙的。

  回忆到这里,包建忠突然停了下来,说了句完全不相干的话:“他真属于‘极品男人’,都是女孩子追求他,很多女孩子打赌,说‘我要追到周江疆’。”

  可这个帅气的小伙子已躺在担架上,上衣扣子没有系上,脸上还有几块黑色的斑点,已经没有呼吸。

  人们哀求现场的医务人员再做一次抢救。一个同事抓着他的手,还在喊着:“江疆醒醒,江疆醒醒!”

  得知消息的杨国兴正在赶往山东的车上。一路上,杨国兴都觉得儿子不会出事,一向聪明谨慎的他只是躲进另一间房间,大家没有找到他而已。当周江疆的遗体已经送进太平间时,包建忠还不敢告诉杨国兴实情,他只是在电话里结结巴巴地说,江疆被烟呛了一口,昏迷了,现在还在抢救。最后,包建忠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不敢再接老板的电话。

  白手起家的杨国兴对儿子一直很严格。周江疆小时候玩玩具电子琴不肯写作业,他直接把电子琴砸在他头上,琴碎成两半。有人送周江疆两条南京烟,杨国兴看见了说:“你这么年轻抽这么好的烟干什么?你现在只能抽20块钱的烟。”

  周江疆曾跟父亲说,以后想成为李嘉诚那样的人。杨国兴听了又给儿子泼冷水:“你呀,做成我这样就不错了。”

  他甚至还特别“警告”那时还是个小男孩的儿子,必须在外面保持低调:“你记住,如果你被绑架,向家里要100万,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这一次,这个从来不在别人面前说儿子半句好话的父亲,在路上决定,如果公司没人伤亡,他一定毫不吝啬地嘉奖江疆。

  但他没有料到,那个有点内向、总在电话里跟他报告公司大小事的儿子,这次居然没和他商量,就做出这个重大决定。在医院太平间里,杨国兴看着双眼紧闭的周江疆,一边哭一边骂他:“你骗我!你太坏了,不是东西!你真是个大英雄啊!你当什么大英雄!”

  要不是旁边有人,他真的准备抽儿子两巴掌。最后,他只是掏出纸巾,仔细地为儿子擦起脸。

  女朋友小庄的母亲扑倒在周江疆身上,捶着他的胸膛。如果没有这场大火,两个年轻人应该明年就结婚了。高中的哥们儿聚会时,大家总会聊起周江疆的婚姻大事,那时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女朋友年龄小了点,再稍微等一等。

  就在几天前,两家人还坐在一起吃了饭。刚刚收到儿子礼物的杨国兴开玩笑似地说:“江疆,你不给你女朋友买点衣服?”“过两天,过两天我多买一点。”

  “他要做就要做大。”杨国兴这样总结。

  这个默默无闻的富家子在28岁时,毫无预料地干了一件大事。人们因此记住了他的名字,而不是“富豪的儿子”这个标签。

  周江疆遗体火化的那天早上,杨国兴早早来到殡仪馆,趁没人的时候哭了一会儿。他也自责,“孩子这么小,管他干什么,现在有的富二代还在社会上浪荡,找不到工作”。但最后他还是趴在棺材上对儿子说:“我管你严,我不后悔。我管你不严,娇生惯养,今天你就不会躺在这里,但躺在这儿的会是更多的人。”

  这个父亲根据从获救员工那里得来的信息推测,那天夜里,周江疆叫醒所有人后,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被烟雾和黑暗笼罩。他脱下上衣捂着口鼻,摸着墙慢慢前行,寻找逃生路口,直到含有有毒物质的烟气把他呛倒。

  那是在三楼的楼梯口。只差两步,他就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

[责任编辑:于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