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会

网络账号注册容易注销难?平台在打“小算盘”!

时间:2020-05-15 07:40:00作者:新闻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假冒注册的账号明目张胆,要注销账号却困难重重。近年来,网络平台账号注册容易但注销难的问题一直备受关注,这究竟是技术所致还是利益使然?业内人士指出,用户信息极具商业价值,网络平台此举意在保持只增不减的用户数量。

  注册容易注销难

  近日,某单位发现微博、微信等互联网平台上有多个冒用单位名义注册的账号,有些冒牌账号甚至还经过平台进行了企业官方认证或个人身份认证,该单位想发函统一清理,谁知注销流程极其繁琐。该单位相关负责人说,个人微博用户在填写身份、工作单位、职务等信息时并不需要提供相关证明文件,导致在微博查找到数百名自称在该单位任职的个人账号,又有几十个认证为该单位合作伙伴的企业账号,对单位的品牌形象造成不良影响。该负责人表示,这些微博账号在清理时不能直接关闭,只能删除昵称,将用户名更改为一串数字,这并不是真正的“注销”。

  而在微信平台上,只能通过微信公众号进行投诉才能处理冒用账号。有些冒用账号在搜索时就能看到,而有些冒用账号隐藏很深,注册的名称看不出与某企业有任何关系,但公众号在简介或推送文章中会指出与某企业是合作关系,企业往往接到用户投诉电话、了解情况后才知道是冒用账号欺骗了用户。

  据多方了解,微信平台对于已经丢失公众号的找回手续更加繁琐,每个账号均需要先填写资料、发送邮件、打款验证、等待验证等才能找回再发起注销申请……有时半个月过去了,也没能顺利注销一个账号。

  平台在打“小算盘”

  “注册容易注销难”的现象并非个例。

  近年来,在微博、微信等平台假冒名人、机构或媒体的名义开通账号的事件时有发生。试想,冒牌的机构账号在单位不知情、没有提供证明材料的情况下通过审核、轻松注册,平台更是加以认证,公众很容易信以为真,不法分子如果假借机构的名义发布虚假信息、损坏机构名誉甚至诈骗钱财等,势必扰乱网络生态秩序,导致不良社会影响,造成严重后果的还可能涉嫌犯罪。

  与注册认证的简易程度相反,关于账号的注销难题不绝入耳。“注销难,难于上青天”“注销过程复杂到想哭”“被注销过程弄得心力交瘁”……网友纷纷吐槽许多平台注销入口难寻、注销流程费劲、注销成本太高等问题。业内人士指出,平台账号注销难实则侵犯用户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乃至隐私权。

  专家分析称,从根本上看,账号“注册容易注销难”背后,更像是基于互联网平台自身利益的一种“潜规则”所致。用户数据信息是衡量平台价值和市场竞争力的关键指标,平台在打自己的“小算盘”,意在提升用户数量、避免用户流失。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认为,现在很多平台注册容易,注销很难,因为这些平台需要流量,需要用户数量,可以利用这些去拉投资、吸引广告商。

  在利益驱动下,平台想尽办法让用户数“只增不减”。一方面尽可能降低注册难度,审核把关往往形同虚设,导致冒牌账号蒙混过关、遍地横生。另一方面又提高账号注销门槛,设置重重障碍,“千方百计”让用户难以注销,从而维持用户数量、用户规模的稳定,同时继续保持对用户数据信息的占有。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孙万松律师表示,用户在平台上的所有痕迹和数据可以视作平台的一种“资产”,只要用户不注销,其“资产”的价值就不会降低。

  惩罚来得更严厉些

  整治账号乱象迫在眉睫,遏制冒牌账号要从源头抓起。根据国家网信办发布的《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互联网平台应当落实管理主体责任,对使用者提交的账号名称、简介等注册信息进行审核。平台必须扮演好“守门人”的角色,严格把关、认真审核,避免无资质者“挂羊头卖狗肉”,同时筑牢“防火墙”。

  而保障账号注销权,重在解决“不让注销怎么办”。工信部在《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中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者账号的服务。违反上述规定的,将由电信管理机构依据职权责令限期改正,予以警告,可以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

  尽管有明确规定,但相对企业的获利驱动而言,其惩罚力度和威慑力明显不足。专家表示,解决“注销难”的问题,不缺技术缺决心,不妨将适用的惩罚举措“升格”,让惩罚来得更严厉些。监管部门要对网络平台加强监管,对于不顾用户正当权益的运营者,要进行有效的事后惩戒。只有把“注销难”当违法侵权处理,将违法成本提高到能遏制企业逐利冲动的地步,“账号注销难”才能尽早销声匿迹。

  总之,账号“注册容易注销难”实不该!一家负责任的互联网企业应该有良好的机制,不以牺牲用户的合法正当权益为代价,否则,即使制造出所谓“光鲜亮丽”的用户数据,也难以让人信服和尊重。(李雪钦)

[责任编辑: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