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奥金牌教练拒交奖金被停职续:称会坚持到底

时间:2012-03-02 04:02:00作者:范遥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中残联体育部出具的函件显示,打给汪成荣的149.91万元为教练员奖金。本报记者 范遥 摄

汪成荣身陷“幸福的烦恼”。

  本报西宁讯 (特派记者范遥)青海省体育工作一大队(以下简称青海体工一大队)最近一次向汪成荣发出通知是2月23日,要求汪成荣如实上报奖金数额的截止日期是2月29日。汪成荣说,对方如果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解释,他会坚持到底的。尽管青海省体育局局长冯建平表示,将公正、公开、客观地处理此事,但截至今晨0时30分,作为青海体工一大队的上级主管单位,青海省体育局仍没有具体回应。

  “我是代表国家参赛获奖”

  汪成荣说,昨日,体工一大队办公室主任打电话给他,说相关领导想找他谈一谈,他拒绝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谈。”

  针对青海体工一大队队长杨海宁的“其他教练也要交奖金”一说,汪成荣强调,他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不是代表青海省参加比赛得的奖金,我是中残联抽调、代表国家参加残奥会得的奖金。”

  被停职这件事,除妻子孙英杰外,汪成荣一直没敢和其他亲属说,但目前已掩盖不住。“我有3个姐姐在老家,老家那边有传言,说我被开除一定是因为没干好事。”汪成荣表示,自己不想把事情闹大。但他强调,如果对方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解释,他只能坚持下去,“目前我还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但已经这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们不太了解情况”

  据新华社报道,青海省体育局局长冯建平表示,将公正、公开、客观地处理此事。记者昨日下午5时致电青海省体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宋海平,他的回复是会在最短时间内做出情况说明,并在晚间向媒体公布。

  此后数小时,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宋海平及青海省体育局办公室值班人员,均未得到具体回应,对方的回答只是“再耐心等等吧”。被问及青海省体育局对此事的看法时,宋海平说:“我们也正在等体工队给我们递交书面材料,因为我们也不太了解情况,你们再等等吧,等我们把情况了解清楚,一定会向媒体公布的。”

  截至今晨0时30分,青海省体育局仍未对此事做出具体回应。

  ■ 普法

  青海体工一大队涉嫌滥用职权

  法律工作者郝劲松称汪成荣可依法维权

  本报讯 (记者范遥 实习生胡莹)就汪成荣拒交奖金被停职一事,法律工作者郝劲松认为,负责发放奖金的中残联对此事有确认的责任,青海体工一大队因汪成荣拒交奖金便给予停职,有滥用职权之嫌。

  郝劲松认为,奖金是否上交给青海体工一大队,须向发放奖金的中残联进行确认,“首先要弄清楚,这笔钱到底是奖励给汪成荣个人的还是他所在单位的。如果是奖励个人的,他的单位就无权干涉。”

  郝劲松指出,青海体工一大队如若要求汪成荣上交奖金,必须拿出相关法律凭据。谈及汪成荣停职一事,郝劲松认为,如果青海体工一大队认为该奖金非个人所得,可以通过正常法律程序起诉汪成荣,而不是动用公权将其停职,“停职的话,就涉嫌滥用职权了。”

  郝劲松表示,停职是一种行政处分,只有在工作中出现明显错误才会被停职。目前汪成荣与单位之间只是涉及奖金归属权的问题,“汪成荣可以就此提起诉讼,因为停职对其本人的工资及个人利益都带来了损失。”郝劲松说。

  ■ 解读

  孙英杰为丈夫鸣不平,称事情一定要解决

  执教国家队领双工资很正常

  本报西宁讯 (特派记者范遥)孙英杰为丈夫的前途感到担忧,“这些天他睡不好觉,这都两个多月不上班了,换谁也受不了。”她说,执教国家队领取双份工资是很正常的事。

  因为之前有过“讨薪”经历,孙英杰对丈夫的遭遇颇为愤慨,“接到停职通知那天,我当时就急了,这算怎么回事啊?我们运动员和教练员参加比赛,就没听说拿了金牌回来还要被停止工作的,讲不讲理啊?”

  据汪成荣介绍,他外调期间,除了有一年从青海体工一大队领取70%的工资外,其他时间都领取了全额工资。按杨海宁的说法,除149.91万元奖金外,汪成荣在借调期间还从中残联领取了补助,也没有按照上级要求予以说明,“这等于是拿着两份工资。”

  孙英杰对这一说法进行了反驳,“他们说汪成荣享受着国家队的补助,还要队里开工资,这是多正常的事啊,国家队教练员和运动员都是地方注册的,都有两份收入。我当时注册在火车头,训练在国家队,火车头发的工资,国家队也发补助啊。”

  孙英杰坚称这事没完,“事情一定要解决掉,我们拿金牌回来不仅没奖励,还要被分奖金,太不公平了。”

  ■ 短评快

  单位要钱请走“正门”

  149.91万元,对普通家庭来说,是一笔巨款。财富的孪生兄弟通常是烦恼,这个问题,汪成荣遇到了。

  在汪成荣提供的证据中,一份中残联发给青海省体育局的函特别值得注意,其中写道:“经中国残联研究决定,现下发第13届残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教练员奖金,你单位田径项目教练员汪成荣的奖金已经打入个人账号。”由此可以明确,此奖金为“教练员奖金”,149.91万元打入了汪的个人账号也顺理成章。函的结尾有这样的话:“请你单位报主要领导阅知,并备案。”中残联秘而不宣的要求与体工大队大张旗鼓要求汪上交奖金,“误差”依然在奖金归属上。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张敏珍教练和金帆教练都带队拿过残奥会金牌,他们所获的奖金,全部归个人所有。

  在中国体育界,奖金的分配,向来是一个敏感且易引发争端的问题。在诸多项目中,为解决争议,相关部门都会事先与运动员、教练员约定奖金分配方案,提前拟好细则。汪成荣自述未被告知存在这样的约定,青海体工一大队也没能出示这样的约定。他们逼迫汪成荣上交奖金的手段,为约谈、为停职、为连发4道通知。很像是没有奖金分配的“正门”,因而走的“旁门”,这样的讨要方式,是无法令人信服的。□艾国永

  ■ 后援

  金牌弟子力挺教练

  “教练立功反倒要分他的奖金,出人意料”

  本报西宁讯 (特派记者范遥)北京残奥会上,汪成荣的弟子张振和祁顺赢得3枚金牌,其他弟子也很争气,都进入了前8。如今,教练因为巨额奖金的归属问题被停职,金牌弟子张振和祁顺都站出来为教练鸣不平。

  2008年北京残奥会,汪成荣的弟子张振夺得男子5000米T11级金牌和男子1500米T11级金牌,祁顺夺得男子马拉松T12级金牌并打破世界纪录,何称恩夺得男子800米T36级的银牌,在男子1500米T46级比赛中获得第7名的秦宁,也打破了世界纪录。

  针对汪成荣奖金分配一事,张振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汪教练非常称职,我们拿到3金1银,他功不可没,贡献这么大,我还以为教练立了功,肯定有表彰升职什么的,没想到反而要分他的那份奖金,真是出人意料。我在体育圈这么久了,反正没听过这样的事。”

  祁顺也有类似看法,“青海方面做法欠妥,奖金既然是给教练员的,有什么理由分这笔钱呢?无故停了汪教练的工作,貌似是违反劳动法吧?这算不算是敲诈勒索呢?这不是一个机关单位能干出来的事儿。”

[责任编辑:刘博] 下一篇文章:山东“-1分考生”成绩恢复 政治6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