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丧事礼金兄弟姐妹闹纠纷 女法官巧调解双方重拾亲情

时间:2013-12-05 13:41:00作者:吴雁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当今社会婚、丧应酬越来越平凡,所收礼金也越来越多,是一笔很大的数额。对于婚事礼金,大家可能倾向于补贴婚礼开销,如有余款,一般留给小两口作为家庭费用,对礼金的分配没有太大的矛盾。而对于丧事礼金,如果预先没有约定,兄弟姐妹之间又不能相互体谅,就很容易产生新的家庭矛盾,造成“一人走了,其他人散了”的局面。本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原告戴某的母亲去世后,兄弟姐妹七人共同办理了母亲的丧事,所收礼金除了所有的开支,尚有余款。据原告所说,原告妹夫杨某某在没有取得大家授权的情况下,私自从收礼人处接手了礼金。之后其他六兄妹各自领取了自己应得的余款,但他们没有将原告应得的余款分给原告。故原告将其妹夫杨某某告上法庭,要求退还原告应得的礼金5700元,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被告杨某某认可该礼金是其从收礼人处接手,但是是戴家兄妹让其接管的,后因戴家兄妹内部闹矛盾,其已将礼金转移给其姨姐即戴某某。戴某某对杨某某的陈述表示认可,但她说该礼金余款并不像原告所说的是5700元,而是4200元。戴某某说被告杨某某将礼金转交给她之后,次日兄弟姐妹七人就已将自己应得的余款领走,现在已不欠原告丧礼金,且其余五兄妹可出庭作证证实原告已领取该款的事实。

  本庭法官了解到该情况后,依职权追加戴某某为本案被告。通过走访调查,了解到原告戴某平时为人处事的风格不被其他兄弟姐妹认同,且据被告杨某某说,几年前其父亲去逝时,原告一人收取了全部丧礼金,至今没有核算,其他兄妹几次要求算帐,原告均不肯。就这样其他六兄妹打算将其母亲去逝所收的礼金暂扣,不分与原告,想逼其将父亲去逝的帐目算清。在庭审中,被告杨某某对其先前所说的一概否认,两被告异口同声说该礼金原告已领取。而其他五兄妹也出庭证明原告确实领取了该礼金。就这样,双方各不相让,家庭矛盾达到了白热化,案件陷入了两难之中。

  早在开庭前,承办法官见双方当事人,包括证人都是一家人,有很好的调解基础,就多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希望将该案和平解决,但由于被告及其他兄妹对原告怀有不满情绪,调解都未能成功,最后只得公开开庭审理该案。庭审时,作为原告方证人,戴家堂兄戴某喜当庭为家庭不和而落泪,承办法官再次对双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作为证人的原、被告的小兄弟戴某某愿意自己出这笔钱给原告,不管原告是否收到该笔丧礼金。非常遗憾的是,调解却因双方对收条的书写达不成一致意见而失败。原告要求写明是被告退还的礼金,戴某某认为他愿意自己出这笔钱给原告以平息纠纷,是觉得亲兄弟闹上法庭太丢丑,但收条必须写收到他的钱。

  庭审后,承办法官考虑到该案如按证据规则来看,原告将败诉,如根据调查了解到的案件实情来判,也没有证据予以支持,强行判决后不仅法律效果不佳,社会效果更加不理想。于是组织双方进行庭后调解,调解过程中,双方的对立情绪依旧。法官转换思路提出了一个折中调解方案,背靠背做双方的思想工作,为双方释明了各自所占的道理,最终,双方终于达成一致意见。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悉心调解促和谐。”

  贵州省黎平县法院 吴雁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上一篇文章:双胞胎监护权纠纷一波三折 法官调解顺利投入生父母怀抱
下一篇文章:装修房屋起纠纷 法官调解化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