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评审腐败背后暗藏利益链 明码标价成显规则

时间:2012-05-17 08:12:00作者: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关注理由  

  近来,关于职称评审的丑闻频频爆出。事实上,职称评审的不正之风早就被举报过,但是一直以来,未被制止反而愈演愈烈,由过去隐秘交易发展成现在的公开规则,出现登门送礼成风、宾馆开房排队收钱等等乱象。可以说,职称评审的腐败已经严重影响了社会风气和学术界文明秩序,这种腐败现象已经到了非打不可、不得不打的地步了。 

  4月的“培训班传授职称外语考试作弊技巧”的舆论风波还未停息,进入5月,职称考试又再次搅起阵阵“旋风”: 

  武汉大学一名副教授因未评上“教授”职称,找评委会成员“干架”,网民“hold住斯文”的呼声还余音绕梁,“湖南高校教师职称评审评委公然索贿”的丑闻,再次使舆论哗然。 

  “职称评定中的明码标价早已成为了大家心知肚明的‘显规则’。”在北京一家医院工作的田凯(应被采访者要求为化名),同时还是北京一家医科大学的教授。这样的身份让他亲身经历了职称评定以及教学评定的不易。他向《法制日报》记者透露:“可以说,现在职称评定的不正之风,从硬件指标,申请科研课题要给课题评委送礼,发表论文要给学术期刊编辑、编委送礼,到了评审环节还要给评审评委送礼。” 

  田凯说,现在舆论主要抨击高校职称评定中的种种问题,“实际上,现在各个行业的职称评定过程中都存在很大问题,而且由于不正之风的存在已经导致了一部分‘高职(称)低能’的技术行业人群,由此也引发了很多十分严峻的现实问题”。 

  像一块抹着蜜糖的鸡肋 

  “职称就像是一块抹着蜜糖的鸡肋。”采访中,田凯的朋友贾梅用这样的比喻表达了她对职称考试的看法。 

  目前已从北京一家中型医院退休的贾梅,也曾是职称考试大军中的一员,说起自己评定高级职称的历程,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中专毕业,后来上了一个夜大,工作了十多年后也到了评定高级职称的阶段了。作为医生职业,评定职称需要年资、外语考试、论文以及最后的评审。英语考试我是连蒙带抄,论文也属于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写,只能四处托朋友和领导‘借论文’,然后再通过熟人找到期刊编辑‘送钱’完成论文的硬性指标。”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同单位因职称而上涨的工资额度不尽相同,一般月工资增加200元到700元不等。贾梅就告诉记者,按照一般医院的规定,工资是跟着职称走的,职称每提高一级,工资加千元左右,“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我们医院大家对职称考试都十分在意”。 

  据悉,除了医生外,教师也是职称考试非常热火的行业之一。 

  北京一位小学教师张清告诉记者,教师这行特别看重级别,刚毕业的大学生可以考“小学一级教师”级别,而几年之后如能评上“小高”,基本工资、每节课的收入都有提高;而在中学,教龄相同、级别不同的老师,待遇相差也较大。 

  既然职称与这么多的“好处”相关联,但论文、外语等关卡又难住了不少人,如何“突破”这些关卡就很有讲究了。《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在职称考试的背后,一条黑色利益链已经形成,论文的代写代发甚至到考试的替考,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获利的可能性。 

  “一项职称考试可谓是支撑着很多边缘产业的发展。”经历了3次职称考试,后来又曾经受人请托帮助朋友“通过”职称考试的田凯对于职称考试的利益链深有感触,“近年来由于国家有关方面对于职称考试的‘硬件’要求越来越高,环节增多了,其中不公正的规则也就逐渐增多了,职称评审的真正意图就渐渐地歪了。” 

  “近两三年,北京很多三甲医院在评职称的时候增加了硬性指标——科研项目的主要参与者。而这个科研项目给谁的大权又掌握在本单位以及科研项目的立项资助方手中。为了‘争夺’项目,新一轮的‘厮杀’又开始了。”田凯不无感慨地说。 

  对于其中存在的人为因素,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兼教育研究所所长秦惠民教授认为,这反映出我们社会在道德底线上的失守和在行使公权力的职务行为中对职务行为人的监管问题。以近期爆出的“湖南高校教师职称评审评委公然索贿”事件为例,就不仅是个体道德问题,应属于职务性犯罪,应该依法追究,绝不姑息。评职称是一种公权力的行使,不能把公权力私权化,把本应合法、合理、正当行使的公权力变成私下交易,这违背了公权力应合法合理、正当和规范行使的基本要求。

[责任编辑:齐磊] 上一篇文章:孟建柱:坚决打掉毒品犯罪分子嚣张气焰
下一篇文章:卡恩反诉性侵案女主角虚假指控并索赔1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