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扑克牌通缉令"黑桃K":遇到喜欢的人不敢表白

时间:2012-06-15 13:52:00作者:陆建銮 廖仕祺 廖俊斌新闻来源:广州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距离广州警方扑克牌通缉令中的“黑桃K”江树宝投案自首已有一周之久,昨日,记者眼前的江树宝精神奕奕。 

  6月4日上午,广州警方扑克通缉令中的“黑桃K ”江树宝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刑警大队投案自首。他曾因利益关系枪杀男子钟某洪后逃亡5年。这是广州警方颁布扑克牌通缉令2个月以来第3个投案自首的通缉犯。 

  昨日与记者的对话中,江树宝敞开心扉与记者详谈了逃亡5年的心路历程。谈起家中的父母,从小备受父母疼爱与呵护的他眼睛不自觉地红了起来,声音哽咽,“希望有生之年还能有机会孝顺他们。”

  

  谈起父母,江树宝眼睛红了。 黄澄锋 摄 

  说案发:当时只是想吓吓他 

  (许某因赌场纠纷与钟某洪产生了矛盾,纠集江树宝等人准备报复钟某洪。案发当晚,得知钟某洪在一个篮球场与人闲聊,许某带着江树宝等人乘面包车赶到篮球场,持铁锤、木棍追打钟某洪,江树宝持猎枪两次击中钟某洪的左小腿,当晚11 时钟某洪因枪击伤重致死。)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帮许某看场? 

  江树宝:案发的时候帮他看场看了两年,赌场生意好的时候,他每天会给我们每人两百元的报酬,不好的时候就一百元左右。 

  记者:你平时是一个胆大的人吗?为什么当晚会让你去开枪? 

  江树宝:不是,我们去了以后,老板就给了我一把猎枪,让我去吓吓钟某洪,我之前连猎枪都没见过,老板这样说,我就只能拿着枪去了。 

  记者:事发以后知道自己开枪打死人了吗? 

  江树宝:我不知道,当时只想开枪吓吓他,没想到结果会这么严重。 

  记者:事发以后,你第一时间去了哪儿? 

  江树宝:老板告诉我那人可能不行了,就给了我一万块钱,让我先避避风头,我回家冲了个凉,就拿着老板给的钱去了花都住在女朋友那里。 

  打短工维生:“怕做熟泄了底” 

  (此案的犯罪嫌疑人纷纷落网,但江树宝负案在逃。逃亡的近5年期间,江树宝先后逃到广东英德、韶关,湖南等地,靠打散工过日子,在饭店当过服务员、在洗车档帮人洗车等。) 

  记者: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开枪打死了人? 

  江树宝:事发5个月以后,我在电视上看到老板被抓了,才知道那个人死了。知道这件事后,那3天完全不能睡觉,后来从韶关逃到了英德。 

  记者:逃亡的时候,有没有刻意改变自己的形象? 

  江树宝:我特地去染了发,还去弄过一张假身份证。 

  记者:这5年会不会特别害怕看到警察? 

  江树宝:会的,远远地看到警察我就会转头走掉,坐车都只敢坐短途车,因为害怕要登记身份。住的地方也只敢租那种农民的空房子。 

  记者:靠做什么养活自己呢? 

  江树宝:去一些小吃店打散工,还去过汽车档给别人洗车,一个月的工资大概1800元左右。 

  记者:打工的时候怎么登记自己的身份? 

  江树宝:我去的都是那种很小的小吃店,老板一般也不会那么严格,如果他们问,我就说自己身份证丢了还没有补办好。打工的时候告诉那些老板的都是假名,而且我打的都是短工,最多做满两个月就走人。 

  记者:为什么都只做这么短时间? 

  江树宝:我怕做熟了泄了底,一起做工总会有人跟你聊天的嘛,别人问我以前的事情,我怎么跟他们说呢。平时做工的时候,我都不太敢跟工友讲话。 

  聊感情:不敢向喜欢的人敞开心扉 

  记者:逃亡的时候一直带着女朋友吗? 

  江树宝:没有,我们2008年年中就分手了。 

  记者:那后来有再交过新女朋友吗? 

  江树宝:没有那种正式的女朋友了,就是聊天的那种。 

  记者:会聊你的过去么? 

  江树宝:不会,我不敢向她们敞开心扉,所以时间长了有些人就会觉得我不真诚,两个人就很难发展下去了。这次回家看到两个哥哥都结了婚,其实我也想结婚,之前打工的时候,有个姑娘很喜欢我,可我根本就不敢跟她在一起,怕害了她。 

  说自首:一进看守所人就放松 

  (6月4日上午,江树宝在家人的陪同下,主动向白云警方投案自首,“逃了那么久,很辛苦,逃不下去了!”) 

  记者:之前有没有想过自首? 

  江树宝:有,可是不敢。我不懂法,但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我不知道自首以后会发生什么,感觉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里。 

  记者:为什么现在来自首? 

  江树宝:感觉自己逃不下去了,这5年来我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惊醒的时候全身都是汗,这5年我就没试过一个晚上是睡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我以前没有白头发的,现在两边全是白头发。再逃下去,我怕我会撑不住,会疯掉的。 

  记者:当时怎么跟家人说的? 

  江树宝:6月4日那天从湖南回家,家人看到我感觉都挺突然的,都来问我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妈妈跟我说警察来过家里两三次了,哥哥跟我说他看到一张通缉扑克牌上面有我的照片。我就跟他们说,我是回来自首的。 

  记者:他们支持你的决定吗? 

  江树宝:都很支持我的决定,我在家只待了几个钟头,哥哥就陪我去自首了。有他陪着,我心里会踏实一些。 

  记者:家里有几个孩子? 

  江树宝:三个,我是最小的,上面还有两个哥哥,父母从小就特别疼我,所以现在觉得特别对不起他们,只想早点进去,重新做人,还能有机会再孝顺他们。 

  记者:这几天在看守所生活如何? 

  江树宝:比在外面好多了,起码能吃饱睡好,在外面的时候都吃不饱饭。进去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放松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去那儿的第一天我就一觉睡到了天亮。

[责任编辑:杨晓] 上一篇文章: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郜银河涉嫌诈骗再次受审
下一篇文章:5名男子抢劫丰胸会所 搬走一车近50万丰胸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