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谢留卿案,还不是最恶劣的

时间:2021-03-04 15:12:00作者:微博@雪飞旋2011新闻来源:微博@雪飞旋2011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成功逃避对恶行的谴责,对社会的伤害,远甚于恶行本身。这也是谢留卿等人诈骗案引发司法者乃至社会大众关注的原因。在社会喧嚣的舆论中,司法能否保持清醒,还民众以朴素情感?人们在等待一个肯定的答案。

  在当下复杂的社会生活中,人们常用“穿透”一词, 来描述去伪存真的认识过程,同样,对于适用法律,人们特别是受害者,也期望司法者能够“穿透”狡辩者的迷局,给社会输送公正的阳光和空气。

  查阅近年来的司法审判案例,陷入“套路卖”圈套的人绝非少数,这种与电信诈骗相似的“恶”,如出一辙:

  案例一:“我是瀚典文化的受害者,害得我七十多岁的老父死家无钱安葬,害得我身患多种恶性肿瘤无钱医治。如今年关已近,债主天天上门,他们真是丧尽天良。把我孙女的学费也骗去了,还有一年就研究生毕业了,只能辍学了,我心如刀绞。开始还对他们为我编织的美梦存有幻想,现在仔细想来,完全是骗局,梦醒了,后悔万分,倾家荡产。”

  这是发生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的一起“套路卖”案件,受害者逾千名、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被骗的最大金额达169万元,最少的也有上千元,许多人因此举债度日,心力憔悴、疾病缠身。警方捣毁诈骗窝点6个,87名涉案人员落网。

  案例二:“金老板想45万元收购你的三件藏品。”

  2017年5月,喜欢收藏玉器、宝石、邮票的刘大爷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李可”,想问问有没有可供出售的藏品,有位“金老板”要高价收购。刘大爷讲了几件拿得出手的藏品。

  没过几天,号称在香港做艺术品生意的“金老板”联系了刘大爷:“45万元收购你手中的三件藏品,怎么样?”

  刘大爷心动不已,随即答应通过平台交易。此时,“李可”提出需要缴纳藏品实名制登记费用、保证金等共计2万余元才可交易,刘大爷二话不说,立刻转账。

  经查,全国各地的40余名被害人被骗取了各种名义的藏品交易附加款,其中绝大多数为老年人,目前核查到的涉案金额高达200余万元,被害人被骗购买的玉玺等古董也都是劣质工艺品。

  案例三:被告人李海龙、赵静璞、王丹、李海红,招聘李海燕、李维燕、刘晓艳、李海丽等9人为“话务员”,并在网上购买被害人的个人信息后,由“话务员”以“中国金币总公司”或者“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员工的名义,向全国各地的被害人拨打电话推销所谓的“藏品”,或高价回收被害人自己收藏的藏品,谎称只要被害人购买该公司“藏品”或“回收合同”,就承诺该公司或者是外商随后会以高价收购被害人购买的“藏品”或其手中的藏品。

  通过上述方式,李海龙、赵静璞等人骗取他人钱财共计9787428元。法院判决认为,李海龙、赵静璞等13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至有期徒刑两年四个月不等刑期。

  ……

  不用刻意总结,通过这些散布于网络的报道,就能发现类似谢留卿等人诈骗案这种“套路卖”的典型之处:建立在严密组织性之上的“套路”“术语”,让一些缺乏鉴赏知识、收藏技能的人轻松入“套”,特别是一些老年人,终其一生积蓄,换来的确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面对犯罪行为的伤害,被害人企望法律给予公平正义的“回复”。在此种情境下,法律不应缺位!如果作恶者游离于规则之外,逃离法律的追责,伤害的是朴素大众对法治的信仰。

  值得注意的是,似乎在舆论中,人们更愿意看到无罪的判决。一如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的反常逻辑,在司法体制的运行中,那些反常规的案事例,更容易被人关注。可以说,舆论只是希望一个反常的结果,至于这个反常的得来,是否正常,人们一概不论。

  在谢留卿等人诈骗案中,有人会在意案件的论证过程,又有几人能依事实评论上几句?群体无意识的理念,以及伤害,可见一斑。这种无意,也需要司法的精准分析与回复,而这也本是法治的应有含义——通过个案,展现法治本原。

  “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最容易滋生的就是灰色利益链条。这是任何一个行业回避不了的现实。不管在学术还是市场上,有了争议和纠纷,只能把有利害关系的人统统卷进无休止的口水仗。在西方,还有家族式藏家来帮助法院定疑止争,到了国内就完全没辙了——有正规单位和职称的专家都不愿意站出来说得罪人的真话,行业里又没有公认的权威检测机构......”

  这是一位从事调查报道多年的记者总结出来的行业乱象。而这,也正是古董抑或艺术品收藏领域乱象不断的原因。

  面对着“套路卖”背后的各种复杂利益,司法能否用一双慧眼,识辩奸佞,人们在等待。

[责任编辑:杨景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