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意诈骗医保基金 不料造假病历"撞衫"露馅儿

时间:2012-02-16 07:59:00作者:屠春技 王挺立 岑瑾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清风”的人。“清风”说,有个赚钱的门道,只要找几个有医保卡的人一起骗取医疗补偿金,就可以轻松赚钱。 

  骗保:造假病历“撞衫”露馅儿 

  

  检察官向医疗保障中心的工作人员了解有关情况 

  2010年12月19日,浙江省慈溪市城乡居民医疗保障管理中心工作人员与往日一样,开始审核一单市外住院结报材料。工作人员在审核时觉得一个患者的姓名十分熟悉,印象中不久前办理过一例结报手续,再一细看,发现记载的病因等内容竟然也一样。 

  工作人员急忙翻查资料,找出了一份审查完毕的资料,一比对,几乎完全一样。意识到问题严重,工作人员马上向医疗保障管理中心主任汇报。管理中心确认这是一起医保诈骗行为之后,向公安机关报了案。正是从这一天起,这起44人参与的医保诈骗大案渐渐浮出水面。 

  2011年10月至11月,随着有关人员相继落网,伸向医保基金的黑手被斩断。2011年10月18日至11月24日,慈溪市法院依法对徐林岳等44人参与的医保诈骗大案作出判决:徐林岳因诈骗220余万元,数额特别巨大,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万元;对本案中其他同案人员均作出有罪判决。 

  以利为饵,织就诈骗大网 

  这张诈骗医疗补偿金的网络,是从网上聊天开始编织的。 

  徐林岳是这个诈骗案的关键人物。2010年6月,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清风”的人。9月初的一天,“清风”对徐林岳说,有个赚钱的门道,只要找几个有医保卡的人一起骗取医疗补偿金,就可以轻松赚钱,此后两人敲定了行骗成功后的分赃办法。 

  徐林岳马上在QQ群里物色合谋诈骗对象。 

  9月中旬,一个网名叫“鸳鸯”的女子向徐提供了一张医保卡的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等详细信息,徐即把这些信息转发给“清风”。几天之后,“清风”就发来了一整套伪造的住院医药费发票、住院药品费用明细清单、出院小结等报销资料。这时“鸳鸯”告诉徐林岳:医保卡持有人是QQ群里阿峰的妈妈,徐林岳就找到阿峰一起到该市城乡居民医疗保障管理中心结报服务点办理报销手续,骗到手医疗补偿金1.2万元。按照约定比例,给了阿峰5000元,余款徐与“清风”一起瓜分了。 

  眼见这钱来得容易,徐林岳开始寻找更多的人合谋诈骗。一是在QQ群里发动网友提供医保卡信息;二是让其亲戚也加入到合谋骗取医疗补偿金的行列中。一张骗取医疗补偿金的大网就此张开。 

  在短短4个月期间,就有44人参与到骗保中,涉及医保卡80余张,骗得医疗补偿金200余万元。 

  坐地分赃,争相大赚快钱 

  徐林岳等人合谋诈骗医疗补偿金,得手后按四六分成比例进行分赃,即持卡人一方得40%,提供伪造住院费用票据的一方占60%。虽然持卡人一方只拿了“小头”,但想到只要提供医保卡信息,拿钱容易,还“很安全”,很多人还是觉得很划算。 

  蒋旭平就是其中一个,仅她一人用于合谋诈骗的医保卡就有23张。2010年9月至11月间,蒋旭平与杨俊等人合谋,用本人或借用他人的农村医疗保险卡及身份证,先后向该市城乡居民医疗保障管理中心结报服务点报销住院费,骗得医疗补偿金50余万元。蒋旭平当初一听只要借借卡、跑跑腿就能赚几千块钱的“介绍费”,马上心动了,所以她跑得特别勤。 

  这种跑跑腿就能赚钱的“好事”很容易上瘾。马方根也是其中一个。马方根第一次合谋诈骗,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用的是他老婆的医保卡。没想到几天后就拿到了6000元钱,上家说4000元给持卡人,2000元是给他的“介绍费”。这让马方根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然而钱还没焐热,横生枝节,结报服务点打来电话说,少了一份出院小结,不能报销,要他退钱。马方根马上与上家联系,上家说那就退钱吧。马不想退,他就找上家要求补一份出院小结。资料补齐后再去办手续,结果又多报了2000元,马方根分到了1000元。之后,马方根赚“介绍费”就上了瘾,前后借卡7张,共骗得医保补偿金17万余元。 

  单线联系,疯狂造假敛财 

  说起来,徐林岳最终是被几个诈骗合谋人扭送归案的。案发后同案的冯雪丹等人被公安机关传唤,他们把怒火指向了徐林岳,因为徐林岳一再保证很安全,现在出了事当然不能让他跑了。冯雪丹等人商量好,打电话把徐林岳约了出来,骗到车上控制住,其中一人下车报警将徐抓获。随后合谋诈骗的一干人等陆续到案,交代了诈骗行径,并积极退还赃款。 

  而当初,正是发财的念头让他们上了徐林岳的“船”。 

  徐林岳最初还要自己寻找卡源,几次诈骗成功后,“赚钱效应”开始起作用了。他已不用再四处找卡了,只要通几个电话,就能实施诈骗行为。为什么徐林岳是诈骗大案的关键人物?这是因为他有“清风”这个资源。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清风”(负案在逃)提供了整套行骗“行头”,包括住院费用清单、住院医药费专用收据联、出院小结等资料。这些资料都经由徐林岳交到诈骗合谋人手中。 

  在短短的4个月间,徐林岳等人骗得医保补偿金220余万元。为何如此疯狂炮制的诈骗行为都一一得逞?为何他们的诈骗“生意”畅行无阻呢? 

  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人心贪婪。在徐林岳等找人合谋诈骗过程中,几乎无人拒绝。仅有的那么几个拒绝的:不是嫌所分赃款太少,就是碍于情面出借了医保卡但没拿钱。二是伪造的发票逼真。涉案的假发票都是上海几家医保定点医院的,这些医院与当地城乡居民医疗保障管理中心没有紧密的联系,查证发票真实性比较困难。另外,当地有到上海求医的传统,持上海医保定点医院发票报销也没有引起怀疑。三是管理制度存在漏洞。鉴于统一到城乡居民医疗保障管理中心报销住院费用给群众造成很大不便,在各镇(街道)卫生院设立了结报服务点,方便群众办理住院费用报销手续;同时,考虑到相当一部分农村人口年龄较大,经常要来回跑好几趟才能补齐手续,管理中心精简了报销手续和所需提供的资料。这样一来确实为群众带来了便利,但是也给不法分子留下了骗取医疗补偿金的可乘之机。 

  2011年3月至12月,慈溪市共办理诈骗医保基金犯罪案件12件69人,诈骗医保基金200余万元,涉案金额巨大。诈骗所使用的医保证件涉及全市20个镇(街道)的村民(居民)共125人。 

[责任编辑:于潇] 下一篇文章:药盒成假药制造关键 保洁员竟成药盒交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