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青委员两年提案盯准一个领域:关注生态修复"执行难"

时间:2019-05-20 07:44:00作者:张安娜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宋青委员(中)与检察官开展调研 

  让受损的环境得到恢复,确保修复工作落到实处取得实效是关键。 

  多年耕耘在生态建设领域,全国政协委员、苏州科技大学城市发展智库(高级研究院)副院长宋青对检察机关通过公益诉讼推动形成生态合力的努力十分关注,多次到检察机关调研,到环境修复现场实地走访,与检察机关及相关部门共同探讨如何破解生态修复中的执行难题。自2018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以来,宋青两次在参加全国政协会时提交提案,为破解环境公益保护难题建言发声。 

  “打通生态环境修复的‘最后一公里’,我会持之以恒长期关注。”宋青说。 

  调研—— 

  “执行顺利”不等于“修复顺利” 

  2018年初,苏州市人代会期间,作为苏州市人大代表,宋青与苏州市检察院检察长闵正兵同组讨论,闵正兵在发言中着重谈到了苏州检察机关开展环境公益诉讼的情况,这引发了宋青的关注。 

  会后,她主动找到闵正兵,“我想去做个调研”,一贯注重调查研究的宋青提出了要求。闵正兵非常支持,邀请她赴基层一线开展公益诉讼调研,推荐的第一个单位,就是昆山市检察院。 

  早在2014年,昆山市院就遇到了公益诉讼的问题。当时法律尚未授权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因此,支持起诉更符合法律要求。于是,该院检察官赵庆就发动已退休同事和退休司法局、环保局的工作人员一道,筹建了“昆山市环境保护公益联合会”。 

  调研中,赵庆向宋青介绍了这些探索。“2014年8月,我们支持昆山环境保护公益联合会作为原告,对赵某、某电子公司、马某污染环境这个案件提起公益诉讼,当时这是苏州地区第一起环境保护公益诉讼案,我们觉得准备还是比较充分的。”赵庆说。 

  “对,我记得案件庭审了三次,后来被告将18万元赔偿款缴到‘环境保护公益金’账户里,案件顺利进入执行。”昆山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陈珺补充。 

  为什么不直接说环境修复完毕?而是只点到完成执行这个程序?宋青敏锐地追问,“顺利执行不代表修复顺利吧?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这个犀利而现实的问题引发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追问—— 

  环境修复执行难在哪 

  沉默背后,是赵庆和同事们遇到的现实疑难。 

  她向宋青讲述了赵某案的发案经过。赵某的企业为了减少成本,进行非法电镀。电镀废水处理成本高,他们就把含有重金属铬的废水直接排入河道,导致周围地面腐蚀、气味刺鼻,群众这才举报。 

  在法庭审理之前,赵庆和环保部门联系选择修复单位时遇到了麻烦。大家试着向两家有修复资质的单位询价,而他们给出的价格竟整整相差一倍。在一方提供的两页价格明细中,有几项药剂的名称是一长串英文,括弧内标着专利产品。 

  “这些专利产品,对方称是保密的,但具体是否是专利,标准价格多少,不是专家很难判断科学性和可行性。但如果不用这些产品,修复效果怎样,谁也不能保证,这是一个困局。”宋青看到了赵庆的挫败感。 

  “到后来还是环保部门托人去找了一家比较熟悉的修复公司,开出的价格靠谱一点,可即使如此,修复执行的过程仍旧困难重重。”赵庆说自己手头有两个公益诉讼案件都进入了这种“有钱办不了事”的情况。 

  “你们认为问题的症结在哪?”宋青接着追问。 

  赵庆和同事们把总结出的情况反映《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在执行环节的四大问题亟须引起重视》交到宋青手上,调研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法律空白、行业运转混乱、部门职责不明等原因导致了“执行难”这个结果。 

  赵庆说,当前,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推进的法律依据主要是民事诉讼法,而民事诉讼法中对公益诉讼的规定仅限于诉讼主体内容,对执行活动并无相应规定。 

  “钱该放在哪?该谁管?该谁用?谁来鉴定环境损害?谁来敲定修复单位?谁来主持修复过程?谁来监督修复成果?”这些问题困扰着赵庆这样的一线检察人员。 

  思索—— 

  如何让赔偿金顺畅用于环境修复 

  2018年,宋青参加十三届全国政协一次会议时递交了《关于建立和完善环境公益诉讼执行机制的建议》的提案。 

  宋青的提案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生态环境部的高度重视和详细回复。今年1月,最高检联合生态环境部等九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在环境公益诉讼中加强协作的意见,宋青委员提出的环境损害司法鉴定难等问题,在意见中也有了相对明确的规定。 

  意见出台后,抱着更深入调研的目的,她再次走访了法检、环保等相关部门,让她对生态修复领域的“执行难”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据江苏省环保厅2018年6月5日发布的消息,2017年昆山联合侦办涉嫌环境违法案件居全省县级市第一,通过环境公益诉讼追偿生态修复已累计近6000万元。宋青发现,随着环保公益诉讼办案量的大幅提升,环境损害赔偿金的资金池越来越大,如何使用、监管这笔资金,成了影响生态环境修复进度的大难题。 

  昆山市环保局法制科科长孔谷雨为此专门咨询过上级财政部门,得到的答复是——“这笔钱不属于政府收入,放在财政资金中是不合适的。”但是,“环保赔偿金一旦到了社会组织账下,它就成了社会组织的资产。”仅仅是款项的管理就很难监管,“能不能确保修复款项都用于保障公共利益,能不能达到公益诉讼想达到的修复目的,存在难度。” 

  围绕如何让公益诉讼赔偿金顺畅地用于环境修复,宋青在今年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时递交了提案《关于推动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资金基金化管理的建议》,建议推动建立环保公益基金,进一步优化环保公益诉讼执行机制。 

  2019年春节刚过,宋青委员与检察官一起来到昆山市巴城镇凤凰村进行回访。 

  几年前由于一家企业违规堆放生活垃圾焚烧产生的炉渣,凤凰村周边的土壤、河流都遭到了污染。2015年下半年,这一线索反映到昆山市检察院。该院检察官多次到现场走访取证,还走访了相关执法部门,在全面掌握综合整治该厂的要点和难点后,发出检察建议。2016年,昆山市检察院启动了检察官走访约谈机制,跟进监督,并针对进展情况和约谈效果发出检察建议书4份,督促相关部门迅速履职。2018年,该厂完成了所有存量炉渣的清理处置工作,15万吨炉渣堆被移平补植复绿。该厂所在的村也顺利收回了被占用的集体土地。 

  “这个案件是特殊的,它在诉前程序中就启动了应急机制,迅速解决了主要问题,政府各部门的配合很顺畅,这也是公益诉讼制度带来的一个利好。”宋青在走访中说。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让"没想到"变成"能看到" 江西:打造代表建议办理"样本"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6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7932-8116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