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处级官员辞职做公务员培训:期待女儿进体制

时间:2016-06-02 09:02:00作者:贾世煜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5月29日,江苏无锡,刘富君在他创办的公司里接受记者采访。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摄

  人物简介

  刘富君

  1977年出生,辞职创业官员。

  先后工作、任职于江苏无锡开发区检察院、无锡新区组织部、无锡新区信息中心、无锡新区党政办公室、无锡新区政策研究室;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党工部、人才服务中心;山东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管委会。

  2014年8月辞职下海后,创办一家公务员职业规划在线教育机构和专业遴选考试培训网校。

  5月29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见到刘富君时,这位曾经的副处级官员刚从一张狭小的折叠床上爬起来。这天是周末,他在公司眯了一会儿。

  刘富君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条纹长袖,灰色运动裤的裤腿挽到了膝盖处。辞职将近两年,刘富君的身上已难找到官员的影子。

  他指着脚下这间大约30平米,显得有些局促的屋子说,这就是我的公司。离开体制后,刘富君转头做起了体制内的生意。

  想做百万公务员的生意

  两年前,刘富君的职务是山东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如今,这个39岁的中年男人是一家公务员遴选培训机构的创办者。

  在他创办的网站上,刘富君称自己为“遴选教父”、“基层公务员职业规划指导专家”。但如何判断他在行业内的地位,目前尚难有明确的评判标准。新京报记者在网络上检索发现,目前网上专门从事公务员遴选培训的机构并不多,更多的是从事公务员考试培训的机构。

  辞职后,刘富君从山东德州回到江苏无锡。他失去了原本享受的公车,出行基本依靠打车和地铁。他甚至不认为自己是个老板,因为“公司实在是太小了。”

  在江苏无锡,他的确注册了一家公司。这是一间月租金不到2000元的办公室,聘有4名员工,“刚刚走了两个”。

  但他的目标很明确,试图从公务员身上发现商机。

  “公务员遴选考试是一个非常刚性的,巨大的市场”。刘富君从手提包里取出四部手机,依次摆在桌子上。他现在有4个微信号,大约加了1.8万个好友,“都是基层公务员”。

  这些人分为两类,一类是他的学员,另一类是他的潜在学员。

  但具体有多少学员?对于这个关键数据,刘富君并未透露。他称,自己正在和投资人接洽。不过,再次提到时,他又解释说,最近这个阶段不适合接受投资,打算等等再说。

  说起未来的商业图景,肢体语言丰富的刘富君有些激动。他站起身来,双臂由内向外画了一个弧形,“我跟一个投资者说,未来的图景就是有一个很大的办公室,桌子上摆着200个手机,每个员工面前10部手机。”

  他算了下,每个微信号加满好友是5000人,200个就是100万人。“我曾经提出一个口号,连接和服务百万公务员。”

  但这与现实相差甚远。谈到当下的境况,健谈的刘富君显得有些尴尬。他拎起手边的黑色提包,指了指里边的笔记本电脑和麦克风说,“做在线教育,说不好听的确实是皮包公司”。

  “不会谈及任何不符合规则的内容”

  《公务员公开遴选办法(试行)》定义称,遴选指市(地)级以上机关从下级机关公开择优选拔任用内设机构公务员。对于基层公务员来说,遴选是其工作向上调动的一条重要路径。但实现工作调动者往往只是少数。

  湖南某市一位乡镇政府的科员是刘富君的学员。她向新京报记者感慨,基层公务员上升通道狭窄。她被借调到当地市委主要部门挂职多年,却一直未能如愿调动工作,编制至今仍在乡镇政府。

  这个公务员的经历并非个例。刘富君说,如果把他的学员做一个画像的话,应该是35周岁以下的基层公务员,峰值在28到30岁之间。而这些公务员,半数以上在县乡两级机关单位就职。

  在刘富君目前开设的课程中,授课的主要内容包括遴选笔试和面试的技巧、公文写作技巧等等。但从字面上来看,这些东西与其他培训机构无异。

  刘富君也坦言,在每天和学员的交流中,关于职业规划方面的问题,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但他表示,自己不会谈及任何不符合规则的内容。

  规则指的是什么?用刘富君的话来说,他是从人事制度上,以及学员的个人情况上来对其职业规划进行分析指导。他讲的是“明面上的规则。”

  学员的问题,有时也会涉及与领导、同事之间的人际关系,“问的问题各种各样”。刘富君拿自己在体制内工作的经验说,“不去处理人际关系,就是我的人际关系观”。

  事实上,总归还是有一些技巧的。早年在无锡新区检察院工作时,刘富君曾给无锡新区的相关领导写信,介绍自己在政策研究和公文写作方面的特长。他希望调到无锡新区党政部门工作。

  刘富君称当时的自己为“仕途少年”,也将那次写信称为毛遂自荐。这封信奏了效,他因此获得机缘,被借调到无锡新区组织部工作。再后来,他进入无锡新区政策研究室,并逐步成长为政研室的主任。

  辞职后不再考虑“后不后悔”问题

  一个副处级官员,为什么辞去公职来做在线教育?

  刘富君尽量避免谈到此前的公职。他一再表明,辞职的原因是自己看到了公务员遴选培训的这块市场,他觉得这个可以成为一门生意。

  他把自己和其他辞职官员区分开来,“现在官员下海辞职都是什么呢?去找一个很大的平台,马上有很高的收入。我就是完全靠自己的知识,没有靠岗位,没有靠原来任何的人脉。”

  刘富君曾经在无锡工作过8年左右的时间,后来通过遴选考试,先后任职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党工部副部长、山东德州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

  从2014年8月辞职到现在,刘富君无数次地要面对“你为什么辞职”这个问题。除了记者,很多学员,甚至是在网上了解到他的网友都会过来问这个问题。

  刘富君说,向他咨询过辞职问题的基层公务员至少有100多人。但是,多数都是一时头脑发热,因为人际关系、工作不顺等问题临时起意,最终并未辞职。

  “千万不要羡慕别人一辞职,就火了一把。到头来,还是要看市场是否认可你,你总要吃饭吧?”刘富君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大家要知道,在市场中吃口饭付出不是一般的大。

  在线上的交流中,刘富君也总是劝别人不要辞职。他承认,稳定的工作的确可以给人带来安全感。

  刘富君被人们问到的另一个高频问题,是“辞职之后,你后不后悔”。新京报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他沉默了一下,微笑着说,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他不想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再回到体制,只能沿着这条路往前走。

  不过,问得多了,他又给出一个回答。“辞职是一件不可逆的事情。如果有时候非常累,或者遇到一系列问题的时候。人都有一种动摇性,那个时候非常难受”。

  有趣的是,辞去公职的刘富君又期待自己的女儿以后进入体制,最好能成为一名检察官或法官。“如果有一天我要对我的孩子说什么的话,我会说,一定不要去追求与众不同。”

  而他的仕途第一站是无锡开发区检察院。现在,他希望女儿成为最初的自己了。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4亿元木制品走私链条浮出水面 横跨两省三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