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建行爆炸案嫌犯王海剑:我现在特别恨自己

时间:2012-04-27 11:08:00作者:新闻来源:新华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图为落网后的王海剑

  王海剑落网的当天,本报(楚天都市报)记者与其有过短暂交流。该案公审前夕,记者通过警方、律师等与王海剑有过接触的人士多方了解,部分还原王海剑落网后的言行、反思与忏悔。

  据介绍,落网后的王海剑,没有了被抓时的疲惫和窘态,神态略显轻松。

  问:怎么会想到研制炸弹?

  王:几年前跟王伟一起玩时,他们说炸药来钱快,他们还自称跟大冶的矿山那边有关系,搞的炸药不愁卖不出去。我就想到自己研制赚钱。

  问:为什么又要去炸运钞车?

  王:2010年底,我研制成炸弹后,没想到公安查得严,三四个月也没卖出去。投入那么多,很不甘心。后来我们在网上看《硬汉二》的电影,里面有用遥控炸弹炸运钞车,震晕运钞员后抢钱箱。王伟说即使不炸银行,凭现在制造这么多炸弹,也够判重刑了。我觉得无路可走,就决定炸运钞车。

  问:你们几个人怎么分工?

  王:我负责爆炸的技术操作,因人数不够,我通过王伟又找到老乡王安安。先是决定搞一家金店,后来觉得抢金子换钱太麻烦,不如直接抢钞票。后来我们觉得王安安胆子太小,怕惹麻烦。去年8月底,我给了王安安3000元钱,他离开武汉去了广东。

  问:爆炸发生时你做了什么?

  王:我离爆炸点约有10米左右,当时漫天灰尘,我被气浪震了一下,没有受伤。我跑到押运员身边,问他怎么样,对方可能是耳朵震聋了,没有听到。我看到他手臂上还有血,就赶紧骑电动车跑了。

  问:想到爆炸的后果吗?

  王:我最初只想把押运员震晕,还减轻了药量。但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死了两个人。现在想起来,我要对受害人家属说声对不起,以死谢罪;如果能活着,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要赔偿对方。

  问:后悔做炸银行的事吗?

  王:(沉默半晌)我现在特别痛恨我自己,一根筋转不过来,干了这么大的坏事。当初要咨询点法律知识,也不至于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回想起来,真是走火入魔了,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我根本没想过要杀人,我连别人杀猪都不敢看,会躲得远远的。

  问:被关押的日子,怎么过的?

  王:早上6时30分起床做卫生,中午午休,下午看电视,晚上按时睡觉。大家都很照顾我,每天的饭菜都会匀一点给我吃。

  问:几年下来,你已存了10余万元,在村子里已算是很好的了,为何还要铤而走险?

  王:在武汉,辛苦干一年,能赚5万元。我存款最多时,达到了15万。实验炸弹花了我不少钱,就想尽快回本,鬼迷心窍了。

  问:有没有谈过女朋友?

  王:没有。朋友总说跟我介绍,我忙着研究炸弹了,没有时间理会,现在想谈也来不及了。

  问:想和来汉打工的农村青年说点什么?

  王:(沉默半晌)大城市的诱惑很多,别为了所谓的出人头地,想方设法去赚一些不该赚的钱,法律底线千万碰不得,我就是一个真实的例子。如果觉得无法在城市立足,千万不要硬撑,回农村也是不错的选择。脚踏实地把事情做好,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全国众多媒体申请旁听庭审

  记者昨日得知,武汉“12·1”爆炸大案庭审吸引全国媒体高度关注。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及外埠数十家媒体记者已云集武汉,等待庭审采访。

  按照武汉市中院安排,爆炸案将在该院面积最大的一号大法庭开审,能容纳旁听群众约300人。由于申请旁听的记者较多,法院将在现场发放旁听证,允许各家媒体记者限量进场。(荆楚网)

[责任编辑:杨柳] 下一篇文章:周立波域名纠纷案一审判决:归活着的周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