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检察院原检察长何素斌:试点工作被写入现行刑诉法

时间:2018-12-07 07:54:00作者:张吟丰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试点工作被写入现行刑诉法 

——专访湖南省检察院原检察长何素斌 

  何素斌,四川眉山人,1943年7月出生,北京政法学院毕业。1964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9年10月从部队转业到湖南省检察院工作,曾任助理检察员、检察员、监所检察处副处长、人事处处长。1985年2月任湖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委员、党组成员,1994年6月任党组副书记(正厅级)。1998年3月任湖南省委政法委副书记,2003年2月至2008年2月任湖南省检察院检察长。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 

  如果要找一名由始至终见证了湖南省检察院恢复重建以来成长与变化的人,最佳人选可能就是湖南省检察院原检察长何素斌了。 

  何素斌在湖南省检察院工作了30多年。1979年,检察机关恢复重建的第二年,籍贯四川眉山的何素斌从部队转业到湖南省检察院,在公诉处从书记员干起。2008年,5年省院检察长任期届满后,何素斌脱下藏青色的检察制服,解甲归田。退休10年来,她也一直关注着湖南检察机关的变化。 

  “我刚到湖南省检察院的时候,全院才70来人,在公安厅的招待所里办公。现在省院高楼大院,有400多人。”回忆起40年来筚路蓝缕,终于功不唐捐,何素斌很感慨。 

  以检察经历为荣 

  记者:从书记员到检察长,您一路走来,自身成长的同时也见证了检察机关的发展壮大。 

  何素斌:我一直以自己的检察经历为荣,也对检察机关的发展感到振奋。1979年10月,我到湖南省检察院报到时,发现整个检察院的办公和住宿都在湖南省公安厅招待所的两层里,就连检察长马纯一一家人也住在那里,条件之艰苦可想而知。那一年,正好是国家第一部刑法——1979年刑法正式通过实施,检察机关是实施刑法的重要机关,那种百废待兴的环境,现在想起仍然难忘。 

  记者:您是业务部门出身的检察干部,可以讲讲恢复重建初期办案的一些经历吗? 

  何素斌:我至今还记得36年前办理的一起案件。1982年7月,湖南省检察院首次派员出庭公诉刑事案件,那是一起故意杀人案。当时我在公诉处任助理检察员,公诉处人员紧张,许多同事是刚来的,处长便安排相对“资深”的我去出庭主诉。 

  该案的被害人和被告人是同一个工厂的员工,庭审就安排在工厂的大礼堂里,公开审理,五六百人来旁听,法庭辩论很激烈。案件经过是这样:两人在饭馆吃饭发生争执,被告人抄起一个凳子直接砸向被害人的头部,导致被害人死亡。在法庭上,被告人的律师辩护称,被告人是故意伤害致死,没有杀人的故意,而我们是以间接故意杀人提起公诉的。在庭上,我通过出示客观证据、分析犯罪构成等方法发表了公诉意见,自觉发挥还可以,庭审后,处长也对我表示满意。最后法院认定被告人故意杀人罪成立,判了死刑。 

  刑事和解制度促进社会矛盾化解 

  记者:您担任检察长时,在湖南探索了刑事和解制度,是全国最早开始尝试这项制度的,也跟你办案经验丰富有关系吧! 

  何素斌:有一定关系吧。湖南的刑事和解制度最开始是在宁乡县(现在的宁乡市)检察院探索推行的,2004年左右,该院探索了在一些轻微刑事案件中让被害人和被告人达成和解的做法,刑事案件批捕率大幅降低。基层矛盾得到化解,没有再发生一起刑事案件被害人上访事件。 

  2006年9月,省检察院对宁乡县检察院的刑事和解实践进行了实地调查,同年10月,省检察院在全省检察机关中开始试行刑事和解制度。可以说,刑事和解制度是从湖南起源的,后来被写进了刑诉法,我们感到非常自豪。 

  刑事和解制度反映的司法精神,我认为是非常值得学习的。一开始,我对刑事和解也有一些疑虑,刑事和解会不会违反刑法的基本原则?会不会产生花钱买刑的现象?在宁乡县检察院尝试刑事和解制度的时候,一些做法是超越法律规定的,这样做是不是合适? 

  后来我想到张思卿检察长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检察机关既要依法办案,也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我觉得很有道理。办案的目的是什么,客观事实是什么,我们办案时都要考虑。对于悔罪、认罪态度良好的被告人,又是轻微犯罪、初犯、偶犯,并且得到被害人谅解的,为什么就不能运用刑事和解,对其宽大处理呢?刑法的目的是减少社会危害,这样做可以达到目的,同时还化解了社会矛盾,避免了更多刑事案件的发生。 

  女检察长直爽干练办案有韧劲

  记者:您在任的时候,查办过哪些大要案让您印象深刻? 

  何素斌: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电视剧《国家公诉》?2007年前后,我们查办了郴州市原市委书记李大伦案,与《国家公诉》的剧情非常相似。同样作为一名女检察长,对剧中主人公——女检察长叶子菁的经历和思想也觉得感同身受。 

  在《国家公诉》中,叶子菁调查一名副省长的经济问题,副省长嚣张跋扈,叶子菁虽然已经掌握了部分证据,但仍然不足以扳倒他。直到后来,叶子菁在香港查到副省长的保险柜,以及他和情妇的护照,最后将其绳之以法。 

  李大伦案也类似。我们初查李大伦时,掌握了他受贿20余万元的事实。但你知道,20万元对于一名任职很久的市委书记而言,是不足以查办他的。我们当时控制了一个李大伦的关系人,判断李大伦一定还有更严重问题,必须坚持查下去。于是,我们根据线索,派人到深圳去查,花了很大工夫,终于查到李大伦的银行保险箱,内有1000多万元存款,还有两本护照。是不是和电视剧情节很相似? 

  李大伦案最后牵出了70多名行受贿的犯罪嫌疑人,时任郴州市市长、副市长、纪委书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全部涉案。办理这起案件的影响非常深远。 

  记者:建国以来,省级检察院女检察长屈指可数,你是湖南省检察院恢复重建40年来唯一一位女检察长,你怎么看待女性检察长的压力? 

  何素斌:当检察长,首先要让人心悦诚服。在人们眼中,女性一般比较柔弱,和检察长需要的刚强气质有出入。但我是地道的川妹儿,你们知道川妹儿的个性是直爽、干练,我也不例外,我的性格比较坦荡大度,不拘小节,无论和班子成员还是和干警相处,关系都不错,加上有一定的资历,所以我并不感到压力很大。不过,一名女检察长指挥一群大老爷们,可能画风看似不够和谐,哈哈! 

  当时检察系统还是男性居多,湖南省检察院女检察官也慢慢增多。后来,我们还成立了湖南省女检察官协会,我担任过会长,一直在努力维护女检察官的权益和关心女检察官的成长。 

  记者:面对新时代的检察事业,您有哪些期待? 

  何素斌:一朝检察人,一生检察情。退休后,虽然不再奋战在一线,但我一直关注着检察机关的发展变化,为检察机关取得的辉煌成绩感到欣喜。 

  时代洪流滚滚向前,历史使命催人奋进。检察机关发展到今天很不容易,凝聚了历代检察人艰辛奋斗的心血,新时代给予检察机关更大发展机遇,也赋予检察机关更多使命担当,希望检察事业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坚持一边改革、一边转型、一边发展,聚焦法律监督主责主业,不断提升检察人员干事创业的精气神,不断提升法律监督的能力和水平,要补齐短板,敢于担当,推动检察工作平衡、充分、全面发展,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责任编辑:张梦娇] 下一篇文章:法治时评:就近入学资格不能与学区房面积"挂钩"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6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7932-8116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