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开采工讲述工作地生活:氧气不够一动就喘

时间:2012-07-07 08:14:00作者:新闻来源:中国广播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石油工人工作不易(资料图片)

  中广网北京7月7日消息(记者季苏平 王菲)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进入到21世纪,随着私家车步入普通人家庭的脚步越来越快,汽油价格也翻着跟头往上涨,速度超过了沪深股市,甚至超过了GDP。在人们抱怨成品油价格太高的同时,也越来越真切地感觉到石油的重要性。

  但是,即便如此,却很少有人意识到,中国其实是一个贫油国,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也逐年提高。那么,中国石油生产的现状究竟如何?记者走进中国石油生产一线,调查中国石油现状。

  “天上没有鸟,地上没有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这里是位于柴达木盆地西北边缘的冷湖。6月底的正午时分,烈日和冷风的迎接,让来自远方的记者一下子分不清楚季节。直到被疯狂聚集的高原蚊子袭击,才知道这就是高山戈壁的夏天。

  冷湖3号基地上全部的28名队员一齐出现在记者面前,在他们的脸上绽放着或欣喜或羞涩的笑容。欣喜与羞涩源自寂寞。在这里工作17年的采油工冯永刚告诉记者,除了偶尔出现的运输车司机,他们平时根本没有机会见到陌生人。

  冯永刚:平时只能偶尔见到运输车的司机,大概一个星期有2到3辆运输车从这里经过。基本见不到别人。这里离哪里都远,条件艰苦,就连我们吃到的“新鲜菜”都是从基地3天以后才能运到的。

  忍受寂寞为的是在这片荒凉土地中蕴含的石油。这种发现于100多年前的能源,驱动着世界经济的发展,人们很难想象失去这种黑色的液体,世界将会怎样?因为湖水冰冷的得名的冷湖曾经是建国之初中国石油的四大金刚之一。54年前,这里的原油是喷薄而出3天3夜,日喷量达到了达到800吨。

  然而,与当年人声鼎沸的场面相比,今天的冷湖是寂寞荒凉的。曾发现自喷油井的地中四井,早已在78年停产。如今自喷井已经绝迹,取尔代之的是机械压采抽油机,也就是俗称的“磕头机”。从喷薄而出的原油,到人为挤压抽取,采油方式的悄然变化暗含着石油资源的逐步枯竭。冷湖3号基地队长李强叹息,即便用这种“压榨”的手段有些油井一天的产量只有不到100公斤。

  李强:后来,冷湖油田的好多井都只能产0.1吨了,但是没有放弃,这是战略物资嘛。为了国家的利益,虽然产量很低,但是工作量很高。

  这就是冷湖油田传承到今天的“0.1吨精神”:即便井再深,油再少,哪怕有0.1吨原油,也要把它采出来!所以今天,在这片青藏高原的荒漠中,大大小小的“磕头机”和它的名字一样,在竭力地上下挪移,向天地索要宝贵的石油!

  为了保障正常采油,每一架磕头机都会定期维护保养,尽管如此,那些斑驳的外层漆皮仍然划满了艰苦作业后留下的风霜。

  设备都如此,都不要说在这里工作的工人们了。李强队长那张黝黑而粗糙的脸,让记者觉得他的年龄应该在40岁上下。谁知这已是保守的估测,还是给扎根这里的西北汉子年纪长了10岁。

  李强:我看起来像40,但其实比你看到的年龄要年轻一些,在我们这里工作的人要比内地同龄人大上十来岁。这边氧气不够,一动就喘,在这种条件下,精神是很值得提倡的。一位老部长来视察时说,你们就算在这里躺着,什么都不干都是一种贡献。

  倘若不是和工人们面对面,恐怕我们永远都体会不到老部长的这句话中所蕴含的那份带着苦涩的敬意。不远处,一条并不平坦的石子路通往的冷湖四号纪念碑,无声守候着曾经奋斗在这里的人们。

  半个世纪里,几代石油人在荒凉戈壁上燃烧生命,寻找石油。如今,冷湖油田,这座昔日辉煌的老油田,带着英雄迟暮的悲凉感和时代的迫切感,以每天10吨原油的产量继续“战斗”,而这10吨原油转化而成的3800升汽油,仅仅能保障几千多公里外的北京70几辆汽车一天的耗油。在寂静中,一丝丝对中国石油的担忧在脑海中回荡……

[责任编辑:单冠玉] 下一篇文章:中国留学生遭肢解案续:警方称找到其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