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公路上出现神秘"逆行侠"只为套通行卡兜售

时间:2013-10-24 16:39:00作者:徐丹 李鉴振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正义网上海10月24日电(通讯员 徐丹 李鉴振)上高速取卡后,将高速公路封闭式硬隔离墩搬开,逆向绕道钻出高速。用上述方法,仅需5、6分钟,张某便“弄”到了一张高速公路通行卡,随即卖给长途司机牟利。10月23日,嘉定区人民检察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张某提起公诉。

  法庭上,检察官播放的一段监控画面让人瞠目结舌。画面中,一辆破旧的小面包车逆向行驶在风驰电掣的高速公路上,随即“钻”过事先撬开的高速公路隔离墩,消失在监控镜头中。凌晨时分,高速公路上惊现神秘“逆行侠”,究竟是怎样的利益驱使,让张某不顾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竟然敢在风驰电掣的高速公路上做出如此举动?

  庭审中,公诉人出示监控录像、收费站取卡记录等大量证据,证实张某自2012年6月起的短短6个月时间内,采取逆向行驶、占道停车、穿越隔离墩等严重危害公共交通安全的方式,套取高速公路通行卡1000余张,随后兜售给跑长途货车司机牟利。检察官指出,张某作为一个有着六年驾驶经验的驾驶员,在明知其行为可能造成车辆碰撞等交通事故发生的情况下,上千次实施在高速公路逆向行驶、占道停车、连续穿越隔离设施的行为,客观上给高速公路不特定的交通参与者带来了现实的通行危险,严重危害到了相关路段的交通安全。

  为求生财之道瞄准高速公路

  张某自1990年起就从安徽来沪,先后在铝材厂、焊割厂等地打工。虽然这些工作对只有小学文化的他而言也算过得去,但每个月微薄的收入根本无法满足他的日常开销,更与他来上海前意想之中的生活南辕北辙。尤其是小女儿诞生后,张某在喜得千金之余,更多了一分经济上的负担和忧愁。

  为了找寻既省力、来钱又快的方法谋生,张某打起了高速公路通行费的主意。2009年,当时外地牌号的车辆进入上海要缴纳30元的“贷款道路建设通行费”。头脑灵活的张某想到,可以用印有“沪”字的贴纸,粘贴在外地车的车牌上,冒充上海本地车辆,逃避这笔费用。于是乎,他找人印制了一批印有白色“沪”字、底色与汽车牌照无异的贴纸,站在高速公路出口附近,拦截过往的外地车辆,向他们兜售着这种可以以假乱真的逃费“神器”。他的这个小花招果然受到了一些外地车的司机的追捧,时间一长,竟还和一些司机建立起了“业务往来”。张某将手机号留给需要贴纸的司机,如果有需要,提前电话联系他,他会准时守候在高速公路出口处,为这些外地车司机逃避缴费提供方便。

  不过,毕竟劣质的贴纸和牌照的颜色存在细微差异,这个技术含量太低的骗术显然逃不过工作人员的眼睛。经常站在高速公路出口附近兜售贴纸的张某,很快就被公安机关查处,并处以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

  眼见费尽心机的赚钱妙招就此夭折,张某虽然有些不甘心,却也没有办法。加之不久之后,上海便取消了“贷款道路建设通行费”的征收,这条好不容易找到的生财之道就此被截断,张某一家的生活又陷入了困境之中。

  危险逆行只为套取高速公路通行卡

  时间一晃就是三年,转眼到了2012年。年初,一条关于沪嘉高速公路免费的新闻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张某嗅到了不一样的“商机”。

  原来,因为常年在嘉定打工,张某对嘉定周边的高速公路网络非常熟悉。他想到,沪嘉高速虽然免费了,可是经过嘉定的另一条高速公路——G1501上海绕城高速并没有取消收费。而这两条高速公路,恰恰在靠近嘉定城区附近,有一个交汇处。这其中能不能动些脑筋找找发财的方法呢?张某努力搜索着脑海中的高速公路网图,陷入了沉思。他隐约记得,从上海绕城高速的沪嘉收费站进入后,开往安亭方向,再逆向往回倒走一段,就能走到沪嘉高速与绕城高速并线的地方。到时候,只需要将两条高速公路中间的隔离栏搬离,就能顺利从免费的沪嘉高速公路上驶离了。

  不久之后的一天凌晨,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张某驾驶从汽配城花4000元买来的破旧面包车出发了。他从上海绕城高速嘉定城区道口进入高速公路,开往安亭方向,并理所当然的拿到一张高速公路通行卡。但张某并不打算去安亭。他开着小车慢悠悠地驶入高速后,随即按照原先的计划,在大卡车穿梭不息的绕城高速上,来了个原地掉头。随后,他逆向行驶了很长一段路,一直开到上海绕城高速的嘉定城区出口,才跟随其他车辆一起,沿着道路顺行到两条高速公路并行的地方。不过,他并没有像其他车辆一样,继续向前行驶后,经过出站收费口,缴费后驶离高速公路,而是不慌不忙地从车上搬下一把早已准备好的铁棒。

  运用杠杆原理,张某轻松地撬开了几个沪嘉城市快速路和上海绕城高速之间的隔离墩,再凭借娴熟的驾车技术,在高速公路上来了个“直角转弯”,顺利地将车子从收费的绕城高速“平移”到了沪嘉城市快速路上,驶离了高速公路。

  逆向行驶、搬开隔离墩、绕道,整个过程不过5、6分钟,张某就带着一张记录着从嘉定城区进高速的高速公路通行卡出来了。

  次日,张某带着前一天凌晨弄来的高速公路收费卡,来到了G1501上海绕城高速的永盛路出口处招揽生意,对象是外地牌照的大货车。

  站在高速公路边,他拼命地朝过路的大货车招手。一辆牌照为“鲁Q”的大货车停下,司机探出脑袋,疑惑地看着他。

  张某不慌不忙地向司机推销起了自己手头的“宝贝”。他料定司机是从山东跑长途过来,便告诉对方,只需花20元买下他手里的通行卡,就能省下一大笔过路费。

  就这样,张某不费吹灰之力,卖掉了这张凌晨套取的通行卡。

  尝到甜头的张某没有罢休,他开始思考更加“先进”和“成熟”的赚钱套卡的办法。首先是套卡的时间。他也知道自己逆向行驶、穿越隔离墩的做法很危险。为了小心起见,他精心挑选了凌晨三点至四点作为自己的“工作时间”,因为在这一时间段内,繁忙的高速公路上过往的车辆相对较少,加之漫漫长夜作为掩护,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容易被旁人发觉。

  检察官指出,从2012年6月起,六个月时间里,张某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外出“干活”,他反复进入G1501沪嘉收费口,逆向行驶、穿越隔离墩,每晚“工作”1至2个小时,就可以套取20张左右的高速公路卡,前前后后累计的次数达到了1000余次。

  可疑行为遭收费口工作人员举报

  正当张某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沾沾自喜的时候,他忘了自己在高速公路上反复逆向行驶、穿越隔离墩的行为,给急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其他车辆带来了巨大的交通隐患。这一张某自以为聪明的赚钱法宝,实质是他对自己和他人生命安全的漠视。与此同时,张某套卡出售的行为,也给高速公路运营管理方带来了巨额的损失。

  然而正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见不得人的行为隐藏得再好,也不是密不透风的。首先对张某行为产生怀疑的人,是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工作人员王女士。她告诉检察官,收费站凌晨时间发卡的工作人员实行三班倒。由于夜间进入收费站的车辆一般较少,所以张某驾驶的破旧的面包车一晚上反复几十次进入收费站的怪异举动,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发现这一异常情况之后,王女士就开始有意记录下这辆车的车牌号和取卡次数,并向警方报案。

  在调取并反复查看了附近路网的监控录像后,检察官还原了张某从收费站取卡到逆向行驶、穿越隔离墩的全过程。而当问到怎么会想到用这个办法敛财时,张某称:“这些大货车都从安徽、山东等地跑长途过来,过路费肯定不低,若用我套取的卡可以节约一大笔。”他告诉检察官,一开始还有大货车司机对他手里的卡能不能管用持怀疑态度,不过到后来,自己的生意慢慢做出了“信誉”,有些经常跑这条线路的“老客户”还特意留下了他的手机号,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跟他联系要卡。为此,他还准备去印制一些名片,发给他的“客户”们,方便联系生意。

  当被问到如何看待逆向行驶、穿越隔离墩等等这些给行驶安全带来极大危险的行为时,张某说:“我开车的时候会比较小心,尽量避免事故。”然而据了解,案发的G1501上海绕城高速限速为100公里/小时,S5沪嘉城市快速路的限速为120公里/小时,在事发时段,这两条高速公路均处于正常通行的状态,车辆的通行速度都是极快的。即使张某的驾驶技术再娴熟敏捷,仍然不足以避免交通事故发生。他所谓的“小心”和“避免”,只能说是侥幸心理在作祟。

  检察官审查后指出,在高速公路上不允许逆向行驶、占道停车、穿越隔离设施,这既是法律的明确规定,同时也是每一个驾驶员的基本常识。张某的行为,客观上给高速公路上的不特定交通参与者带来了现实的通行危险,严重危害到了相关路段的交通安全。况且作为一个有着六年驾驶经验的驾驶员,其在主观上也知晓《道路交通安全法》等国家规定,在明知自己的行为会给高速公路的通行造成现实危险的情况下,仍然漠视社会公众和重大财产的安全,藐视法律法规,长期、持续地违法驾车行驶于高速公路,威胁公共安全。按照我国刑法相关规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这一罪名的法定刑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张某为区区20元的蝇头小利,罔顾公共安全的行为,面临的将是法律的严厉制裁。

  检察官点评:

  纵观全案不难看出,张某实际上是一个头脑相当“灵活”的人,但却没有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在正道上。在2009年因诈骗行为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之后,张某没有吸取教训,而是继续通过不正当方法牟取利益。他利用沪嘉高速公路变更为城市快速路的便利条件,套取通行卡后兜售,为了区区20元的蝇头小利,一次又一次地在高速公路上逆向行驶、占道停车、连续穿越隔离设施,一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后果不堪设想。尤其这些行为又是在夜间,灯光昏暗,驾驶员视线受限,而且容易疲惫、松懈,在这种情况下,又是在高速行驶的过程中,正常通行的社会车辆忽然看到前方有车子逆行、占道停车、钻出隔离墩,猝不及防之下,很容易发生碰撞、追尾的交通事故。加之张某实施犯罪行为的方式,势必会对原本完好的安全隔离设施造成损害,破坏这些隔离设置原本所具有的安全防护功能,使得其他车辆意外遭遇路面障碍,造成持续存在的危险隐患。据此,嘉定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张某提起公诉。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湖北宣判一起特大集资诈骗案 被告人获刑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