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商伙同他人冒充发行中心推销盗版党政图书 5人被诉

时间:2014-06-23 16:04:00作者:刘晶 张蕾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正义网北京6月23日电(通讯员 刘晶 张蕾)书商秦某委托印刷厂股东王某,未经中国方正出版社授权,非法印刷《领导干部从政启示录》3万余册,并通过张某(另案处理)将部分图书以6元一本销售给宋某,宋某伙同田某通过其经营的文化传播公司,未经中国方正出版社授权,以党政教材发行中心的名义组织业务员推销该书,从中营利。同时,宋某还委托赵某,在未经中央文献出版社授权的前提下,印刷《厉行节约 反对浪费——重要论述摘编》13000余册。近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对秦某、王某、宋某、田某、赵某提起公诉。

  出版社接到投诉电话

  2013年4月,某省纪委收到中纪委宣传室下发的学习《领导干部从政道德启示录》的通知。接到通知后,负责宣传教育工作的小王就将这一通知转发给各市县。但在转发后,某市纪委打来电话,称下面的县已经订过该书了,购书价格也比通知上的标注的价格低。于是,小王就向该市纪委要了订书电话。接电话的女子韩雪自称是党政书籍出版社工作人员,声称该省纪检单位都是从自己这儿买的书,保证是正版书籍,并可以以五折的优惠价予以销售。

  “同样是学习,自然选择可以节省开支的方式”,于是经过请示领导,小王向韩雪订购了书籍。半个多月后,小王接到了书,但韩雪寄过来的书要比自己手里的正版书小,而且书籍的字迹、图像比较模糊,纸质也比较差。长期的纪检工作让小王嗅到了一丝异样,她当即联系了中国方正出版社。

  出版社发行部听完投诉也比较疑惑,《领导干部从政道德启示录》是4月才出版发行的,出版社也确实向政府机关发送过征订单,但书刊纸张都是专用的,书籍质量也向来有保障,怎么会出现所投诉的现象呢?为了查出其中缘由,出版社让该省纪委邮寄了两本订购的“问题图书”。收到书后,经出版社检验确定,该书为盗版书籍。出版社仔细询问后得知,随书发票上盖的是一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章。发行部负责人连忙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经过公安机关的立案调查,王某、秦某、宋某、田某、赵某五人落网。

  业务员话术卖书

  “您好,我是北京党政教材发行部,中央最近下文学习《领导干部从政道德启示录》一书,不知道您单位是否接到了通知,有没有购买教材的打算?”对方一接电话,业务员小赵就机关枪似得脱口而出。28岁的小赵刚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没多久,但已经熟练掌握了这套话术。

  纪委的电话号码有的是之前业务员留下来的,有的是小赵自己打114查询电话查到的,打通电话后,小赵就亮明自己“党政教材发行部”的身份,联系到该地区纪委部门相关负责人之后,就会出现之前的对话。如果对方有购书的打算,双方就开始谈价钱和数量,一旦价钱和数量谈妥,小赵就会填写发书单,并把单子交给公司的经理田某,然后由公司法人代表宋某安排发书。在通过物流送书的同时,宋某也会将发票通过快递的方式一并寄给对方。对方收到书和发票后将书款打到公司的账号上。

  刚来这个公司打电话推销书籍时,小赵也会告诉对方,自己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业务员,但后来发现“党政教材发行部”这个头衔更好用,成功率会更高,因为除了不高的基本工资外,4%的业务提成是自己主要的收入,所以,为了提高业务量,后来小赵索性打电话时就一律自称为“党政教材发行部”。

  公司还有5名和小赵一样的业务员,按照公司经理的安排,他们每人负责不同的省份,针对的是各地政府机关的纪检部门。正版书籍每本原价32元,公司只规定不能低于5折销售,具体的销售价格则由业务员决定。业务员一般会根据对方的购书量,在原价的5折到7折之间进行销售。

  小赵并不清楚公司是否得到出版社的正式授权,也没见过这本书的相关出售授权或者版权证明,虽然小赵和其他业务员私下怀疑过这些书是盗版的,但后来田某强调说书都从正规渠道得来的,是正版的,小赵和姐妹们也就打消了疑虑。

  到案发时,一月左右的时间里,小赵的业务额为2万多元。

  链条下盗版书猖獗

  小赵所在的文化传播公司成立于2012年,宋某是法人代表,田某任经理。起初二人销售正版的《领导干部从政道德启示录》,以18元每本的价格购进,再以25元的价格卖出去,赚取中间的差价。但跟书商接触久了后,宋某发现销售正版图书价格受限,销量有限,反而是盗版书,进价为6元每本,售价也可以适当拉低,销路就会拓宽很多。于是,宋某将转战盗版书的想法告诉田某后,田某见有利可图也就欣然同意。

  在找到了货源后,文化传播公司开始打着“党政教材发行部”的旗号销售盗版《领导干部从政道德启示录》。

  向宋某、田某提供盗版图书的是仅具有初中文化的书商秦某。秦某不仅向类似于宋某、田某这样的大客户提供批发业务,还在淘宝上开了一家网店,同时销售正版、盗版书籍。

  2013年的一天,秦某接到了“中间人”张姐(另案处理)的电话,张姐问秦某能不能找些《领导干部从政道德启示录》。于是,秦某就买了本正版图书,通过图书封面找到了正规印刷厂,并趁着夜色混进印刷厂,偷偷将图书的模板拷贝到了优盘里。拿到模板后,秦某就联系了经营印刷厂的王某。根据《印刷业管理条例》的规定,印刷企业接受出版单位委托印刷图书、期刊的,必须验证并收存出版单位盖章的印刷委托书。但经济利益的吸引下,王某明知没有出版单位的授权,还是为秦某印刷《领导干部从政道德启示录》3万余册。

  自此一条完整的盗版图书链被成功击破:书商秦某委托王某,未经中国方正出版社授权非法印刷《领导干部从政启示录》,并通过张某将该书以6元一本销售给宋某。宋某伙同田某通过其经营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未经中国方正出版社授权,以党政教材发行中心的名义组织业务员推销该书,从中营利。

  除此之外,宋某还委托赵某,在未经中央文献出版社授权的前提下,印刷《厉行节约反对浪费——重要论述摘编》13000余册。

  检察官说法:

  一直以来,侵犯著作权犯罪并不少见,但以教材发行中心的名义组织业务员推销党政图书的犯罪手段还并不多见。犯罪分子兜售盗版书籍的过程一般分为三步:第一步,了解党政机关图书的行情,即哪些图书处于学习阶段;第二步,冒充相关教材发行部给相关单位打电话,确定被害单位;第三步,给被害单位邮寄材料并收取款项。

  这种盗版党政教材的行为不仅侵犯了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扰乱了正常的著作权管理秩序,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公信力。而这种行骗之所以能够得逞,主要基于以下三个原因:一是机关系统内确实存在推荐书籍供相关单位参考学习使用的情况;二是犯罪分子所打的招牌是党政教材发行部,通常不会受到被害单位质疑;三是所提供的图书价格较正版书籍而言较低,也为犯罪得逞提供了条件。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安徽淮北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贪污受贿千万受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