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英语”创始人在家也“疯狂”?

  李阳“家暴”倾向浮出水面  

  8月31日起,网友“丽娜华的Mom”通过微博连续发出多张受伤照片,言语中表明自己是李阳的妻子,受到家庭暴力,此帖迅速在网上成为关注的热点。
  多张遭遇“家暴”的照片显示该女子额头、耳朵、膝盖等多处受伤、红肿流血,膝盖部分的旧伤已经结痂。
  “李阳妻子遭遇家暴”的消息引起众多网友关注,“丽娜华的Mom”的粉丝人数以几何数增长,多数网友在求证消息真实性的同时,也评论认为“事情还是应该通过法律来解决”,还有网友说“疯狂李阳原来如此疯狂”。【详细

  公司称属虚构 李阳未予回应  

  9月5日,记者致电李阳疯狂英语人力资源部,一工作人员表示,经与公司核实,微博上的信息“是虚构的”,“李阳老师很注重家庭教育,跟家庭暴力没什么关系”,并表示对发出虚构信息的人,“我们这边肯定会去解决处理”。当询问丽娜华的Mom是否为李阳妻子时,该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不用解释了吧”。
  截至发稿,李阳的电话均无法接通。

  李阳疯狂英语发博又删博  

  昨日,李阳疯狂英语的微博对家暴一事进行回应,但很快被删除,有网友截屏后,在网友间被迅速转发。

  @李阳疯狂英语:我听说那个叫丽娜华的人认为中国人都是骗子,中国教育不可理喻,静(禁)止女儿去中国学校上学!不许李阳老师出门上课!谁是谁非不好评论。【详细

李阳,疯狂英语创始人,全球著名英语口语教育专家,英语成功学励志导师,中国教育慈善家,全国新青年十大新锐人物,全国五百多所中学的名誉校长和英语顾问,北京奥运会志愿者英语口语培训总教练。
9月3日,"丽娜华的Mom"(即李阳妻子Kim)在微博贴出受伤照。
Kim的耳朵也被打破了。
  沉默一周后,李阳终于出面对事件做出解释和处理。

  两人感情如何 早前曾露端倪  

  家暴之事似乎并非空穴来风,李阳曾在他的博文中称,我有三个混血女儿,二女儿脾气暴躁,这可能与她出生前,他和妻子经常有暴力冲突有关。
  李阳还在2009年参加《天天向上》节目中透露,他和太太之间没有浪漫的爱情,两人“继续下去”只是为了研究家庭教育。
  而丽娜华的Mom在微博回复博友时称,李阳从没有爱过自己。

  “向kim道歉,向所有人道歉”  

  9月10日,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在微博上正式回应之前的家暴传闻,称“我向Kim(李阳的外籍妻子)正式道歉,我对她实施了家庭暴力,造成了身体和心灵上的严重伤害,对孩子也产生了不良的影响。我也向所有人道歉,我将深刻反省我的行为。”
  关于李阳妹妹日前提出的“Kim有自虐倾向”言论,李阳称Kim“不是自虐……(我妻子)有一定的产后抑郁问题。”对于这是否是第一次家暴,李阳表明这不是唯一一次,并表明他已经去看心理医生了。
  如果Kim执意离婚,李阳说自己“会尊重Kim的选择……如果她要离婚,为了她的身体和精神健康着想,我会同意离婚。”
  另外,李阳表示已经和孩子谈过:“第一向她们道歉;第二,让她们有心理准备,如果父母分开了,我们还会继续爱她们;第三,告诉她们,如果她们以后遇到家庭暴力问题,如何正确地处理。”【详细

  给孩子们开了个家庭会议 “丈夫和父亲我都没做好”  

  李阳表示,在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他已和妻子签订了和解协议,并接受了心理咨询师的指点。他希望把自己作为一个反面教材,使社会在解决家庭暴力方面得到更多智慧。9月10日,他在微博上对妻子和公众发表了致歉声明。李阳还就“家暴”事件向她的大女儿道歉,希望她如果长大后遇到家庭暴力,也要像她妈妈一样站出来,学会保护自己。
  李阳表示,签完协议后,他和妻子两次接受了心理咨询师的帮助,每次一个小时。他从中得到的收获之一是,夫妻在激烈争吵时要先分开,让自己冷静。【详细
  “我不是圣人,我也会犯错,让大家知道不是坏事,如果大家通过这件事能够从中反省一些东西,能够减少或避免‘家暴’,那我这样做也算功德圆满了。我是一个家庭教育推广者,但同时我也是通过不断的体验积累人生经验的,这些就是我真实经历的,不能回避。”【详细
李阳和妻子Kim。
李阳承认家暴,低头认错。
李阳接受记者采访并致歉。
  李阳与外籍妻子Kim间的"家暴门"近日以签订和解协议暂时落下帷幕,如果此次"家暴门"发生在国外,又将会有怎样的处理结果呢?

  若发生在英国:李阳将被“载入史册”  

  据英国媒体报道,英国政府设立“家庭暴力注册簿”,将虐待妻子的人统统记录在案,以便警方和他们日后的新欢核实其过去的劣迹。这是英国政府推出的旨在帮助警方掌握家庭暴力犯罪情况,帮助新结识的伴侣认清对方的一项新举措。
  根据英国政府的方案,因家庭暴力被处以6个月监禁者将被登记在“家庭暴力登记簿”上7年,而被处以两年半或以上者将被终生注册在案。刑满获释的登记在案者搬家时有义务通知当地警方。这份名单将一式多份,分别发送到警察局、社会服务行业以及一些社会福利机构等相关机构的手中。一些要求雇员诚信度较高的用人单位在招聘员工时,比如警察局或社区服务部门,将被获准查阅“家庭暴力登记簿”。

  若发生在美国:Kim可提出要求任何保护  

  美国妇女面对家庭暴力有一把“尚方宝剑”,即“民事保护令”。这种“保护令”的申请很简单,受虐妇女难以忍受丈夫的家庭暴力,自己可以到法院申请保护,法院会获准该妇女受有限保护。妇女要求什么保护都可以提出来,这就是“保护令”。
  “保护令”规定,丈夫在一定的时间内不准接触妻子,或不准丈夫对子女监护;或者规定丈夫在50米的距离内不准接近妻子的住处;或者规定丈夫在多长时间之内不准带枪,等等。这种“保护令”的有效期一般为1至2年。
  受虐妇女可通过两个办法实现“保护令”上规定的保护,一是打电话找警察,丈夫违反“保护令”的规定,警察可以将丈夫逮捕,甚至可由警察局起诉丈夫违反“保护令”,对丈夫进行定罪。二是妇女可以直接到法院自诉,要求法庭判丈夫“藐视法庭”罪。当然,这样的罪不一定会将丈夫送进监狱,除非严重违反“保护令”。
  “保护令”得到了当事人、法院、警察局三方的拥护。当事人的可操作性强,可以申请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方式得到保护;法院减少了诉讼;警察局认为避免了夫妻之间的进一步冲突,减少了警力。

  若发生在加拿大:李阳有可能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带走  

  在加拿大,所有有关家庭暴力的法律条文都集中在《刑法》265条上。该款规定,未经他人同意,故意冒犯他人的,不论程度如何,均属违法。此项规定涵盖的内容十分广泛,从最轻微的接触到引起人身伤害的严重攻击都包括在内。其后果都是刑事制裁。
  加拿大的许多省份,都颁布了“家庭暴力法”和“紧急状况下保护令”,如果妇女受到暴力威胁,随时可以打电话向警察求救,在没有当事人允许的情况下,警察可以破门而入并把丈夫带走,限定一段时间内不许回家,以免其继续虐待妻子,直到警方认为解除暴力威胁为止。在家庭财产方面,法院允许受到虐待的妇女继续使用现住房。如果丈夫的暴力行为严重,很可能被判入狱。在审判过程中,妻子只是作为证人参加,无需提供任何证据。
  1981年以来政府开始给警察和法官提供指导性文件,以培养他们的意识,鼓励警方干预家庭暴力问题。许多省份甚至作出硬性规定,必须对家庭暴力案件作出反应。并要求警官无论是否得到受害者的合作,都要对家庭暴力案件进行调查,提交报告,必要时还要作出指控。在这个过程中,警方也逐渐认识到让受害者自己提供证据是很困难的,因而更加积极地投入到家庭暴力案件之中。正因为有了执法系统的强有力支持,妇女受害者不像以前那样认为受伤害是可耻之事,而敢于面对暴力采取行动。
  为了对受害妇女提供精神和生活方面的支持,加拿大政府通过在社区设立避难所的方式给急于摆脱暴力环境的妇女提供紧急援助。直到他们找到安全住所为止。这些机构一般由国家出资,提供短期或中期的膳食和住宿,同时提供法律和心理方面的咨询。在可能情况下也给有暴力倾向的男人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它戒备森严,始终置于警方的保护之下,施暴者无法接近,受害者的心理和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  

  若发生在挪威:Kim可申请佩戴与警察局相连的警报器  

  挪威1988年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规定,对配偶、儿童或其他亲密关系者的暴力侵害案件实行“无条件司法干预”(unconditional judicial intervention)的公诉原则。即便受暴妇女撤销了先前的指控,警察和公诉机关在没有被害人同意的情况下,也可以向施暴者提起诉讼。这是一个政治上的信号,反映出国家对家庭暴力问题态度的转变:即家庭暴力不仅是犯罪,而且是严重的犯罪。
  1994年的刑事诉讼法的修正案规定:允许被害人接触案件相关材料,知晓案件更多信息;被害人会被告知起诉书是否已被公诉机关提交给法院,以及起诉书的具体内容;被害人在法庭举证时,法庭有权命令被告人暂时离开。
  在1994年修正案基础上,1995年1月1日实施的修正案规定:受到暴力的妇女,即使还没有对施暴男性提出刑事指控,仍然可以得到保护。另外,司法警察部与儿童和家庭事务部、保健和社会事务部一起合作开发了向受到暴力被证明处于危险境地的妇女可以申请佩戴警报器。这个警报器与妇女住所最近的警察局相连,以确保警察能够迅速出警。
  1983年,挪威通过“政府行动计划”推动反对对妇女暴力的宣传、社会服务、司法干预等工作。2000年起启动了政府行动计划,该政府行动计划的目标主要有四项:1.提高公众对家庭暴力性质和危害的认识,让全社会关注这一问题,让人们意识到它的紧迫性。让受暴妇女到社会服务机构、危机中心、庇护所寻求帮助,向警察报告,更为容易;2.使医疗、保健人员在妇女就诊时,对这个问题有着明确的意识。3.提高保健机构和社会服务机构人员的专业知识和能力,使他们能够询问到妇女受暴的情况。4.关注施暴男性的心理矫治问题。
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受害妇女援助保护中心中受害妇女的真实境遇。
  2011年8月1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反家庭暴力法纳入预备立法项目,这标志着全国人大常委会对这部法律的研究论证工作正式开始。

  家庭暴力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在世界各国,家庭中虐待妻子的现象都十分常见。据世界银行调查统计,20世纪全世界有25%-50%的妇女都曾受到过与其关系密切者的身体虐待。
  全国妇联的一项最新抽样调查表明,在被调查的公众中,有16%的女性承认被配偶打过,14.4%的男性承认打过自己的配偶。每年约40万个解体的家庭中,25%缘于家庭暴力。特别是在离异者中,暴力事件比例则高达47.1%。据资料统计,目前,全国2.7亿个家庭中;遭受过家庭暴力的妇女已高达30%。家庭暴力引起的后果是严重而且是多方面的,因为发生在家庭中而得不到及时有效地制止和处理,很容易导致婚姻的破裂和家庭的离散,同时使加害人有恃无恐。并且,发生家庭暴力的家庭中的孩子通过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在他们成长后大大增加了使用暴力的可能性。
  家庭暴力之所以受到特别关注,是因为它不仅是一个十分突出的社会问题,而且极大地危害社会治安、家庭稳定以及妇女儿童的身心健康。世界银行认为,暴力对女性来说与癌症一样是育龄妇女死亡和丧失生存能力的重要原因。因此在世界各国,都应当建立更为健全的法律制度以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对家庭暴力理解的几大误区  

  反对家庭暴力,需要全社会的参与,但是受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可能有人会认为家庭暴力是家里的事情,是一种隐私,不可外扬。中国社会的百姓们对家庭暴力现象存在着几大误区:
  误区一:没有家庭暴力现象,即使存在,也是极少数。
  误区二:家庭暴力是私事,4128个调查对象中,57.51%认为家庭暴力是家务事。
  误区三:家庭暴力就是伤害身体,而不包括精神暴力、经济暴力、性暴力。
  误区四:文化素质高的家庭没有家庭暴力,4128个调查对象中,施暴者中62.7%具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

  反家暴法已纳入人大预报立法项目  

  “通过我的事,让更多人知道家庭暴力。如果因为这个事能促进家庭暴力立法,能促进(更多家庭)反省也是个好事吧。”李阳接受采访时对此表示。
  目前,涉及家暴的规定散见于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条文仅有8个,不仅总量上无法满足解决家庭暴力问题的立法需要,而且在8个条文中,3个原则性宣示条文只是表明了国家对家庭暴力问题的态度,没有具体的可操作性。有观点认为,现有法律已经就这方面有了明确规定,如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等,有相应的“伤害罪”、“妇女虐待罪”,而“杀人罪”、“侮辱罪”刑法有相应的规定,既然法律有这样那样的规定了,那认真、严格地执行好现有的法律里的条文就行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会长夏吟兰认为,大部分家庭暴力事件中,受害一方既不属于轻微伤害,也不是轻伤害,也就是说当事人不能承担刑事责任。侵权责任法对家庭成员之间的侵权责任并没有明确规定,家庭成员之间发生相互殴打,操作起来很难定罪量刑。
  值得庆幸的是,反家庭暴力法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2011年8月1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反家庭暴力法纳入预备立法项目,这标志着全国人大常委会对这部法律的研究论证工作正式开始。
世界银行关于家庭暴力的统计。

  通过此次"家暴门"事件来促进反家庭暴力立法,这是李阳的希望,也是公众的期盼。但立法并不是最为重要的,也不是预防和解决家庭暴力的不二法门。法律的完善固然有助于从机制上消除这一具有普遍性的丑恶现象,但最完善的法律也无法阻止某些丑恶现象的发生。反家庭暴力,除了法律之外,应当还有其他综合治理的措施跟进。消除家庭暴力,是个世界性的难题。正因为难,就更需要正确的态度和方法。把典型案例当做反面教材,从中汲取教训,改进方法,就显得尤为迫切、尤为必要。真正把李阳当做家庭暴力的反面教材,其最大的作用也就在此。

  往期回顾
"9·11" 反恐十年祭
空路到底谁说了算?
韩用户诉苹果 讹诈or维权
菅直人内阁不"拜鬼"被批
穆巴拉克受审 强权法治的博弈
骆家辉 中美两国的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