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未成年人文身该管管了 专家:应尽快制定文身行业规范

时间:2019-07-10 07:32:00作者:崔晓丽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皮艺军 

     

  方燕 

  门诊问题: 

  未成年人文身有哪些隐患?如何看待未成年人文身这一法律行为?如何填补未成年人文身方面的法律空白、规范未成年人文身? 

  门诊专家: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 皮艺军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西安分所主任 方燕 

  专家观点: 

  ◇文身不仅会对未成年人的身体造成损害,而且清洗文身的过程痛苦、费用高昂,还会影响到未成年人上学和就业。 

  ◇从法律角度来说,文身店给未成年人文身,不管他们本人是否自愿,这种商业行为并不具有法律效力,家长事后有权要求店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并赔偿损失。因为未成年人文身的行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必须征得其父母的同意、追认。 

  ◇相关部门应加快制定专门针对文身行业的法规,要求店主对文身的影响进行说明;法律上可明确规定,未成年人文身必须经监护人书面同意或陪同。 

  未经父母同意,浙江省江山市未满13周岁的涛涛(化名)跑去文身。父母发现后,明确告诉文身店店主不许再给孩子文身,店主却依旧我行我素。直到涛涛上半身的文身面积达到50%,被学校通知休学。涛涛的父母一纸诉状,将店主告上法庭。近日,《钱江晚报》报道的这起未成年人文身案件被广泛关注。文身店是否可以随意给未成年人文身、青少年是否知晓文身将给学业和就业带来影响,都成为热议话题。 

  “我国法律对未成年人文身的规定尚处于空白阶段,对文身行业的监管也不够规范。”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艺军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的身体和心智发展尚未成熟,对文身所带来的影响并不清楚。他认为,当务之急是尽早建立文身行业的单行法规,防止未成年人文身的越轨行为发生。 

  越轨:文身是因为看起来很酷 

  据报道称,2003年出生的涛涛在父母眼中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直到上了初中后,结交了一批有文身的朋友,还经常观看一些古惑仔电影,开始变得叛逆。“觉得文身很酷,别人都会怕你”,于是不满13岁的涛涛开始尝试文身。 

  因为有衣服的遮掩,起初涛涛的父母并未发现。直到涛涛不满足于前胸后背,手指上也有了文身,父亲徐某发现后将他一顿打骂。但处于叛逆期的涛涛并未认识到错误,反而变本加厉,又将胳膊上文满了图案。2017年9月,未满14周岁的涛涛被学校通知暂时休学,理由是“学生对校容校貌有较大影响”。此时,涛涛身上诸如龙、麒麟、鬼面等各种图案文身已经占据上半身一半左右的面积。 

  近年来,受追星跟风和文身店铺扩张的影响,青少年文身的情况越来越多。据《都市快报》报道称,杭州市萧山区15岁的小刘在胳膊上文了一个类似脸谱的图案,很是显眼。父亲看到后当即找到文身店铺说理。文身店老板称,当时没看出小刘是未成年人,想清洗可以试试激光去除,但无法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文身本身属于亚文化,是偏离主流的文化。”皮艺军说,文身有多种功能,它可能是自己某种愿望的表现,比如象征爱情、友情的图案。也有可能是某种帮派、团伙的象征,属于这个圈子的人拥有同样的文身。还有可能是向社会宣泄的一种方式,比如一些暴力和色情的图案。不同于衣服、配饰,文身是人身上的一种特殊标志,具有永久性。“未成年人并不适合文身,学校基本上也禁止未成年人文身,如果学生突破这个标准,就是一种越轨行为。”皮艺军说。 

  影响:清洗过程痛苦费用高,就业受限 

  休学的通知,让徐某夫妇进一步认识到文身的危害性。在和学校反复沟通之后,学校同意涛涛继续上课,但文身必须尽快处理。徐某开始带着涛涛奔走在各大医院清洗文身。涛涛形容激光清洗文身的感觉是:“人要昏过去了,太痛了,跟火在烧你的皮一样。”涛涛的母亲称,因为文身色料的劣质,还让涛涛身上长满了湿疹。 

  除了身体上的痛苦,清洗文身不仅时间漫长,也要承担巨大的经济压力。涛涛的母亲接受央视网采访时称:“一个图案最起码要清洗七八次才可以去除,如果涛涛身上的文身全部清洗的话,最起码要花费五六十万元,也不一定能清洗干净。”涛涛的母亲说。 

  影响不止现在,在徐某看来,涛涛未来的就业也受到了限制。 

  记者注意到,根据《应征公民体检标准》规定,面颈部文身,着军队制式体能训练服其他裸露部位长颈超过3cm的文身,其他部位长颈超过10cm的文身,均视为体检不合格。在一些特殊公务员岗位,比如人民警察的录用体检中,如果有文身,也视为体检不合格。除此之外,也有网友表示,在普通公务员录用体检中,如果有文身,也基本上属于体检不合格。 

  如此一来,徐某夫妇希望孩子能够成为一名军人的愿望,现在看来成了一种空想。令徐某生气的原因还在于,第一次发现儿子文身之后,他曾找到文身店店主吴某,提醒他不要再给涛涛文身。但吴某却表示开门没有不做生意的道理,依旧我行我素。 

  愤怒之下,2017年9月,徐某夫妇作为涛涛的代理人,以损害涛涛的健康权、身体权为由,将吴某告上了法庭。吴某却表示,文身是涛涛自愿的行为,“更何况,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不准给未成年人文身。”然而,当有媒体询问吴某是否给自己15岁的儿子文身时,他却表示不允许。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西安分所主任方燕告诉记者,对于成年人来说,选择去文身应该受到尊重,因为他们有着自己追求的目的,也知晓并能够承担文身带来的消极影响。但未成年人不能跟风去追捧,为了一时的刺激,阻挡了更好的生活和工作。 

  专家建议:加快制定文身行业法规 

  “原告文身时尚不满13周岁,智力发育未成熟,大面积文身已经超出了其认知的社会能力,被告明知原告处于叛逆期,也明知原告父母禁止其文身,仍为原告实施了大面积文身。对原告的身心健康和人格利益造成了伤害,理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法庭上,主审法官徐根才作出如上认定,判决被告退还原告文身费用1000元,赔偿清洗文身治疗费用5000元,精神抚慰金1.5万元。 

  “实际上从法律角度来说,文身店给未成年人文身,不管他们本人是否自愿,这种商业行为并不具有法律效力,家长事后有权要求店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赔偿由此给孩子造成伤害的损失。”方燕说,民法总则明确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未成年人文身的行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必须征得其父母的同意、追认,这也是涛涛这起案件中,原告诉求能够得到法院支持的主要原因所在。”方燕说。 

  记者注意到,现有法规很少对消费者的消费行为有所限制,仅有的几条也是由主管部门出具的。比如,国家烟草专卖局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草,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对此也有明文规定。目前,文身是归类到美容服务中,在工商登记方面没有前置许可,只有一个后置许可是对健康卫生的要求。 

  在主审法官徐根才看来,文身的危害性并不比上网吧、抽烟危害小,他建议将未成年人的美容、文身也像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禁止让未成年人入内一样,纳入未成年人保护法中。 

  “这种做法当然可以,但国家法律确定后,不可能时时作出调整和补充,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皮艺军说,要想快速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设置文身行业的单行法规进行补充。 

  皮艺军说,文身行业目前比较混乱,不仅未成年人不知道文身的消极影响,很多成年人也并非完全知道。借由此次事件,可以敦促相关部门加快制定专门针对文身行业的法规,要求店主对文身的影响进行说明。“对于看着比较年幼的消费者,必须出示身份证。如果有店铺违反规定给未成年人文身,要接受工商部门的严厉惩罚。” 

  方燕也认为,可以从文身行业入手,将文身纳入常态化监管。“如果戴着有色眼镜,将文身一律取缔禁绝是不合时宜的,也不符合社会实际。有关部门可以制定美容行业的法规,要求从业者必须接受相关部门医卫知识技能的培训、考核。法律上可明确规定,未成年人文身必须经监护人书面同意或陪同。”方燕说,不少国家的文身师将不给未成年人文身当作必须坚守的底线。 

  行业有了规范,学校也需要作出努力。皮艺军认为,学校既然禁止学生文身,平时就要进行这方面的教育,不能出现问题直接让学生休学,不教而诛。“当学生文第一朵小花或者第一条小龙的时候学校就应该作出限制,进行谈话。预防要从越轨开始,从初期的行为开始,教育部门也要负起责任。”皮艺军说。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体测神药”热卖,怎么可以没人管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6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7932-8116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