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沭阳检察官:封存犯罪记录 放飞“折翼天使”

时间:2012-05-09 08:08:00作者:徐杰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提交申请

  

  品行调查

  

  风险评估

  

  记录封存 

  漫画/姚雯

   

  4月24日,江苏省沭阳县检察院检察官将一份未成年人轻罪记录封存决定书交到小何手中。“我的一时冲动不仅给同学造成伤害,还严重影响到自己和父母的未来。感谢你们给了我一个改过自新和继续学习的机会!”得知自己故意伤害的“前科”被批准予以封存后,小何泪如泉涌。 

  新刑事诉讼法第一次明确规定了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而在新刑诉法出台前,对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工作的探索,江苏省沭阳县检察院早在2010年就已经开始了。 

  现实需要呼唤“封存” 

  “每个误入歧途的未成年人都是折翼天使,我们不能让他们从此失去飞翔的能力。”该院检察长刘俊祥认为,即使法院对未成年人从轻处罚,判决适用缓刑,犯罪记录仍将对他们今后的学习、生活产生重大影响。 

  近三年来,沭阳县检察院共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391人,占办案总人数的10%。未成年人刑满释放,带着“有犯罪前科”的标签走入社会后,升学、就业往往四处碰壁,容易产生自暴自弃心理,再次走上犯罪道路。2009年以来,沭阳县再次走上犯罪道路的28名青少年中,有26人是因为有犯罪记录后难以被社会接纳,从而接触不良人群,染上更多恶习。 

  2009年10月,在沭阳某中学读初三的小仲(化名)因盗窃同学的现金,被法院判决适用缓刑。经检察官努力协调,校方只对他进行了处分,没有将其开除。但因犯罪记录已进入档案,小仲在升学问题上遇到困难。他的成绩本来可以上重点高中,却因为存在“前科”而被拒之门外。无奈之下,小仲只能到邻县一所普通高中就读。从此,他认为自己再也摆脱不掉污点,开始抽烟喝酒,整天泡在网上,最终又因犯抢劫罪被判刑入狱。 

  2010年,沭阳县检察院多次与县综治委、法院、公安局、司法局、共青团委召开联席会议,专门就如何对待未成年人“前科”问题进行探讨,提出自己的意见。2011年初,《关于建立未成年人轻罪及违法记录密存制度的实施意见》正式出台,规定由沭阳县综治办、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等部门联合成立未成年人轻罪及违法记录封存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封存制度所涉“轻罪及违法记录”包括:未成年人因初次违法而受到治安处罚、劳动教养的违法记录;因初次犯罪、偶然犯罪、过失犯罪而被捕起诉或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单处罚金或免予刑事处罚的犯罪记录。 

  未成年人轻罪及违法记录封存包括申请、受理、考察、审批、送达、归档六个程序。涉罪未成年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可以申请轻罪记录封存。领导小组办公室受理申请后,认定符合条件的,应当启动轻罪记录封存程序,同时对犯罪未成年人设置3到6个月考察期。考察结束通过审批的,领导小组办公室要及时将申请材料、考察材料、审批表、证明材料等装订成卷,由相关部门加密保存,不予公开。 

  该制度施行以来,共有5名失足在校学生的“前科”被封存。 

  “五步工作法”应对质疑 

  “犯罪了却没有记录,那岂不是下次再犯也不碍事?!”公安民警小张担心地说。 

  同样对封存制度不理解的,还有被害人及其家属。盗窃案被害人小汤的妈妈就曾在一次公开审查会上向检察官提出疑问:“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们将他犯的事抹干净了,能保证他以后不再出去偷,不再危害社会?” 

  “有关部门和群众对轻罪记录封存表示疑虑是正常的,因为他们担心封存前科是对犯罪的一种容忍、纵容,而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规范制度、做出成效、赢得信任,确保整个封存过程公开、公平、公正。”刘俊祥解释说。 

  经过深入调研,该院提出未成年人轻罪记录封存“五步工作法”,即通过品行调查、风险评估、促成和解、封存考察、封存宣告五个步骤,实现制度运行的规范化。品行调查是案件办理的必经环节,通过与涉罪未成年人的家长、老师、邻居及其他关系人进行沟通,对涉罪未成年人的家庭背景、成长环境、平时表现、社会交往和犯罪原因进行深入研究。拟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承办人要根据犯罪嫌疑人的品行调查报告制作风险评估报告意见书,确认其人身危险性及社会改造可能性,并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社会各界人士进行评议。 

  风险评估完成后,该院把封存制度与刑事和解制度结合起来,在告知当事人轻罪记录封存的适用条件和标准的同时,积极开展捕前和解、诉前调解、检调对接等工作。在记录封存前的3至6个月考察期内,该院还会安排涉罪未成年人进行必要的社会公益劳动。 

  具体细节仍待完善 

  “这项制度还远没有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说起封存制度遇到的困难,刘俊祥提到了两点。一是程序繁琐;二是其重要性还并非广为人知。 

  《关于建立未成年人轻罪及违法记录密存制度的实施意见》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提出申请后,要填写封存考察审批表,然后拿到6个单位、部门的意见和印章。这套程序设置的初衷是体现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但实施起来却相当繁琐。对此,该院公诉部门一名检察官认为,“未成年人轻罪记录封存不需要多家单位出具意见,是法院判决的案件,由法院出具初步意见;是检察院附条件不起诉的案件,由检察院出具初步意见;社区矫正期间提出申请的,由司法局提供初步意见;是一般违法记录,由公安机关提供初步意见,最终都由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 

  轻罪记录封存可能影响失足未成年人的一生,但即使被赋予了提出封存申请的权利,仍有相当多的涉罪未成年人未提出申请。两年来,在沭阳县90余名符合申请条件的涉罪未成年人中,只有6人提出申请。“分析原因,一是封存制度是新鲜事物,未成年人及其亲属还不了解;二是涉罪未成年人还没有意识到封存对自己的重要性。”据该院检察官司迎松介绍,许多涉罪未成年人都是社会无业青年,觉得犯罪记录封存对他们没有影响。目前申请封存的未成年人都是在校生。 

  “我们需要加强对未成年人轻罪记录封存制度的宣传,增强未成年人自我维权意识,让这项制度惠及更多孩子。”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微博问检" 一年粉丝10万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