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婚姻失败背负巨债 为还债女子深陷网络赌博

时间:2020-12-01 09:29:00作者: 陈迪 张秀娟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婚姻失败背负巨债,为还债深陷网络赌博,想翻本的她打起了公司的主意——

  员工宿舍房租成了她的赌本

  女子失足陷入网络赌博不可自拔,妄图利用手中的职务之便来翻盘,不到一年间,侵占公司公款28万余元。9月23日,经江苏省张家港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被告人乔红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二个月。11月20日,办案检察官在回访被害公司时,该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已完善内部管理制度,提升了风险防范能力。

  酒吧打工遇有情人

  “90后”的乔红出生在广东省一个小山村,后成了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由于家中拮据,乔红在江苏省张家港市读大学期间申请了助学贷款,并且一有闲暇就去打工赚生活费。2013年,乔红看到学校附近“新卡”餐饮娱乐公司的酒吧部招服务生,薪酬可观,便跑去应聘。

  白天大学生,晚上服务生,吃苦耐劳的乔红两不耽误。并且在酒吧时尚华丽环境的影响下,她学会了化妆打扮。

  2014年春,乔红面临大四论文答辩、专业实习等各种事,酒吧的打工总是顾不上。没有经济来源的乔红为此焦头烂额,常在朋友圈释放情绪抱怨生活,这引起了她微信好友中一个酒吧熟客林伟的注意。

  本就对乔红印象深刻,见她如此低落,林伟便在微信上关心开导她。而乔红也对这个多金又温柔的帅哥很是满意,在林伟向她表白后做了他的女朋友。

  几个月后,乔红顺利毕业,与林伟的感情也更加如胶似漆。有了文凭的乔红在男友的建议下,向公司申请转去行政部做了一名文职。半年后,两人举行了婚礼。婚后的日子是愉悦和幸福的,但天有不测风云,婚后第三年,林伟的事业一落千丈,家中负债累累。

  丈夫一蹶不振,为消愁整日喝酒,这让乔红十分气恼,特别是在耐心劝说让他振作起来时,换来的竟是拳脚相加,伤心欲绝的她提出了离婚。2018年乔红离了婚,也背上了60万元的夫妻共同债务。

  陷网络赌博难自拔

  乔红回到了以前为生计奔波的日子,巨额债务时常会让她感到无法喘息。

  “最近我玩网络赌博赢了不少,还了些债务。”2018年年底,乔红在酒吧看到了前夫正在消费,便上前攀谈,意外得知他竟用网络赌博翻了身。

  虽然当初离婚分担债务自己是心甘情愿的,但自己加班加点、省吃俭用甚至向网络平台借贷应急,也没法阻止债主的步步紧逼。乔红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意了林伟提出一起玩网络赌博的建议。

  “只要每次少用些赌本,就算输了也影响不大。”开始小试牛刀的乔红手气极好,大多数都是赢钱。生活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而恰在此时,又逢公司行政主管辞职另谋发展,临走前推荐乔红来接替该职位。

  对未来充满期望的乔红一边上任新职位,一边趁着好运势加大了在网络赌博上的筹码。2019年年初,连续几次大赌注的失利让乔红十分崩溃,她总是想着再博一次把钱赢回来,结果债台越垒越高。

  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债务的催讨,乔红惶恐又焦躁。她将目光投向了自己负责的公司员工租房报销上。公司每年会租赁大约20多套房子供员工住宿,租金由公司承担,房租支付的申请手续由行政部来审核办理。作为行政主管的乔红经手这些业务时发现,有些员工会在房租快到期前就与房东续租,签订续租合同,而公司也会提前将房租支付。

  “这就有一个时间差可以周转!”2019年4月,急着弄钱想翻本的乔红从公司档案室找出所有租赁资料,从中挑出还有一两个月到期的租赁合同,然后用自己准备的姓名和账号替代房东的信息,伪造续租合同,向公司申请租金拨款。很快,一笔3万多元的租金顺利到账,乔红提取后立刻投入网络赌博。

  东窗事发无法救赎

  本打算利用不同合同之间租赁期限的差别,将后到期的合同骗钱出来还之前到期合同骗走的钱,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熬一阵,自己靠网络赌博总能赢到钱将窟窿补好。但谁曾想钱都输光了,于是,她就继续伪造租赁合同骗公司的钱。一边骗着,一边赌着,周而复始地循环了半年多,公司已经没有临近到期的租房合同可以给乔红操作套钱了。

  她完全顾不上被发现的风险,随手拿份租房合同,编造房东终止合同、房屋装修或者房租过高等理由,以员工需要更换租赁的房子、重新支付房租为由,用自己冒名的租赁合同等资料,起草报告呈请公司审批。她又顺利骗到了公司的钱,用去网络赌博。

  2020年年初,有房东找到乔红公司领导,要求支付已经拖欠半年的房租。公司财务主管经过查看账目,发现早已支付过这名房东所出租房屋的租金,便立刻汇报公司领导。

  当所有租赁付款资料与入住员工核对后,乔红作为行政主管利用职务便利骗取公司钱款的行为暴露出来。经核查,她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先后11次从公司骗取了28万多元。

  东窗事发后,乔红请求公司宽限一段时间让她筹款归还,公司领导也同意再给她一次机会。

  但两个月后,乔红仅凑出了2万元,她只得在公司财务主管的陪同下到当地派出所投案自首,后公安机关予以立案侦查。消息传到乔红老家时,乔红父母及时凑钱归还给了公司,并取得了公司的谅解。

  

[责任编辑:马志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