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机关制度创新 主动打开"监督之窗"

时间:2012-03-02 00:00:00作者:程振楠 沈义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2011年12月28日,重庆市检察院召开人民监督员换届选任大会,175位公民成为人民监督员。本报记者沈义摄

  刘锦兴是广州市花都区人大常委会新华街道工作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每个季度末,他都会走进花都区检察院参加“工作例会”,听取该院的工作通报,了解近期的检察工作和动态,而该院处理的一些职务犯罪案件,也会邀请他来监督。他是花都区检察院的人民监督员。

  人民监督员是中国司法改革的创新之举,概而言之,就是邀请人民群众代表对检察机关进行监督。检察机关的宪法定位是法律监督机关,但是谁来监督监督者?为了回应这一关切,最高人民检察院推出了人民监督员等加强外部监督的制度。

  由于没有现成的模式和经验可供参考,最高人民检察院带领各地检察机关充分发挥创新智慧,开始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

  主动打开“一扇窗”

  2003年8月,高检院主动向社会打开了一扇窗口——部署开展人民监督员制度试点工作。高检院正式下发《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侦查案件实行人民监督员制度的规定(试行)》,并决定在天津、四川、河北、内蒙古等10地检察机关开展试点。

  人民监督员制度设立的初衷是通过选任的公民有序参与的方式,重点强化对查办职务犯罪等工作的监督,在切实提高执法水平和办案质量的同时,有效促进检察队伍建设。这一制度被载入《2004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

  林万平案是福建省厦门市检察院试点人民监督员制度后监督的一起受贿拟作不起诉处理案。

  林万平系厦门市园林建筑工程公司原总经理。2002年,厦门市开元区检察院将林万平涉嫌贪污、受贿案移送厦门市检察院审查。

  2003年8月,开元区检察院将林万平涉嫌受贿7.5万元案提起公诉。但庭审中,几名证人全部推翻原来的证词。开元区检察院申请延期审理,并对翻证内容向部分证人作进一步询问。同年11月初,该案从法院撤回起诉后,厦门市检察院对该案拟作不起诉处理,并按程序提交人民监督员审查监督。

  5名人民监督员以3比2的多数意见认为拟作不起诉的意见不当,建议检察机关在补充证据后提起公诉。

  时任厦门市检察院检察长的林永星对人民监督员的表决意见和公诉部门的审查意见进行认真审查后,同意人民监督员的表决意见,立即提请检察委员会讨论,研究决定从市检察院抽调人员组成办案组对该案进行补充侦查。

  随着侦查的深入,人民监督员质疑的问题一一得到求证,引起林万平案一波三折的个中缘由也浮出水面。检察人员收集到了林万平挪用公款和收受一笔3万元钱款的新证据,查实了林万平家属曾劝说证人出庭作证时翻证的事实,还发现一名检察干警曾把案情透露给林万平的辩护律师,并从中收受贿赂的重要线索。

  2004年6月,法院重新受理并开庭审理被告人林万平涉嫌挪用公款、受贿案。而收受贿赂的检察干警也受到相应的处罚。

  这起案件的处理过程,充分体现了人民监督员制度的实体监督效能。

  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2004年7月5日,修订后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实行人民监督员制度的规定(试行)》出台。同年10月,高检院决定在全国检察机关开展人民监督员制度的试点。而后,人民监督员制度逐年深化,高检院又陆续制定下发了《关于人民监督员监督“五种情形”的实施规则(试行)》等文件,人民监督员监督范围进一步明确和拓宽。

  在实践中探索,在探索中创新。各地检察机关在试点工作中,不断发现问题,并创造性地解决问题,为人民监督员制度的不断完善贡献力量。

  人民监督员最初由本级检察院选任,这种方法利于操作,而且本地检察机关熟悉选任的人民监督员情况,便于协调本职工作与监督工作之间的时间分配。然而,随着试点工作的深入推进,这种选任方式暴露出一些弊端,“自己选人监督自己”,监督力度和监督效果势必会受到影响。

  为改变此种状况,2008年11月,重庆市检察院推出新举措,市院统一公开选任人民监督员:该院对选任的人民监督员建立数据库,并按人民监督员工作地或居住地所属分院辖区分为5个子库。市院在库中抽选人民监督员监督本院及分院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分院在各自子库中抽选人民监督员监督辖区基层院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

  重庆的试点为改进人民监督员的选任方式打开了一种可行的思路。

  根据权威统计数据,截至2010年9月,全国共有3137个检察院开展了人民监督员试点工作,占各级检察院总数的86.5%。各级试点检察院先后选任人民监督员3万多人次,其中,工人、农民、军人、企业职员和少数民族公民、妇女等各占一定比例,具有充分的广泛性、代表性和民主性。

[责任编辑:刘博] 上一篇文章:专家眼中的人民监督员制度
下一篇文章:没有资质竟敢上岗 四川新胜矿难7人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