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从大海捞针到有的放矢 浙江宁波:自主研发"N+1"监督系统

时间:2021-06-23 07:58:00作者:蔡俊杰 汪培伟 吴旻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从大海捞针到有的放矢—— 

  宁波有个“N+1” 

  (题图:宁波市海曙区检察院检察官使用“N+1”检察监督系统筛查虚假诉讼案件线索。朱亦忻摄) 

  2020年11月,慈溪市检察院就公民个人诉讼代理情况开展调查核实工作。陈莹莹 摄 

  2021年1月,宁波市镇海区检察院民事检察部门办案人员对案件相关人苏某进行询问,就冒用他人名义进行移动微法院操作的有关情况调查取证。徐婕 摄 

  2020年6月,浙江省宁波市检察院自主研发了一套“N+1”检察监督系统。运行一年来,该系统对民事检察监督工作助力明显:全市检察机关共受理各类民事监督案件2432件,同比增加近3.35倍,创历史新高。 

  “这些案件线索你们是怎么发现的?”近日,当浙江省宁波市检察院民事检察部门检察官送达一份部分法院对公民代理资格审查存在漏洞的检察建议时,一些法院的工作人员好奇地问道。承办检察官笑言:“因为我们的‘小助手’很给力。” 

  2020年6月,宁波市检察院自主研发的“N+1”检察监督系统(以下简称系统)在试运行后正式上线。通过深度运用“大数据”技术,该系统将本地法院刑事、民事、行政生效裁判文书120余万份收录数据库,通过关键词组合创设具体应用场景,准确检索、定位、归类、整理符合应用场景条件的批类案件。办案人员只需要稍加分析,就能判断相关案件是否需要监督纠正,真正实现了民事检察监督可触可感。 

  “N+1”登台 

  “坐等靠”落幕 

  “‘N+1’检察监督系统的‘N’是代表法院所办理的民事诉讼案件,‘1’是指审判人员在民事诉讼中存在的违法行为(或者指我们检察机关依法可以进行法律监督的案件)。比如,之前我们把民事检察监督比喻成大海捞针,要从海量的案件中寻找监督线索,而这个系统让我们做到了有的放矢,将海量的案件范围大大缩小为人工可识别的案件数量。同时,合理创设的应用场景也让我们能更加精准定位可疑的案件线索,‘坐、等、靠’的传统办案方式被彻底颠覆。”聊到该系统应用前后民事检察工作的变化时,分管民事检察工作的宁波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黄贤宏告诉记者。 

  宁波市两级检察机关应用该系统的效果是明显的:2020年全市检察机关共受理各类民事监督案件2432件,同比增加近3.35倍。其中,受理民事生效裁判结果监督案件754件,同比增加7.4%;受理民事执行监督案件919件,同比增加339.7%;受理民事审判程序违法监督案件759件,同比也大幅度增长。 

  “数据库只是一个前提,而让这个系统发挥作用的关键是合理创设的具体应用场景。”谈到该系统的核心时,黄贤宏介绍道。 

  应用场景1 

  比对信息,发现虚假诉讼线索 

  2019年,随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深入开展,“套路贷”逐渐进入公众视野,也成为执法、司法机关重点打击的对象。作为刑事打击的重点违法犯罪行为,与民事检察监督的虚假诉讼是否存在关联? 

  2020年3月,宁波市检察院民事检察部门收到刑事检察部门反馈的金某俊“套路贷”恶势力犯罪集团涉虚假诉讼线索:2017年4月,金某俊在朱某不知情的情况下,手持朱某出具的3万元借条向法院提起诉讼。胜诉后,金某俊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朱某银行存款被法院强制扣划。后查明,朱某实际向金某俊借款仅1.2万元,且已归还部分金额,但金某俊仍以3万元借条提起诉讼。 

  “这起案件就是典型的‘套路贷’虚假诉讼案,当时,我们就用金某俊恶势力犯罪集团这些人的身份信息、债务纠纷为关键词创设了一个场景,与系统数据库里的民事案件裁判文书进行比对,最后我们认定金某俊等人向法院提起虚假民事诉讼共计45件,涉及金额130万元。”宁波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主任周瑾宇介绍说。 

  这只是个开始。随后,宁波市检察院组织了市县两级检察院民事检察业务骨干一起研究“套路贷”刑事案件与虚假诉讼之间的关系。他们发现,一般情况下,涉及非法拘禁、诈骗等犯罪行为刑事判决书的被告人如果与民事生效裁判的原告为同一人的,则虚假诉讼的可能性较大。 

  “于是,我们进一步完善了原来为金某俊案创设的场景,加入了非法拘禁、诈骗等其他关键词,然后我们通过系统进行检索,最终成功在海量的案件中定位出涉黑涉恶人员提起的虚假民事诉讼线索174条。”周瑾宇告诉记者,“后续我们把这些线索按管辖分发给了各个基层院,效果是实实在在的,一大批相关民事裁判得到纠正。” 

  应用场景2 

  描画群像,识别违法公民代理 

  “每当有人问我这些违法开展公民代理的人你们是怎么发现的,我都会半开玩笑和他们说,因为这些人长得都很像。”周瑾宇笑着说。 

  2020年7月,沈某向宁波市检察院控告称,他之前在其他法院作为诉讼代理人都没有遇到任何障碍,除了某基层法院。他认为该基层法院违法剥夺其代理人资格,请求检察机关对法院违法行为予以监督纠正。 

  宁波市检察院经过认真审查后认为,根据相关规定,沈某确实不具备担任诉讼代理人的资格,某基层法院禁止他以代理人身份参加诉讼并无不当。 

  沈某称其之前一直可以在其他法院从事诉讼代理这事却引起了检察人员的注意。这是不是间接说明其他法院对公民代理资格审查存在漏洞? 

  “实务中,有些人以无偿为名行收费之实,利用一些法院对代理人资格审查不严的漏洞,违法参与诉讼代理活动,扰乱了正常的司法秩序。民事检察部门对民事审判程序是否合法负有监督职责,应当对沈某反映的问题线索进行排查,确定辖区其他法院是否存在诉讼代理人资格审查不严格、不规范的情况。”周瑾宇说。 

  但是,难题来了,公民代理是个模糊的概念,裁判文书中代理人身份五花八门,如何排查? 

  “一方面,联系我院的技术人员对系统升级,将非格式化的裁判文书转化为可计算的格式化数据,然后设计精准的字符串匹配模式,利用正则表达技术,在文本中精确定位和抓取特定信息。另一方面,组织我院的骨干力量给违规公民代理画了个‘群像’,一个是身份表述模糊或者笼统,还一个就是在特定地区代理过较多诉讼监督案件。” 

  场景创设后,该院通过系统查明沈某作为诉讼代理人的案件有百余件,遍布中级法院和辖区内各基层法院。之后,通过进一步数据检索,共计发现公民违规代理诉讼案件线索66人1562条,后交由各个基层检察院核查,查明全市有270多起民事诉讼案件中的公民代理不符合法律规定。针对上述违法情形,宁波检察机关依法向各法院发出检察建议,建议法院在办案中严格按照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加强公民代理审查力度。 

  “民事诉讼活动中的公民代理对于高效开展民事审判活动和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有着重要作用。通过检察机关的监督,我们也更清醒地认识到,规范公民代理行为才能更好地打造健康有序的法律服务市场。”宁波市中级法院收到宁波市检察院的检察建议后,认为建议书对规范公民代理有很好的参考价值。根据该建议,法院已开展关于公民代理审核工作基本做法的调研,研究制定相关规定,细化工作要点,尤其是针对借公民代理名义进行隐性收费代理的人建立黑名单制度。 

  此外,宁波市镇海区检察院也根据系统发现的线索查明10余起民事诉讼案件中存在诉讼代理人被羁押而不具备诉讼代理人资格的案件线索。同时还发现,有人甚至通过移动微法院平台冒名进行调解等诉讼活动的情形。于是,该院向该区法院发出检察建议,督促纠正审判活动中诉讼代理人资格审查以及移动微法院使用人员的身份核查问题,杜绝代理人因刑事案件被限制人身自由而由他人冒名进行民事诉讼的情况发生。该区法院收到检察建议后,高度重视,认真研究并予以采纳,向该批案件的原审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追认。 

  应用场景3 

  检索排查,促破产案规范执行 

  “对于我们民事检察干警来说,‘N+1’检察监督系统已然成为了最佳‘办案助手’。”宁波市江北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吴群慧有感而发。 

  江北区检察院在办案过程中发现,法院受理的破产案件数量逐年增多。因为被执行人公司无力清偿所有债务,或者被执行人公司的动产和不动产都需要拍卖、变卖,破产案件办理的周期相对较长,因此,以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大多在公司被宣告破产前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结案。被执行人公司被法院宣告破产后,根据法律规定,相关执行案件均应终结执行,因此原来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结案的案件依法应当变更结案方式为终结执行。“我们发现法院大多并未依法变更。而结案方式不同涉及执行程序是否继续、对相关当事人的执行措施是否需要解除等等。”吴群慧告诉记者。 

  为此,江北区检察院创设了以“被执行人×××公司”“裁定”“宣告破产”为关键词的应用场景,随后,通过系统进行检索,发现该区法院有30多起执行案件存在该情形。于是,该院依法向法院发出检察建议督促纠正的同时,将该应用场景上报宁波市检察院,建议在全市范围内检索排查。目前,全市已有146件执行案件得以纠正。 

  出台规范 

  应用场景不断丰富 

  据了解,目前,宁波检察机关已为系统确定了10多个基础应用场景。运行一年来,该系统对民事检察监督工作的助力明显,取得双赢多赢共赢的法律监督效果:促进了法院进一步依法依规行使审判权、执行权;促成法院就公民代理资格审查进行技术研发,进而实现常态化监测;督促司法行政部门就法检离职人员律师执业建立专门名单库,与检法两部门建立信息共享对接。 

  “我们相信,下一步随着民事检察实践的发展,相关应用场景将不断丰富完善。”黄贤宏告诉记者,“为此,我们将应用场景检索规范化这个事情提上了日程。” 

  据介绍,宁波市检察院专门制定了《关于民事诉讼类案检察监督工作的暂行规定(试行)》,明确规范了系统应用场景创设的程序,监督案件线索的管理、调查和核实办法,同时要求及时总结民事诉讼类案监督工作经验,加强对典型案例的分析和研判,确保系统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切实将民事检察制度优势精准转化为司法治理效能,进而取得更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版式设计:任梦媛) 

  以数字化改革赋能民事法律监督 

  □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叶伟忠 

  进入新发展阶段,一方面是民事诉讼和执行活动在原有体量巨大的情况下,仍增长迅速,人民群众对民事法律监督的需求强烈。另一方面却是检察机关面临着民事检察监督案件线索匮乏、获取线索办法不多、监督能力不足的实际困难。 

  为尽快补齐民事检察短板,宁波市检察院积极开拓思路,深度运用“大数据”技术,充分发挥数字赋能增效作用,将当前人工抽查式的检察监督模式转变为智能发现模式,利用技术手段补强民事检察案件线索发现能力,自主研发了“N+1”检察监督系统,通过关键词组合创设合理的应用场景,准确检索、定位、归类、整理符合应用场景条件的批类案件,推进民事诉讼类案监督机制落地见效,真正做到让民事检察监督可触可感。 

  “N+1”检察监督系统功能基本涵盖了民事检察的全部职能范围,其作用不只体现在日常办案中,更多地体现了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思维和方法的革新,是我们充分运用数字赋能手段发挥检察监督的主动性和能动性的一个有益尝试,是我们民事检察干警的好帮手。该系统自去年运行以来,全市受理各类民事监督案件同比增加近3.35倍,创历史新高。此外,“N+1”检察监督系统设计中更加突出了检察官的主体作用,让智慧检察产品真正实用、好用,充分体现了现代科技为人服务的宗旨。 

  数字检察的终极目标是将技术理性转化为制度理性,通过数字赋能推动检察办案、监督、服务、管理等方式方法得到显著提升。下一步,宁波检察机关将牢牢抓住“法律监督模式系统性变革、激发数字检察内生动力、建设检察业务各领域各环节数字化重点应用”三个关键,把场景应用作为数字化改革的核心内容,以实现检察监督办案模式的根本变革为出发点,推进检察监督机制转变、制度重塑、流程再造,努力在推进执法司法信息共享上率先突破,在实现数字赋能法律监督上率先成势。同时,突出供给侧导向,以服务办案监督为核心,以基层一线为重点,精准把握检察业务需求,促进技术与业务双向畅通,最终实现“为检察办案减负、为法律监督加分、为群众办事省心”。

[责任编辑:杨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