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

正视需求从严管控 专家把脉老年代步车乱象

时间:2021-02-05 09:08:00作者:何慧敏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正义网北京2月1日电(见习记者何慧敏)近日,湖南湘潭、河北张家口发生的多起老年代步车危险驾驶案件再次引发社会关注,将老年代步车这一“灰色存在”再次推上风口浪尖。据记者调查,老年代步车因为驾驶方便易操作、售价低廉,有很大市场需求。然而,数量不断增长的老年代步车,却存在安全隐患突出、无证无号牌上路,挤占机动车道等问题,给城市交通秩序管理带来巨大隐患,街头横行的老年代步车究竟为何屡禁不止,带来哪些执法难题,究竟该如何破解呢? 

  老年代步车交通肇事现“汽车化”趋势 

  “开这个老年代步车比较方便,平时接个孩子五分钟就到了。”一名老年代步车使用者对记者说道。近日记者在石景山区西黄村附近的小区调查中发现,很多单元门口都停着两三辆形似汽车的四轮老年代步车,并贴有“接孩子”“自用”标志。这些“四不像”直接停在汽车停车位上,甚至有的还挤上了绿化带。 

  据数据统计,2011-2017年间,“低速电动车”销量年均增长达66%。近年来,我国四轮低速纯电动车在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市场发展更是迅速,全国保有量超过600万辆。 

  老年代步车市场的繁荣带来交通事故的增长。据公安部网站2018年数据,近五年全国发生低速电动车交通事故83万起,造成1.8万人死亡、18.6万人受伤,由低速电动车引发的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逐年增长,近三年年均分别增长23.3%和30.9%。 

  在以往案例的查询中,记者发现老年代步车交通违法肇事出现“汽车化”趋势,甚至出现了多例涉嫌酒驾、醉驾等危险驾驶案件。2020年5月27日,山东省淄博市一名80岁高龄的老人驾驶着三轮电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被法院判处危险驾驶罪。2020年8月20日,成都市新都区检察院对一起酒后无证驾驶无号牌电动四轮车的危险驾驶案提起公诉。 

  老年代步车横行不仅扰乱了交通秩序,在执法管理上也存在难题。据记者观察,多数形似汽车的老年代步车没有持有合格证件和号牌上路,导致交通事发生后责任认定困难,并且容易引起纠纷。2020年7月9日,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检察院办理了一起酒后驾驶“老年代步车”案件,嫌疑人齐某某被以涉嫌危险驾驶罪提起公诉。然而事故责任人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的代步车被认定为机动车,并且要承担责任自己无法接受。 

  肇事后保险救济困难也是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题。2019年2月,李某为了能给自己的老年代步车买到非机动车责任保险,李某某擅自安装了一个假车牌后购买了商业保险。然而在实际的事故认定中被认定为机动车,无法享受保险理赔。 

  除此之外,老年代步车在生产、销售没有规范的许可制度,甚至存在违法改装的“魔改”乱象。在某购物网站搜索“老年代步车”关键词发现,公开售卖老年代步车的商家上百个,售价根据配置不同在3000元至1万元多左右,在用户评价和提问回答中有多个关于“无驾照可以开车吗”“不需要上牌吗”的讨论,回答均是“可以”“不要去市中心就可以”“可以开机动车道”等。“不上牌”“不年检”甚至成为部分商铺的广告宣传语。当记者提出能否改装加速时,商家表示一般能开到40-50迈,可以使用大功率电池提速。 

  然而这样的改造却隐患重重,记者搜索过往案件发现,此类改装老年电动车导致起火自燃、或者交通肇事的案件不少。2020年9月27日,张北旭日家园小区内一辆电动自行车(老年代步车)充电时起火,紧挨电动自行车的另一辆电动汽车也被引燃,消防队接警后迅速赶往现场,火势被灭后,两车已烧成空壳。 

  代步车快速繁衍背后是最后一公里出行需求 

  2018年工信部、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明确要求开展低速电动车生产销售企业清理整顿。2020年,云南省公安厅等三部门联合下发《关于组织开展低速电动车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坚决打击三、四轮电动车存在的违法行为。山东省微山县对四轮电动车发布了禁行通告。虽然各地规范不一但均表明了打击态度,然而老年代步车依旧屡禁不止,甚至有人提出“我这不是机动车不用你管”。百姓心中认定的标准与实际执法办案不同。那老年代步车究竟是什么“身份”呢? 

  工信部等六部委2018年印发的通知将“老年代步车”划入低速电动车范畴,并指出其行驶速度低、续驶里程短,电池、电机等关键部件技术水平较低。 

  根据国家规定,属于非机动车的代步车种类专指是“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在非机动车道内行驶时,最高时速不得超过十五公里。平均驾驶时速在40-50迈的老年代步车明显不符合非机动车的标准。 

  “现在交通管理规范主要是针对电动自行车管理,四轮老年代步车的生产标准、号牌和执照管理规范尚未出台,目前执法依据欠缺。”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郑翔认为,目前四轮电动车管理没有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依据,而各地出台相关规范不一致,选择性执法现象严重,是导致老年代步车在灰色地带肆意横行的重要原因。 

  除此之外,在上游的生产环节管理不严也是老年代步车横行的重要原因,直接导致源头放水,下游遭殃。“生产管理部门监管不力,导致满大街老年代步车超标准被生产和改装。”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小军对此阐释,老年代步车乱象的根源在生产环节。几乎所有的老年代步车都没有遵守时速限制,要么是生产厂家不遵守规定,要么就是改装环节不遵守规定,导致大量违规的老年代步车上市、上路,给道路交通安全带来隐患。 

  “除了法律依据欠缺外,也反映出老年群体实际的出行需求难以得到满足。”郑翔补充道,多数老年人出行买菜、接孩子、逛公园等最后一公里需求是代步车快速繁衍的重要原因,不可轻忽这个特殊群体的特殊需求。 

  破解老年代步车管理难题须强化源头管控 

  挤占机动车道、私家车位,危险驾驶,老年代步车乱象被频频诟病,加快法律规范迫在眉睫。 

  “需要规范生产、销售环节,明确标准,在市场准入环节形成可行的牌照管理、驾驶员管理制度。”郑翔提出应该重视规范制定和出台,才能让执法有法可依。 

  规范出台还需要治理同步。“应该严肃治理,不能放纵这种不安全不合法的交通乱象。”杨小军提出治理的关键在强化源头管控。应该以法为据,生产环节从严执法严格管理,对于生产改装超速的老年代步车的厂、店、铺,依法打击。杨小军补充道,还要加强下游的治理,对于不合规上路的代步车交警部门应该依法处罚,依法扣押。 

  老年代步车问题重重,郑翔认为,一禁了之并非管理最佳策略,还是应该坚持因地制宜的原则。“各地交通流量、实际需求不一样,例如城市与农村,平地和山地,也可以适当考虑划定限行区域,并且为这种新兴的城市交通工具匹配相应的道路设施设计、停车场所等。” 

  “也应该从丰富老年群体的交通出行方式、合理完善城市道路布局方面着手。”郑翔认为应该积极倡导公共交通,提高公共交通便利性、舒适性、可达性,破解老年群体出行的“数字鸿沟”,为老年人提供确实可行的出租车服务,网约车便利,更进一步,城市规划部门应该考虑科学的城市布局,提高市场服务的精准性,例如快递站、菜市场、小学与居住区之间的距离应合理。 

  2020年9月1日,工信部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7609号建议的答复中指出,工信部组织行业专家、重点企业开展了多次讨论,各方已达成“微型、短途、低速、特定区域内使用、安全和环保要求不降低”的共识,形成《四轮低速电动车技术条件》标准草案。根据工信部公开征集9项强制性国家标准计划项目的意见,该方案预计2021年发布。

[责任编辑:赵晓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