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银行女职工伙同丈夫挪用窃取储户存款84万被判刑

时间:2013-06-18 16:16:00作者:卢金增 张斌 怀倩倩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正义网潍坊6月18日电(记者卢金增 通讯员张斌 怀倩倩)婚姻是两个人携手走路,除了欣赏沿途风景,还得共同应对一路的风霜雨雪,相互提携提升。可在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身为银行“80后”职工的王娴,却利令智昏,与自己的爱人沆瀣一气,利用所在银行管理制度上的漏洞,共同谋划将储户的存款,一笔笔地占为己有,亲手毁掉了幸福恩爱的家庭,连同自己的青春和自由。

  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检察院查办的这起邮政局储蓄营业员挪用公款、贪污案,被告人王娴,年仅24岁,在担任储蓄员期间,伙同丈夫利用办理储蓄业务的职务便利,采取无单支取、随机换单后支取等手段,循环挪用储户名下的定期存款29.8万元、窃取储户名下的定期存款54.2万元,共计84万,成为当地历史上年龄最小的女“贪官”。 虽然她只是初中毕业,但她发誓要做“女强人”。

  王娴出生于山东潍坊一个农村家庭,父母均在家务农,除了农闲时父亲外出打工略有收入外,其他的都靠家里的田地。王娴还有个弟弟,比他小五岁。随着她考入中学、弟弟开始读小学,很快,供应两个孩子读书的负担,让这个普通的家庭有些吃不消了,于是,王娴决定初中毕业后就不再继续读下去了。 “我读书时成绩很好,要不是家里条件不好,我应该也是个大学生的”,王娴至今提及初中辍学这件事情,言语间仍然有些小小的失落。 辍学后,王娴就开始找工作,可是因为学历低,只能做一些临时性的工作。直到2006年,几经周折,王娴才来到现在的单位,设在潍坊某镇的银行支行,工作才算稳定了下来。王娴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她告诉自己,虽然只是初中毕业,但是论能力,自己并不比他人差。因此,王娴还保持着上学时那股干劲,起早贪黑、勤奋好学,很快就融入到单位工作当中。 工作业绩稳定之后,王娴这才放心地谈起了恋爱。她注意到有一个叫刘京山的小伙子,经常到来办理业务,帅气、幽默,与她同年。而刘京山也对王娴一见钟情,两人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这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日子,刘京山每天都来接我下班,我们手牵手轧马路,谈工作中的趣事,聊未来的理想。那时我的愿望也是小小的,只是希望好好工作,好好和同事相处,好好的孝敬父母,和王京山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 争强好胜的新娘暗下决心,定要办一场浪漫的婚礼 经过两年多的相处,王娴与刘京山决定在2010年7月结婚。听到这个消息,王娴父母虽然还要供弟弟上学,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但也照当地风俗,将男方的彩礼钱原封不动地交给了女儿。而相比之下,刘京山的父母表现得并不积极,只是象征性地给了他们4万元。王娴百思不得其解,刘京山只好告诉她实情,他并不是亲生的,是被抱养来的,虽然这个家庭对自己不是十分上心,但是毕竟养育了二十年,所以还是十分知足的。 王娴从来没有想过,表面上看起来乐观开朗的丈夫,背后有这么伤感的故事。要强的她告诉刘京山,越是这样,越不能被人看扁,我们一定要争口气,把婚礼办得隆重一点,让身边的人看看,没有他们,我们照样生活得很好,甚至更好。 可是,在装修新房、购买家具后,钱基本上就花光了。举办婚礼的钱从哪里来呢?随着婚期一天天逼近,而自己还没有订下酒店,王娴有些着急了。2009年5月的一天,为钱所困的王娴在整理存单时时,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一闪而过:如果先把某一个储户的定期存款取出来筹备婚礼,快到期时自己再还上,只要自己小心一点,没人会察觉。

  “我知道,采取这种方式是会坐牢的,但是,一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谁不想办得好一点?”王娴决定铤而走险试一次,要是有人发现了,就说自己疏忽弄错了。 于是,王娴开始行动了。她决定先把刘京山姐姐存在自己那里帮忙顶任务的9万元取出来救急。“这样,即使出了事情,她终归是亲人,不会闹到单位去。”就这样,王娴将这笔存款办理了随即换单业务,用新生成的存单把钱取了出来。 有了这9万元钱做保障,婚礼举行得很顺利,在同事们羡慕的眼光中,王娴暂时忘记了恐惧,心满意足地踏上婚姻的红地毯。 “我再一次下决心收手,但已经收不住心了。” 战战兢兢度过一段日子后,看到单位里无人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王娴一颗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但是她知道,这并不代表危险已被消除,只要自己一天不把单位的钱补上,自己进监狱的可能性就大一分。为了还钱,刘京山辞去公司的工作,贷款开了个小工厂,虽然辛苦,可是收入颇丰,只要不出意外,一年就能还上姐姐的钱。可是,生活却不会按照人们的计划运转。 2010年初春,刘京山的姐姐着急用钱,想提前取钱,为了避免事情败露,王娴决定再冒一次险,用同样的方式提出另一名储户的钱还姐姐。当时的王娴和刘京山还时刻想着,要赶紧挣钱,把储户的钱补上。可是,事与愿违,几个月后,他们不仅没有还上储户的钱,反而得为工人的工资、工厂购买原料、银行贷款利息将近15万元而犯愁,眼看着辛辛苦苦经营的工厂就要停产,情急之下,王娴和刘京山商量,再从单位取一次,先让工厂重新运转起来再说。“这一笔钱取得很周折,因为十万元以上的需要领导授权,所以,我分了两次才取出来,至于怎么还,走一步说一步吧。” 之后的几个月中,王娴一遇到困难就从单位取钱应急,陆陆续续地取走了几万元。就这样,资金周转的窟窿越来越大,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从单位挪用了30万了。 王娴害怕极了,这30万元的窟窿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只要一天不解决,便会随时爆炸,而她是等不到用自己钱补上那一天的。这时的王娴,对于返还挪用的公款,早已有心无力,糊里糊涂地选择了这条危险的犯罪之路。 她和刘京山商量,用同事的工号,取一笔大额存款,把自己的窟窿填上后辞职,这样,即使单位查出错误,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自己所为。很快,王娴偷偷地查询了单位的开销户登记本,记下了几张大额定期存单的户名、账号、印刷号。几天后,王娴找了个理由支开同事,悄悄地关闭了监控,来到同事电脑前,用同事的柜员号办理了随即换单,将新存单交给了刘京山,嘱咐将钱全部取出来,30万补上自己在单位的欠款,剩下的24万,放到家中备用。做完这一切,王娴一刻也不敢放松,交上了自己的辞职报告。

  2013年1月,单位发现储户存款被盗用,立即报案,王娴与丈夫的犯罪行为终于被暴露。今年3月,经该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王娴被法院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4年;从犯刘京生也受到了国法的严惩。而13名农民储户的存款亦得到了妥善处理。

  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告诉记者,当前银行系统之所以成为经济犯罪的高发领域,根源就在于内部存在诸多管理漏洞,假如不能严格督促临柜人员执行储蓄操作程序,自我检查监督力度小、较少进行突击检查和专项清理,人员选用方式欠缺等等,这都给给身处一线的工作人员提供了利用制度漏洞进行职务犯罪的条件。 针对这些问题,寒亭区检察院向全区银行系统积极发出检察建议,要求银行部门完善内控机制,强化对票据管理、报表审查、双人临柜、钱帐分离等关键环节的监督检查,加强对职工的教育管理和正确引导,注重采取多种形式向群众宣传存取款的有关规定。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男子连续三年"一年一进宫"出狱一月再次盗窃被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