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保尔"的两袖清风——河南郏县检察官马俊欣

时间:2012-02-23 00:00:00作者:戴佳 邱春艳 秦刚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当代保尔”的两袖清风

  ——河南省郏县检察院检察官马俊欣先进事迹系列报道之三

回到家中,马俊欣品尝到儿子马弘光做的晚餐,感到格外香甜。本报记者徐伯黎摄

  他是一棵松,严寒中,绿意盎然。他是一簇梅,霜雪中,风骨犹存。他有一种境界,“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

  为了看病,他卖掉了唯一的住房

  在这个家里,看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简易的桌椅、简易的书架、简易的壁橱,还有支撑着他在厅里活动的一套破旧而沉重的沙发。

  “只有尝尽生活的酸甜苦辣,才能理解人生百态,只要精神‘丰满’,生活必定多姿多彩。”面对生活的艰辛,马俊欣总这样告诉自己。

  因为肌肉萎缩,马俊欣的左手臂和左腿现在只有四五岁小孩般粗细。为了阻止肌肉萎缩,他每天坚持做康复训练的同时,每隔3个月就要到北京残疾人康复训练中心进行为期一周的系统康复检查和治疗,对肌肉进行按摩训练。

  一年四次来往北京看病,加上吃药,要花费2万多元,而马俊欣每月工资仅有1756元。为了看病,他卖掉了唯一的住房,在县城租房子住,现在唯一的财产,就是去世的老母亲在老家给他留下的三间旧瓦房。

  走进马俊欣的家,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局促和破旧。为了方便马俊欣的日常生活,家里所有的陈设都是按照他每日行动的轨迹摆放,这使得狭小的空间略显凌乱。在这个家里,看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简易的桌椅、简易的书架、简易的壁橱,还有支撑着他在厅里活动的一套破旧而沉重的沙发。

  马俊欣和儿子的房间阴冷而潮湿,冬季县城里没有供暖。为了省电,家里的电暖风只有在儿子感到冷时才会打开吹上一阵。电视机是前些年外甥送给他的,电脑是通过朋友关系花100元买的旧电脑。为了方便洗衣服,2008年,马俊欣终于攒够了2000元钱,买了一台洗衣机,这也是家中近几年添置的唯一一件新电器。

  然而,就是这个清贫、简陋的二人之家,却处处散发着温馨。墙上贴满了儿子马弘光9个学期的三好学生奖状以及从第一次临摹到现在的书法作品。客厅摆放着简易的篮球架,儿子打篮球时,马俊欣就在旁边帮他接球、传球,儿子每投进一个球,父子俩都要击掌欢呼。一张漆面斑驳的桌子上,有一个马弘光自己制作的四方形储钱罐。储钱罐的一面抄写了一副勉励自己的对联:“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这个储钱罐积攒了许多硬币,拿起来沉甸甸的。“有多少钱呢?”“都是大人给的零花钱,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没数过。”“存钱干什么用呢?”“存多了就可以给爸爸看病用了。”小弘光紧紧地把储钱罐抱在怀里,不假思索地回答。

  检察院的稿纸是公物,不能用

  “公私就得分明。公车只限于公用,私事用公车就应当交费。”

  “修整小树要趁早,教育孩子要从小。应该教育孩子从小守规矩,培养他遵纪守法的好习惯。”平日里,马俊欣与同事们聊起孩子的教育问题,总会这样说。

  有一次,小弘光对马俊欣说:“爸爸,不少同学都用家长从单位带回来的稿纸做练习,你也给我弄点儿呗?”

  听到儿子的话,马俊欣说:“你用过的中字本翻过来一样能演算题。你不要管别人怎么做,检察院的稿纸是公物,你不能用。公家的便宜不能占,你要做一个公私分明的好学生。”

  小弘光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2011年10月的一个星期天,小弘光陪爸爸来单位加班。在办公室里,马俊欣与儿子对坐在两张办公桌前,一老一少,一个加班评查案卷,一个写作业。写着写着,小弘光告诉爸爸水笔芯没笔水了。

  马俊欣从办公桌的笔筒里拿出一支笔,试探性地对儿子说:“我这根笔送给你吧?”

  小弘光说:“爸,别装了,我记住您的话了,公家的便宜不能占,我这就去买一支。”

  顿时,父子俩大笑起来。在同事眼里,马俊欣把“公家”和“私人”分得很清,大家都知道他有“公家的便宜不能占”的家规。

  1995年冬季的一个夜晚,寒气袭人。马俊欣经过三天两夜的努力,终于把7000多字的材料誊写完。一身疲惫的他不好意思地说:“保亮,麻烦你送我回一趟老家吧?”同事陈保亮二话不说,把马俊欣扶上摩托车向郏县冢头镇驶去。

  陈保亮知道,马俊欣的身体致残后,他母亲在没人处不知掉了多少眼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这也让马俊欣的心中更多了一份对母亲的牵挂。两个多月来,因为工作实在太忙,马俊欣没有时间回老家看望母亲。他只能把这份对亲人的思念深埋在心底,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在家待了一个多小时后,马俊欣便被母亲和哥哥扶着走出家门。马俊欣和哥哥耳语了几句,哥哥点点头也坐上了摩托车。

  行至镇加油站时,马俊欣硬是叫陈保亮停下来,让哥哥加了20元钱的油,才返回家去。

  陈保亮钦佩地说:“俊欣,我算服了你,你可真够认真的!20元钱的油能从县城跑冢头镇几个来回。”

  马俊欣答道:“公私就得分明。公车只限于公用,私事用公车就应当交费。”

  没有预算,儿子的自行车没买成

  “我每月都有工资,把国家对残疾人的补助发给更需要的人吧!”

  25年来,马俊欣在郏县检察院先后担任办公室、研究室、业务监管中心等部门领导,但他从来没有主动争取过任何职务,都是院党组为了加强这些方面的力量,做工作让他勇挑重担的。每当科室工作步入正常轨道之后,马俊欣都会主动退下来,让新同志来担任。

  历次民主测评和优秀检察官、优秀共产党员评选,马俊欣的票数总是名列前茅。但他面对名利和荣誉,总是能推就推、能让就让,名与利似乎离他很远很远。

  当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时,马俊欣总是微笑着说:“我的工作没法和同事们相比。因为我身体不好,工作中大家都照顾我,只要我还能工作,还能帮点忙,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郏县检察院检察长徐遂根说:“马俊欣不仅在工作中不计名利,也从来没有因为生活困难要求组织帮助,即使是每年院工会为他发放困难职工补助,他也婉言谢绝。”

  听说马俊欣的事迹后,郏县残疾人联合会专门到郏县检察院为马俊欣办理残疾人证,希望发放一些补助,帮助他解决一些实际问题。然而,马俊欣却对前来的工作人员说,“我每月都有工资,把国家对残疾人的补助发给更需要的人吧!”

  2011年9月,马俊欣应母校山东大学的邀请,向学校的老师、同学和师弟师妹们讲述自己的故事。事迹报告会结束后,马俊欣向母校捐款1000元,他说:“这点钱只是为了表达我的一点心意,一个学子对母校和老师的感恩、一个残疾人对健康学生的情谊。”

  也许是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马俊欣的儿子马弘光也非常有爱心。2008年5月,马俊欣和儿子一起观看有关汶川地震的新闻报道,当看到电视里的凄惨画面,小弘光对马俊欣说:“爸爸,灾区的人太惨了,咱们怎么才能帮助他们呢?”马俊欣告诉小弘光说:“我们单位和你的学校组织捐款的时候,咱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积极捐款就能帮助他们。”

  几天后,马弘光就把储钱罐里的23块6毛钱倒了出来,全部捐给了地震灾区。

  更小的时候,还不懂事的小弘光常常问马俊欣:“爸爸,咱们什么时候也买辆车?买辆车我开着,带你出去玩。”

  “好多次,我都梦见自己的身体好了,骑着马或开着车带着儿子奔驰在草原上或公路上。”多少次午夜梦回,马俊欣都泪水沾襟。

  今年春节前夕,马弘光学会了骑自行车,他很想有一辆自行车,无论是推还是骑都能方便带着爸爸出去。但马俊欣无法满足儿子的愿望,因为之前他没有把这个支出预算在二人的生活费用中。当许多人提出要为小弘光买一辆自行车时,马俊欣还是拒绝了。

[责任编辑:单冠玉] 下一篇文章:检察日报:准确把握教育实践活动的目标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