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清扫城市管理腐败乱象:量身定制招标书 设租寻租谋私利

时间:2021-04-16 08:07:00作者:管筱璞新闻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量身定制招标书 设租寻租谋私利 

   清扫城市管理腐败乱象 

  前不久,天津市滨海新区原环境保护和市容市政管理局环境卫生管理处处长宋玉有因贪腐一审获刑11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宋玉有利用其负责滨海新区市容市貌,户外广告管理,环卫车辆采购、验收、付款,农村垃圾收集,运输项目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向他人索要或非法收受他人钱款,总计407万元。此外,他还借故向下属单位索要好处费,借采买职工慰问品收受回扣,共计83万元作为账外资金交他人保管,自己再从中私分。

  市容市貌代表城市形象,关乎市民日常生活,城市管理领域各项工作因而备受关注。近年来,各地查处了一批相关案例,有的借环卫设备采购牟利,不惜为供应商量身定制标书,有的借向上级申请经费找下级索要好处费,还有的利用广告位经营、垃圾清运合同、绿化项目、建设工程设租寻租。

  任性膨胀,“塘汉港”都是自己说了算 

  2009年5月,宋玉有从天津市汉沽区茶淀镇武装部调到该区市容环境管理委员会任副主任。就在当年,塘沽、汉沽、大港三地合并为滨海新区,宋玉有被任命为滨海新区环境保护和市容市政管理局环境卫生管理处副处长,一年后被提拔为处长。2015年5月机构改革后,他转任滨海新区环境局环境卫生管理处处长。

  2019年接受审查调查期间,宋玉有向天津市滨海新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坦言:“升为处长后,一下就有点膨胀了。毕竟从汉沽这么一个小地方出来,现在这塘(沽)、汉(沽)、(大)港,都是自己说了算。”

  环卫设备看似不起眼,却价值不菲。像洗扫车、压缩式垃圾车之类的大件设备,往往批量采购,单次金额就达几千万元。据了解,宋玉有所在的环境卫生管理处,长期负责全区的环卫设备采购工作。他也就成为了一些供应商竞相拉拢、围猎的对象。

  据滨海新区纪委常委、监委委员崔笑飞介绍,一些供应商经常找宋玉有吃饭喝酒“沟通感情”,“推杯换盏中,供应商会提出一些要求,宋玉有当时并不立即答复。”

  这种沉默或是不表态,无非是想攫取更多的利益。宋玉有的想法很简单,供应商有求于自己,只要用手中的职权满足供应商的要求,供应商是不会举报自己的。他渐渐有恃无恐,无论是送上门的礼金、有价卡券、礼品,还是吃饭、上歌厅、洗桑拿等招待邀请,一律来者不拒。

  定制招标书,“加塞儿”拿尾款,感谢费到位便一路绿灯 

  在日益密切的接触中,眼见商人们赚钱容易、出手阔绰,宋玉有内心渐生不平,“凭什么别人就有那么多钱?我堂堂一个‘大’处长,管着整个新区的环境卫生,怎么就不如别人了?”

  于是,宋玉有开始利用权力为自己寻求更丰厚的“回报”。滨海新区的环卫设备采购需要经过全市的公开招投标,所需设备的参数都要提前上报。而企业生产设备越接近这个参数,中标的可能性就越大。

  宋玉有盯住“上报”这个环节,动起了歪脑筋。滨海新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介绍:“他会事先让供应商提供产品参数,再为其量身定制招标书,帮助这些供应商顺利中标。”

  “忙”当然不是白帮,每次帮助供应商中标后,宋玉有都会得到一笔不小的“感谢费”。如2015年至2017年期间,烟台海德公司中标滨海新区环境局环卫设备采购项目后,宋玉有接受该公司天津分公司总经理孙某请托,为其在车辆采购、验收及购车款支付等方面提供帮助,在2017年下半年收受其给予的现金30万元。

  据了解,滨海新区环境局于2015年启动更新采购环卫园林作业车的计划,总计采购150辆车,涉及新区财政资金的有120辆,中标价格合计7059.4万元。2017年该区环境局经招标采购20辆除雪车、25辆压缩车,采购资金为1208.6万元。多家企业为获得帮助向宋玉有行贿,最高达70万元。

  所谓“感谢费”,并不仅仅是为了帮助中标,之后的事情也要“一路绿灯”关照好。滨海新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解释道:“如果给了好处费,去报资金的时候,宋玉有就可以‘加个塞儿’,让你提前拿到尾款。”

  将手中的权力发挥到极致,宋玉有越陷越深。

  2019年11月25日,经滨海新区纪委监委研究并报区委批准,决定给予宋玉有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拨付融雪费看钱不看天,采购慰问品雁过拔毛 

  如何勾勒宋玉有的腐化轨迹,崔笑飞概括道:“从被‘围猎’发展到主动求猎,甚至雁过拔毛。钱不分大小,事儿不分大小,只要有利可图。”

  不仅仅是向供应商索要好处费,对于下级单位,宋玉有也不放过。

  2010年11月至2015年5月,宋玉有利用向滨海新区财政局申请融雪费用的职务便利,向下级单位索贿。“打个比方,即使是汉沽没怎么下雪,只要你给了钱,那我就可以给你申请更多的钱去清融雪。”工作人员“复盘”当时的场景。

  相关财务凭证显示:2011年7月,汉沽环境保护和市容市政管理局收到滨海新区环容局拨付的清融雪费共计60.9万元。2012年12月,则收到上级拨付的环境保障清扫费共计115万元。至于背后的代价,时任汉沽环容局局长陈某证实,宋玉有曾两次向其索要款项总计45万元,自己通过套取公款的方式予以满足。

  更有甚者,即便是环境卫生管理处为环卫工人采购慰问品,宋玉有也要和商场经理就如何返点“说道说道”,“我买你多少,你给我返多少。”据当事人证实,一笔200万元左右的慰问品,让宋玉有入账8万元。

  宋玉有还以办公经费紧张为由,向下属单位塘沽环容局时任局长王某索要30万元。除了用于给处内工作人员发放福利、对外招待外,剩下的则拿来给处里领导购买单反相机、和田玉器、收藏品等。

  广告位经营、垃圾清运、城市绿化、建设工程,城管局长生财有道 

  一个城管局局长权力有多大?安徽省六安市叶集区(2016年2月前为叶集改革发展试验区)原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张斌,用五花八门的受贿事实回答了这个问题。

  利用广告位经营使用权捞钱。2014年上半年,六安市某广告装饰公司竞拍取得的广告位经营使用权即将到期,江某找到张斌请求允许其继续使用,张斌收下1万元及香烟,帮助江某将经营使用权延期至2016年底。

  利用垃圾清运合同收礼。2013年1月,刘某与原叶集试验区市容管理局(后划转至城管局)签订合同,负责区内生活垃圾清运处理。为了感谢并得到张斌在垃圾清运监督、承包费用拨付及续签承包合同等方面给予关照,刘某两次共送给张斌价值1万元的购物卡。后刘某不仅得到了续签合同,还提高了相关费用。

  利用城市绿化项目寻租。2015年,经张斌安排,叶集试验区城管局将城区7个道路绿化提升工程建设项目直接发包给合肥某园林公司施工。张某先后三次送给张斌现金、购物卡等,合计4.5万元。2017年1月,张某得知张斌即将调离,为了能够及时取得工程款,来到张斌办公室,请求张斌给予帮助,张斌同意并收下张某给予的1万元现金及烟酒等财物。后张斌在离任前,签批拨付了部分工程款。

  利用建设工程收钱。安徽某建筑公司法人陈某在张斌的关照下,先后承建叶集花园西路公厕中转站工程、创新路停车位铺装工程和道路土方回填工程等多项工程,陈某多次借机“表示”,共送给张斌18.5万元现金及价值5000元的加油卡。

  2020年10月,法院一审判决,张斌因犯受贿罪、贪污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30万元。

  为求权力变现,对违法建筑睁只眼闭只眼 

  与张斌5000元、1万元“零敲碎打”收钱不同,顾贻勋热衷于收受茅台、高档香烟,甚至还直接收了一套房。

  自2009年起,顾贻勋历任贵州省原遵义县(现为播州区)城市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原遵义县城区污水收集系统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遵义市城市综合执法支队南白大队大队长等职务,在当地城管系统影响颇深。

  2015年至2017年,顾贻勋先后9次收受姜某、赵某、张某、韩某所送价值共计48562元的“飞天”茅台酒38瓶等节礼。法庭上,顾贻勋的辩护人提出四人“均为顾的亲戚朋友,送礼时没有具体请托事项,是正常人情往来”。

  事实并非如此。经查,四人均为原遵义县城区污水收集系统工程各标段施工负责人,系顾贻勋的管理服务对象,明知对方有所求,顾贻勋还利用手中权力为其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可以认定其具有收受贿赂的主观故意。

  2014年5月,李某送给顾贻勋一套105平方米的住房,价值21万余元。其用意在于承揽城管局下属企业的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场漏液部分改造工程,顾贻勋也的确为其提供了帮助。

  查处违法建筑是城管部门的职责所在。在顾贻勋眼里,这却成了权力变现的工具。

  2012年2月,遵义市城市综合执法支队南白大队规划监察中队发现马桥游泳馆系违法建筑,下达停建通知书,同时启动调查。其间,调查人员与违建人员发生冲突,时任白龙社区党支部书记蔡某和社区居委会主任龙某找到时任南白镇党委书记黄晓伍,黄晓伍借口该项目系群众公益性项目,向顾贻勋说情打招呼。顾贻勋明知马桥游泳馆系违法建筑,却既不按规定查处,也不按要求报批。一年多后,该违建在征迁中骗取征地补偿款652万余元,给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

  2020年11月,顾贻勋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20万元。

  堵塞制度漏洞,对关键岗位加强监管 

  宋玉有的蜕变,原因在于理想信念滑坡、理论学习走过场。宋玉有承认,他的思想认识、理论学习,只满足于抄抄笔记、念念报纸,并没有真正往心里去。

  调查期间,令办案人员颇为意外的是,宋玉有所在单位党建工作负责人竟然连党的“六项纪律”都答不上来。“他们对党的政策理论的学习放松到了何种程度,可想而知。”办案人员感慨。

  “制度的漏洞、关键岗位的监督缺失也是问题发生的主要原因之一。”崔笑飞认为,“像一些重点采购、大宗采购的问题,要严格执行招投标程序,包括后面的审批、付款、验收等一系列流程,必须有严格的制度。”

  “和商场谈,都是他自己。”滨海新区城市管理委员会相关负责人注意到了这一细节。“在一些关键的事情上应该是三人以上,彼此有个监督,不能一个人去。”宋玉有案件发生后,滨海新区城管委在制度建设、执行、监督层面相应进行了强化,尤其是针对大额资金的拨付使用等,出台了相关制度,避免问题再次出现。

  针对顾贻勋典型案例,遵义市播州区纪委监委深挖根源,督促案发单位建立“责任清单、问题清单、整改清单、成效清单”,推进完善制度建设8项,规范网上公开法律法规条款2457项、行政许可事项16项,开展提醒谈话447人次,以案明纪、以案示警。

  缺乏监管极易滋生腐败。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城管环卫部门腐败基本上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权力地位、监管便利实施腐败行为,具有行业性特征。

  如何整治?庄德水建议:一方面要加强相关领域的制度建设、监督管理和警示教育,加大信息公开,主动接受社会监督,提高全行业廉洁水平。另一方面要加强对相关领域的体制机制改革,加强内部权力制约,对系统资源进行再分配,破除民生领域的资源垄断。此外,针对很多问题发生在招投标环节,对相关采购行为建立制度性保障尤为重要。

  “行业部门出现问题,往往是因其垄断了特殊的服务性资源。应改革现行管理体制,让城管环卫系统摆脱单纯的管理部门定位,逐渐向社会服务本位回归。重点要严防本位主义,破除部门利益,这方面的改革更具长远意义。”庄德水表示。(记者 管筱璞)

[责任编辑:杨景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