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住房捐希望工程屡屡碰壁 做好事怎么这么难

时间:2012-06-14 08:16:00作者:王有佳新闻来源:人民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位老人,想把住房捐给希望工程,但历时一年多仍未能实现…… 

  一套房子的慈善之旅

   

  制图:张芳曼 

  【新闻背景】 

  2010年9月,上海市96岁的李清泉老人去世后,立下遗嘱将其一套101平方米的住房捐赠给希望工程,“用来资助需要帮助的孩子”。由于捐房并无先例,这套房子的慈善之旅已历时一年多,在诸多波折之后,目前这套爱心房产过户到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名下,并将于7月份进入拍卖程序,拍卖变现后将按老人遗愿在云南红河建两所爱心小学并设立专项基金。但由于楼市的起伏,原先估价400万元左右的房子,现在估价在260万元—290万元。 

  这套住房位于上海市徐汇区广元西路629号801室,因李清泉老人的爱心捐赠,它最近备受关注。兜兜转转一年多,它终于要按老人遗愿走完自己的慈善旅程了。李清泉的外甥——年近七旬的顾慰源感觉“心上的石头终于快落了地”。“虽然遇到诸多障碍,但这个简单而美好的愿望,最终还是要达成了。”顾慰源说,尽管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经历了很多波折,但这经历为解决今后的同类问题也算是提供了借鉴。 

  “做好事怎么这么难?” 

  爱心捐房却屡屡碰壁 

  “舅舅和舅妈从事教育工作一辈子,对于孩子,夫妇俩都有解不开的情缘。”顾慰源回忆说,老人去世后,他的遗嘱才被揭晓:“我去世后,除拿出1万元酬谢外甥顾慰源丧事之劳外,其余全部财产(包括动产和不动产)全部捐赠西南地区希望工程,作为该地区贫困孩子的教育费用。” 

  为完成老人心愿,2010年年底,顾慰源开始为捐房奔波。他上网查到了希望工程办公室地址,和妻子一起带上身份证、房产证、遗嘱去办手续,觉得应该也就是去“签个字”、“交房子”。 

  但是,在希望工程办公室,顾慰源却被告知,“这里只收现金,从来没有收过房子”,工作人员建议他,“因为老人已经过世,如果想要捐赠,应该先去公证处做遗嘱公证”。 

  于是,顾慰源与妻子又辗转来到公证处。工作人员听完情况介绍后,面露难色。请示完领导,让顾慰源留下联系方式回家等通知。四五天后,公证处的来电又一次让顾慰源感到失望,他们同样提供了建议:“这种情况,直接找民政局。” 

  碰了几次钉子,顾慰源夫妇感觉有些气馁。“做好事怎么这么难?”但是,为了舅舅的托付,他们再次到处寻找“信得过的政府部门”。 

  兜兜转转几个来回后,顾慰源来到了上海市徐汇区民政局。工作人员把他们带到慈善基金会徐汇分会,此时已是2011年4月了,他们遇到了热心的陈晨。 

  “说实话,基金会只收过现金和实物捐赠,遇到房产捐赠还真是头一遭,目前相关的慈善法规里,都没有明文规定如何操作。”虽然这次慈善基金会没有明确拒绝,但在此工作4年多的陈晨坦言“很棘手”。“困难在于,要成为贫困地区孩子的教育经费,首先要把房子变现。但因为遗嘱没有明确指定房产受赠者,在完成过户之前,慈善机构无权代替老人变卖房产。”陈晨说,当时知道捐赠手续有点复杂,但他也没想到会复杂到这个程度。 

  他所说的繁琐和复杂,体现在从那以后的一年间。 

  边沟通边打“擦边球” 

  房产捐赠无先例可循 

  踏上捐房的慈善之旅,第一步就是公证。虽然李清泉老人在遗嘱中注明“遗嘱由我亲手写下,无需公证”,但这并不具备法律效力。 

  首先,要鉴定这份遗嘱是由老人本人所立,需要一系列程序:登报公示、笔迹鉴定、遗嘱鉴定。按规定笔迹鉴定是“每字50元”,这份遗嘱鉴定下来至少得上万元。所幸鉴定中心负责人获悉老人的善举后很受感动,决定不收任何费用。其次,虽然老人没有子女,但是老人有12位兄弟姐妹。已经过世的,需要一一确认。在世的两位姐弟,一位在香港,一位在北京,也需要得到他们的书面认可。最后,还要核实老人多种个人信息。 

  经过多方努力,直到2011年底,公证手续终于全部完成。按照房产估价,公证共花费了5.8万元,这笔费用先由慈善基金会垫付。 

  公证完,第二步是过户。“按照规定,房屋过户涉及营业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契税、印花税等多个税种。如果房屋产权所有人已经去世,遗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无需缴纳营业税和个人所得税,但其它七七八八的税费加起来也很惊人。”陈晨说。 

  经过多方审查和协商,老人捐赠的房产属于“满5年普通房产”,可免征营业税、个人所得税。市慈善基金会属于非营利机构,企业所得税也可免征。对于契税问题,按照现行法律,如果把房子过户给社会团体做工作用房,可免税。在一次次的沟通下,税务部门“打了一次擦边球”。今年4月1日,房产顺利过户到市慈善基金会名下。 

  第三步——拍卖。按照正常程序,房产将于7月份进入拍卖程序。但是,另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由于楼市的起伏,原先估价400万元左右的房子,现在估价为260万元—290万元。 

  “关键是,还不知道这个价格能不能成交?”陈晨有些犹疑,毕竟,房产市场谁也无法预料。 

  幸好法律程序已经走到最后一步。房子变现后,按照老人遗愿,慈善基金会计划到云南红河建立两所爱心小学,以老夫妇俩的名字命名。其余资金将作为专项基金,用于资助学生和培训教师。 

  别让爱心“跑得太累” 

  公益捐赠流程需与时俱进 

  “等得心急”、“跑得太累”,一年多来,顾慰源和陈晨不约而同地发出如此感慨。“流程缩短,可以早些让捐助人如愿以偿,也可早让受助人得到帮助。对于像房产这样的不动产,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也可以减少价值流失风险,”陈晨坦言,对于捐助产生的费用,也应该制定政策法规,相应降低税费。 

  这套房子曲折的慈善之旅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5月底,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到徐汇区进行专题调研,捐赠案例所涉及的部门悉数参与探讨,多部门建议设立房产捐赠的简明流程。对于公证环节,市司法局则建议,“可按照1/3的标准来收”,或者“只收工本费”,关键是要明确公证管理流程。 

  “现在是房产,如果以后捐赠股权、期权、版权等资产,如何处理?”对此,我们相关的规定还很欠缺。为此,陈晨呼吁爱心人士如有相关善举应早做安排,比如可以事先与公益机构做沟通,制定规划。 

  随着社会的进步,市民的爱心捐赠将会越来越多。上海大学教授顾骏认为,公益机构具体接受捐赠时可能会遇到很多难处,但机构应当多体谅市民,为他们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建议,今后市民也可以像招投标一样来完成自己的心愿:哪个公益机构运作费用最低、成本越省就交给哪个机构去处理,以最大限度地实现捐赠者的意愿。 

  上海市慈善基金会表示,通过调研,他们也将组织相关专家研讨、制定系列措施,保障市民的善举不再难、不再烦,慈善爱心能落到实处。而对房产捐赠流程及房产捐赠涉及的问题也将一一明确,并对可能出现的新情况做进一步研究。在法律框架内,充分保证捐赠人利益。(记者 王有佳)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托举哥"参加楷模座谈会 刘云山关心其工作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