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救助站起诉请求撤销女子监护权:其不愿养儿

时间:2016-05-25 09:26:00作者:袁伟新闻来源:成都商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为让6岁男孩兵兵(化名)能上户,昨日,自贡市救助管理站作为原告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兵兵的亲生母亲周英(化名),请求法院依法撤销周英的监护权,指定自贡市民政局为孩子的监护人。

  据悉,这是自贡市首个救助站作为原告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未成年人监护人监护权的案例。

  带孩子上户受阻 老人揭开往事

  昨日下午3时许,自贡市救助站诉被告周英撤销其监护权一案在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告方称,经原告多次与被告沟通,被告均拒绝承担抚养义务,并明确表示放弃孩子监护权。原告为维护孩子的合法权益,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撤销被告的监护权,指定自贡市民政局为孩子的监护人。当庭审法官问被告周英对原告诉讼请求及相关证据有无异议,以及是否有辩护意见时,周英分别回答:“无异议”,“没有”。庭审仅10余分钟就结束了,法官宣布休庭。

  为何救助站会起诉孩子生母请求撤销其监护权呢?这里涉及到一段往事。

  今年1月19日,69岁老人李德成(化名)来到自贡市救助站,与他同行的还有其6岁“孙儿”兵兵。他此行目的很简单,就是帮兵兵上户口,让他能进学校读书。1月20日上午,李德成在救助站工作人员陪同下来到当地派出所咨询上户口一事。经核查,他因无法提供兵兵的相关证明材料,公安机关无法为兵兵上户。

  其实,兵兵与李德成并无血缘关系。据李德成向救助站工作人员介绍,2010年左右,一名在云南打工的自贡女孩入住他开的宾馆。没过多久,女孩即将临盆,李德成和妻子将其送往医院并垫付了相关费用。孩子出生后一个月,女孩就离开了,临走时,她给李德成留下了一张欠条,以及一张致歉的纸条,上面注明她因无力抚养孩子,遂将其寄养在李德成处。李德成称,后来因经营不善,宾馆倒闭,但他一直把兵兵带在身边,将他看做自己的亲人。

  1月21日,李德成带着兵兵离开救助站,去找家住自贡的哥哥。1月24日晚,李德成突发疾病死亡,兵兵被暂时安置到自贡市儿童福利院。

  救助站:劝说无果 此举实属无奈

  此前,在为兵兵上户未果后,李德成希望找到兵兵的亲生母亲,让她带走孩子。救助站工作人员根据老人提供的线索,找到了兵兵的亲生母亲周英。令人惊讶的是,她现年才20岁。“这次起诉,我们也实属无奈。”救助站相关负责人表示,经多次沟通,周英均拒绝承担抚养义务,并且明确表示放弃孩子监护权。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对于弃婴、弃童,若能明确监护人信息及下落的,民政部门需要规劝监护人履行抚养、监护等义务;除非监护人坚决放弃抚养权、监护权等,民政部门要实施救助,需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首先便是起诉撤销监护人的监护权。

  为何不愿承担母亲的责任与义务?23日下午,周英在电话中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大约八九年前,年少的周英随“男朋友”远走他乡,到云南打工。后来,她未婚先孕,在李德成的宾馆产下一名男婴。当时,男友离她而去。至今,周英离开云南已6年。这6年里,她在自贡组建家庭,并与丈夫育有一子。今年1月,周英从自贡市救助站得知李德成带着孩子来寻亲的消息,“我整个人都懵了”。她没跟孩子见面,而是在车内通过窗户看了看孩子。

  周英称,年少产子,这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她曾考虑过要帮兵兵解决户口问题,但经过再三思考,她决定放弃这个想法。她认为,如果接纳了兵兵,她的生活将被改变,甚至会导致家庭破裂。如果把兵兵交给民政部门,他或许会被好人家领养,生活得更好。成都商报记者 袁伟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上一篇文章:河南农民"被艾滋"8年"康复" 检测为何闹乌龙?
下一篇文章:嘉峪关中学生被打事件追踪:嫌疑人已被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