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乐老板无情杀害情人 曾花情人上万元

时间:2012-07-05 17:30:00作者:彭丹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正义网四川7月5日电(通讯员 彭丹)隔着看守所重重的铁窗,我们看到的犯罪嫌疑人张晓彬(化名)并没有想象中重刑犯人的狰狞与嚣张。他身材并不高大,黝黑的皮肤,脸上写着所有农村汉子的共性——老实、本分,一眼看去怎么都不会与“杀人犯”这个名词联系上。到底是怎样的仇恨,又或许是怎样的邪念,使他走上了犯罪这条不归路。在这里,我们尽可能地去还原一个真实的他。 

  幸福生活越过越红火 

  张晓彬于上世纪60年代中叶出生在夹江县的一个小乡村里,兄弟姐妹七人,排行老三。80年代初中毕业之后,回到家乡务农。1992年邓小平同志发表南巡发话,改革开放迎来一个新的春天。在全国经济复苏的浪潮中,他进入驾校学习驾驶技术,然后顺利进入当时生意红火的瓷砖公司工作直至5年后公司倒闭。但因其有一身过硬的驾驶技术,下岗不失业,一直在帮私人开车,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应该说一个农村人有着这样殷实平淡的生活,已经不错了。殊不知2010年乐雅高速公路的修建占地,彻底改变了张晓彬的生活轨迹。在此次征地拆迁中他享受到了国家政策的大实惠,不仅修了新房子还办起了农家乐,身份一下子从打工仔转变为小老板。为了方便农家乐的生意,他还给自己买了小汽车。 

  张晓彬事业小有成功,这与他的幸福家庭密不可分。父母健在,七十多岁的老母亲非常疼爱这个儿子,每天还会给一家子做饭。妻子温婉贤惠,对他百依百顺,尽心尽力的操持着整个家务。儿子也早已成家立业,去年生了个孙子给这个家庭注入了新的活力。 

  结识“按摩女”跨越雷池 

  成了张老板之后,他的心气高了,也懂得享受了,常常出入按摩店。2011年7月份,在一个名叫“姐妹按摩院”的地方,认识了被害者董萍(化名)。一开始与董萍结识纯粹是因为她的按摩技术好,其中并不掺杂任何杂念。董萍年轻时髦,接触时间一久,张晓彬常拿董萍与家中常年劳作的妻子相比,慢慢的他的心向董萍倾斜了。 

  后来,两人频繁相约喝茶聊天,张晓彬也表现出了一个老板的耿直与豪气。经常买董萍的“点”带她去唱歌,有时会给她买点小礼物,你来我往间彼此都有不错的印象。到了这年的10月份,两人相约驱车到雅安碧峰峡游玩,第二天便到了瓦屋山。在美丽的山水间,两人关系迅速升温,并发生了关系,从此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张晓彬直到今天仍深刻的记得董萍曾经对他说过:“我从来没有去哪里玩过。”出于对这句话的心痛,出于对董萍的怜惜,自从那次旅行回来之后,张晓彬便带着她去犍为、汉源、宜宾、成都等地旅行。在多次旅行中,两人没有严守婚姻的誓言,一次又一次地跨越道德的界限。 

  隐瞒家人助长不伦恋 

  通过平时的交往,张晓彬了解到董萍在家中排行老幺,深得父母、兄长的喜爱,且早已结婚生育,日子过得还算平淡幸福。 

  如果说,董萍一直在瓷砖厂工作不做按摩这一行,也就不会认识张晓彬,更不会丢掉性命。为何她要选择这条路呢? 

  原来是几年前董萍修了房子,欠了好几万块钱外债。而她所在的瓷砖厂效益一直都是不温不火,一个月千把来块钱的工资只能维持一家人的温饱。丈夫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一天与田地打交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为了增加家庭收入,没有多少文化的他只能在农闲时,到家附近的火车站从事搬运工作。在家里,大小事情都是董萍做主,争强好胜的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快点把债务还清。 

  经多方打听,几经对比下来,她觉得按摩这一行不需要投本而收入颇丰。平日里,老百姓都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按摩这一行的。为了消除父母及家人的顾虑,董萍对父母、丈夫谎称上班的地方是正规的,不涉及色情服务。 

  正是由于董萍的隐瞒,她与张晓彬的这段见不得光的恋情在肆意的滋生着。 

  陷经济纠纷棒打情人 

  在一次又一次的旅行中,董萍总是拿钱给张晓彬开销,少则三五百,多则两三千。张晓彬也很大方的给她买东西,从表面上看去两人俨然就是一对 “夫妻”已不分彼此。此时,农家乐的生意不算红火,张晓彬面对这样大的开销,有些力不从心。问家里要又怕被妻子发现,于是陆续向董萍借了好几万元钱。借这些钱都是出于情人之前的信任,两人从来都没有完善过借钱手续。 

  2012年5月23日,张晓彬的父母、妻子及儿子儿媳都到县城参加亲戚的宴请去了,这给了两个人创造了幽会的机会。晚上8点多钟,两人在县城碰面,因为家中没人,他便开车把董萍带回了家中。害怕被邻居看见,他们两个人并没有进屋,而是关了灯在院子里面的车棚里坐着闲聊。 

  大约到了晚上12点,在聊天中董萍提到了钱的事情,让张晓彬还钱给她。原来是董萍的姐姐修房子资金紧张,出于姊妹间的情意,她答应了在这个月26号借三万元给姐姐。可是囊中羞涩的张晓彬根本没有这么多钱,连十几号还给董萍的两万元钱都是东拼西凑来的,于是一口拒绝了董萍的要求。 

  平时百依百顺的情人,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耿直?这时,董萍火冒三丈,并不断的坚决要求张晓彬把欠她的钱全部还上,以后再不来往了。张晓彬也不甘示弱,两人起了争执。这时董萍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她便叫张晓彬送她回家,张晓彬却不准她离开。正在火头上的董萍便说:“我要走,除非你今天把我弄死。” 

  也许是这句话刺激了张晓彬,他一生气就打开副驾驶室后门,在座位边上拿出了平时用于防身的两根铁棒,从董萍身后双手合十用力打了她右脑一铁棒。董萍应声倒下,整个人趴在了车棚边上的花园里,头下淌了一滩血。张晓彬打开了车棚的灯看到心爱的女人躺在血泊中,他既害怕又心慌,又迅速的关了灯呆呆地杵在那里。现在要怎么办?耳边总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逃吧!快逃吧!是的,张晓彬一定要逃,可是现在董萍怎么办?要把她扔在哪里?河里、田里……张晓彬想了好多个地方,突然脑中想到了家后面的化粪池。 

  四五分钟之后,张晓彬搂住董萍的腋下拖着她往厕所里拖。他怕抽粪水抽到东西把管子堵了导致整个事件败露,于是脱掉董萍的外套和裤子,只剩下一条内裤和一件短袖T恤后,把她整个人面部朝下直接丢进了化粪池。随后盖上了化粪池的盖子,把厕所、厕所外的过道以及停车棚的血迹全部冲洗干净。收拾好后,张晓彬再也无法入眠,他一个人坐在车里抽着闷烟直到天亮…… 

  掩饰犯罪事实亡命天涯 

  5月24日早上7点,张晓彬还是按照事前的约定去县城接妻子,途中,他将装有董萍衣物的口袋扔在了自家门外的河里。而那两根致命的铁棒被他在5月25日,扔在了夹江县观音滩收费站附近的茨竹林里。 

  张晓彬是害怕的,但是他又是狡猾的、缜密的,他想做得尽善尽美来掩盖整个犯罪事实。5月25日,他回复了前一天晚上接到的董萍家人的电话后,便到了董萍父母那里若无其事的摆龙门阵,并一口否认了与董萍有经济纠纷。为混淆大家对董萍失踪一事的判断,引导大家往董萍只是出远门打工去了上想,当天下午便只身一人来到重庆,为的是以董萍的名义给家人发个短信。 

  只有初中文化的张晓彬不会发短信,是拜托一个不相识的三轮车师傅发的,大致的内容是:江(董萍的丈夫)我走了,不用找我,看好彬(董萍的儿子),我以后会打钱回来。天真的张晓彬后来交待,若事情不败露,自己将会以董萍的名义打钱给董萍的家人,一来是给自己赎罪,更重要的证明董萍还活着。 

  从重庆连夜转了几次车回到家时已是5月26日上午,一身疲惫的他不敢回家睡觉,怕的是一闭眼就看到董萍,一闭眼就回忆起曾经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于是他在城里闲耍了一天。 

  董萍的丈夫连续几天联系不到董萍,心急如焚,想到最后和妻子的那一通电话,妻子从电话那头传来的飘渺声音,让他的心不由的紧了起来。越想越不对劲的他和家人于5月27日向公安机关报案。接到报案后,公安机关迅速展开侦查。通过查看董萍的电话记录,发现她和张晓彬联系最密切,不排除张晓彬有重大的作案嫌疑,随后便通知张晓彬到夹江县焉城镇派出所做询问笔录。面对警察的质疑,张晓彬镇定自若,没有如实的说出相关情况,一口否认曾经带失踪前的董萍去过他家。 

  从派出所出来,张晓彬隐约感到事情即将败露,便于5月28日一路逃到了成都,没有做任何停留,便买票在5月29日中午11点到了丽江。丽江如画的风景,让他紧绷的弦有了一个暂时的放松,像大数于游客一样他也欣赏起了美景,去了丽江古城、去了香格里拉…… 

  张晓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正是董萍受害前最后接到的那个电话给警方破案提供了帮助。警方根据董萍的通讯记录,很快发现董萍的最后一次通话是5月24日凌晨在夹江县某乡(张晓彬的家所在乡)。而这一点与张晓彬所做的询问相互矛盾,公安干警对张晓彬家进行了仔细勘验,很快在张晓彬家的化粪池里找到了董萍的尸体。 

  一张法网已向张晓彬撒开,5月31日在香格里拉至丽江的公共客车上张晓彬当场被警方抓获。 

  面对检察人员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张晓彬满脸的悔恨。当我们要离开看守所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我不请律师,我也不上诉,听候法律的宣判。”斯人已逝,悔之晚矣,等待张某某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责任编辑:杨斯] 下一篇文章:青年为假酒制作迎驾酒瓶盖 法院判其有期徒刑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