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监督“组合拳”解决民企糟心事

时间:2020-12-25 07:07:00作者:侯映雪 张博 李鑫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长期拖欠两家企业70余万元,账上可执行财产为零。检察官深入调查,找出被隐匿的几百万元征地补偿款——

  监督“组合拳”解决民企糟心事

  “藏得这么隐秘,还是被你们找到了,我真不该动这个歪心思……”近日,在法庭上作最后陈述时,伍林山(化名)一脸的懊悔。

  伍林山拖欠欠款79万元,显示可执行财产为零,检察机关404天持续追踪,案件终迎来转机——404天,这是一段公检法接力办案,民刑事法律监督组合发力,让“老赖”认罪服法的跌宕故事。

  有房有车,却没有可执行财产?

  “我们有一笔近10万元的资金已经被拖欠6年了,能不能想想办法?”2019年8月22日,在当地一次检察开放日活动上,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某汽车销售公司负责人许庭友(化名)谈起了这段糟心事。

  2012年1月,伍林山来到许庭友的汽车销售公司,分期付款购买了一辆总价为22.4万元的汽车。2014年底,伍林山尚欠该公司货款和上牌费近10万元,此后再未还款。

  2015年6月,该公司将伍林山起诉至石柱县法院,法院判决伍林山支付所有欠款及利息。拿到胜诉判决书,许庭友却高兴不起来——伍林山还是分文未还。2018年2月,许庭友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却始终没发现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当年9月,法院作出终结执行程序的裁定。

  “伍林山明明有车有房,却没有可执行财产?”“放心吧,我们马上介入跟踪调查,有情况及时向你反馈。”面对一筹莫展的许庭友,石柱县检察院检察长张强当场表态。

  接到线索后,该院立即派员到法院调阅执行案卷,了解案件情况。调查显示,伍林山名下房屋系拆迁安置房,因尚未办理房屋登记,不具备执行条件;车辆也一直没有查找到下落,属于不可控财产,同样无法执行。

  介入调查的第25天。分头走访街道、车管所、银行等部门后,调查伍林山财产状况的办案检察官陆续反馈情况,结论基本一致:无可执行财产。

  调查似乎进了“死胡同”,该院检察三部主任牟俐蓉却没有轻言放弃。“伍林山在商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没有留下任何家底儿?是真没有财产还是财产转移了?”“为什么每次联系伍林山,他要么不接电话,要么态度敷衍、言辞闪烁……”种种迹象都让牟俐蓉感到其中必有蹊跷。

  被执行人巨额拆迁补偿款去向不明

  2019年11月3日,介入调查的第74天。“不对,一定有什么重要线索被忽略了!”案件分析会开了10分钟后,沉思良久的牟俐蓉突然打破沉默,大胆提出调整调查方向。她想到了一种可能:深耕商界多年,伍林山会不会涉及其他经济纠纷?

  在裁判文书网上,牟俐蓉和助手查到一条关键信息——伍林山名下有一笔190万元的资金,因另一起财产纠纷案件被法院作了诉前财产保全。

  原来,伍林山名下有一宗土地被石柱县征拆中心征收,应得补偿款790万余元。2019年5月,按照伍林山出具的委托书要求,该中心向伍林山生意合伙人简路韦(化名)的账户,转账600万元。

  调查还有一个意外收获:2019年4月16日,伍林山因欠另一位民营企业家黄觉明(化名)60.9万元货款,曾被法院强制执行,同样因找不到可执行财产而搁置。

  “两笔欠款加起来70余万元,伍林山转移隐匿财产的动机显而易见。”牟俐蓉据此判断。

  2019年11月14日,经重庆市检察院第四分院审批,该院向当地法院发出执行监督检察建议,建议其调查核实后尽快恢复执行。

  揭开真相,隐匿征地补偿款逃避执行

  2020年1月21日,第153天,石柱县法院对该案恢复执行。然而,伍林山照旧两手一摊。“不是不想还,账户实在没钱!”

  经请示上级检察院并经检察长批准,该院副检察长谭伟立即组建由刑事、民事检察部门检察官共同组成的办案组。“从那笔赔偿款的去向着手,务必查清全部事实真相,必要时启动刑事诉讼监督程序!”

  第184天,一条新线索出现了:2019年5月28日,石柱县征拆中心向简路韦账户转账600万元拆迁款。而就在同一天,简路韦向一个叫作伍林水(化名)的人转账300万元。伍林水是谁?他和伍林山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今年6月底,该院将伍林山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的线索及证据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同时启动刑事立案监督程序。7月22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全程引导,双方密切配合,将伍林山隐匿征地补偿款企图逃避执行的全过程得以还原——

  2019年5月23日,得知名下一宗土地将获得790万元的征收赔偿款,伍林山为逃避债务向石柱县征拆中心出具委托书,委托简路韦全权负责土地补偿款领取事宜。收到600万元拆迁款当天,简路韦即向伍林水转账300万元。而伍林水,正是伍林山的哥哥。

  8月24日,公安机关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将伍林山移送审查起诉。一个月后,该案被提起公诉。“检察官,我知道自己错了,我还钱……”此时的伍林山如坐针毡,他一次性还清了许庭友、黄觉明两家民营企业的欠款及利息共计79万元。

  9月28日,许庭友拿到了迟到6年的欠款。此时,距离检察机关介入此案,整整过去404天。

  而一直心存侥幸的伍林山最终得到的是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的判决。

[责任编辑:郭荣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