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风雨西山二十载

时间:2019-08-23 07:15:00作者:张峻琦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束兴烈着检察服在西山留影。 

  1979年,检察机关恢复重建,面向各个单位遴选人才。时任江苏省苏州市吴县市水泥厂车间主任的束兴烈脱颖而出。 

  束兴烈196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的父亲在书法上有很深的造诣。半是遗传,半是熏陶,束兴烈从小就带有书法家“洗笔成墨”的韧劲。1973年,他退伍后进入水泥厂工作,全身心地投入一线,废寝忘食地学技术,不断尝试攻克难题,短短几年间,从学徒做到业务骨干,再做到车间主任。工友们都认为,束兴烈被选派到检察院实属必然:“搞法律工作,需要这样肯钻的人。” 

  “组织有需要,我没有二话” 

  到吴县市检察院(现为吴中区检察院)刑事检察部门工作后,束兴烈开始和各类刑事案件打交道。法律基础薄弱?讯问技巧不够?出庭经验不足?不怕!看书、思考、请教,他点灯熬油、马不停蹄。那时候检察院和法院共用一栋5层小楼,他除了向同事取经,还经常跑去法官办公室探讨、请教,积淀渐深。就这样,他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个突破,很快成为一名优秀的公诉人。 

  1985年冬天,吴县市检察院按照上级安排,在西山成立派驻检察室。派驻检察室是新生事物,一切都要从头做起,让谁去做这个主任呢?领导找到了束兴烈。“组织有需要,我没有二话。”束兴烈开始收拾行囊。 

  西山其实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岛,孤悬于苏州古城西南40多公里的太湖之中,当时进出全靠渡船,一天一趟,过时不候。这里物资匮乏,条件艰苦,既没有公路,也没有代步工具,有时候要跋山涉水地走好几个小时。但束兴烈不怕,“我代表的不是我个人,而是整个苏州检察系统,条件再苦,我也不能给组织丢人!” 

  当时,西山关押着服刑人员等3600余人,检察官与他们谈话一般安排在晚上,因此束兴烈的工作不分白天黑夜,没有周末的概念,连春节都回不了家。对于繁重的工作,束兴烈甘之如饴,因为他明白,他对这些犯人来说,意义非凡,他必须沉得住、扎得深。 

  推动一起故意杀人案重审 

  有个犯人老卢,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但他不服判决,不断地申诉,抵触情绪极大。经过多次谈话,束兴烈了解到,老卢为了给母亲治病,卖掉了赖以生存的板车,后来他找到村里,希望能借钱买板车维持生计,没想到被村书记一口拒绝。老卢越想越火。一天他借着酒劲,提着菜刀,到书记家里质问,真要见死不救?书记怕了,假装同意,让他去会计那里取。可当老卢赶到会计家时,会计却说没有书记批的条子,说破大天也不行。老卢勃然大怒,举刀威胁,在争执中,伤了会计老婆的手臂。 

  恰逢“严打”,老卢因故意杀人罪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送往西山服刑。老卢被判刑后,他的父母撒手人寰,妻子丢下儿女远走他乡。可怜两个孩子,无依无靠,暂由老卢的姐姐照看。有一天,老卢的姐夫带着两个小孩来探监,返回时却偷偷将孩子扔下了。 

  束兴烈急了,无论如何,孩子是无辜的!第二天一早,他找到老卢的姐夫做工作。姐夫很无奈,村里死咬住“犯人子女不给解决口粮”,而他家生活困难,再添两张嘴更难以为继。束兴烈又找到村里,磨破了嘴皮,最终,村里同意解决孩子的口粮,姐夫也同意继续照顾孩子。 

  在村里,束兴烈一户一户地走访,村里人为老卢鸣不平,说他“老实”,出事“纯属意外”……经过调查,束兴烈确认老卢没撒谎,他不是故意杀人。为了纠正这个案子,他数不清到底奔波了多少次,终于得到省院领导重视,后来经过重审,老卢被改判为有期徒刑十五年。得知申诉成功的那天,老卢激动得嘴唇哆嗦,最终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解开犯人思想上的疙瘩 

  束兴烈为人公正,很有威信。有时管教干部和服刑人员之间“僵住了”,往往会请他出面做做思想工作。 

  重危犯王爱宁,有自杀倾向。束兴烈连续一星期找他谈话,逐步打消了他自杀的念头。本以为王爱宁会就此改观,没想到他“阴晴不定”,时而平静,时而暴躁,时而呆滞,还因打架被记过。原来,王爱宁是“孤家寡人”,逢年过节从没有亲人来探视,在监室里也不和其他犯人打交道,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发展下去,恐怕要出事。”他开始频频找王爱宁谈话,还建议多安排王爱宁参加犯人茶话会。王爱宁感受到了关怀,慢慢敞开心扉。后来他变得很主动,成为维修工,每年修复电扇几十台,被评为改造积极分子,还被减刑一年。 

  时光倏忽即逝,遗憾无法弥补。1990年冬的一天,束兴烈接到家里电话,说父亲病重,要他马上回去。可等他处理完工作上的急事,匆匆赶到渡口,已没有渡船了。第二天一早他赶到家,父亲已经离开人世……乌鸟私情,愿乞终养,但组织上一句“西山离不开你”,他再次毅然前往,牢牢地钉在工作岗位上。后来,他干脆将妻子、女儿和母亲一并接到西山居住。 

  2005年,他被江苏省检察院记个人二等功。退休时,监所要为他送行,他拒绝了:“我20年没吃过人家的饭,难道因为退休就破例?”他提前收拾好东西,和同事、领导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20年前,他来,只能坐渡船;20年后,他走,坐上了轿车——这背后是时代的变迁——孤岛西山,建了桥、通了车,成为太湖度假区的核心部分、闻名遐迩的旅游胜地。他回头看,百感交集,“再借我一点光阴吧,我愿为我热爱的检察事业、为我钟爱的小岛再奉献20年。”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调查核实,让转嫁债务虚假诉讼“露馅”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6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7932-8116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