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点赞首个反校园性骚扰机制:有助促进更高层次立法

时间:2018-08-08 18:50:00作者:崔晓丽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检察院、西湖区教育局联合会签的《关于建立校园性骚扰未成年人处置制度的意见》。

  浙江省杭州市检察院、杭州市教育局等四家市级单位联合发布的《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

  正义网北京8月8日电(见习记者崔晓丽)8月6日,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检察院、西湖区教育局联合会签了《关于建立校园性骚扰未成年人处置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教育部门接到学生遭受性骚扰的举报后,要在24小时内先行开展调查或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时向检察机关备案。 
  据悉,这是全国范围内第一家由检察机关和教育行政机关联合出台的反校园性骚扰工作机制。专家表示,《意见》的出台,有利于加强未成年人对性骚扰行为的认识,对潜在的犯罪分子形成震慑,也有助于司法机关及时、依法处置性骚扰案件。 
  约束教职工是真正关注到校园性侵案的问题  
  《意见》对校园性骚扰做出了明确的定义,是指在幼儿园、中小学校等各类教育机构中,任何人违背未成年人意愿,以语言、文字、图像、电子信息、肢体抚摸猥亵行为等任何形式对未成年人实施与性有关的骚扰行为。对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实施上述行为,不论未成年人是否自愿,均属于性骚扰行为。 
  据媒体报道,校园性侵害案件中,教师成为犯罪主体。在此次《意见》中对教师职责进行明确规定:教职人员禁止与未成年学生发生包括性骚扰在内的任何与性有关的亲密关系。 
  “近几年,中小学校园性骚扰和性侵案件多发,我们在办理性骚扰和性侵害的案件中,发现有部分培训机构的老师对学生实施了侵害。”西湖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副主任郑蕾告诉记者,考虑到校园性骚扰、性侵案件隐蔽性强、受害者不敢报案的情况,检察院认为可能接触到的性侵案件只是冰山一角,“为了让隐藏的犯罪能够及时被发现,避免更多的学生在校园受到伤害,我们和教育局联合会签了这个《意见》”。郑蕾说。 
  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统计,2017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例378起,平均每天曝光1.04起。其中熟人作案209起,师生(含辅导班等)性侵位居熟人作案首位,共72起,占比34.45%。 
  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表示,此次《意见》对教职工进行约束,是真正关注到了校园性侵案件中的问题所在。“很多时候年幼的孩子并不知道自己受到了侵犯,但是教师应该知道这些行为是犯罪的。现在直接对可能实施犯罪的人员进行约束,让他们明白侵犯孩子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能够对潜在的犯罪形成震慑。”孙晓梅说。 
  发现报告制度有利于将伤害降到最低 
  记者注意到,在《意见》中,对发现校园性骚扰后的处置制度进行了详细的规定。 
  《意见》指出,班主任或辅导员接到学生遭受性骚扰报告后,应在6小时内报告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教育部门收到举报后,在24小时内先行开展调查或者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时向检察机关备案,不得瞒报、漏报、迟报,不得私下调解了事。检察机关认为有必要时,可以提前介入侦查。 
  “校园性骚扰发现报告制度的规定有利于及时、依法处置性骚扰案件,将伤害降到最低。”中国青少年法律研究所所长郭开元指出,24小时内向公安机关报案、检察机关备案,可以使司法机关在第一时间掌握案情,并根据实际情况适时介入,引导学校调查取证。 
  如何保障这项举措能够顺利实施呢?  
  郑蕾告诉记者,今年7月18日,杭州市检察院、公安局、教育局、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四家曾联合发布了《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其中就要求教育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未成年人遭受或疑似遭受到强奸、猥亵的时候要强制报告。这次《意见》的惩治机制,也是在市级单位所发文件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  
  “学校作为性骚扰案件的第一主体,负有强制报告的义务,如果没有报告,出现严重后果,可以参照市级四家单位发布中的规定,进行严厉追责。”郑蕾说。  
  《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第十四条规定:负有报告义务的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未依照规定向公安机关报案,造成严重后果的,由主管部门或者本单位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依法给予处分。 
  郑蕾告诉记者,西湖区检察院在办理校园性骚扰案件中发现,很多未成年人受到性骚扰或侵害后,出于害怕或羞于启齿的心理,通常不敢向家长、老师寻求帮助,以至于很难保留第一手证据。“所以这次在《意见》中规定,学校除了及时报案之外,也可以第一时间进行调查,收集更多的证据。”郑蕾说,能够及时取证,也有利于解决受害人和嫌疑人所说情况完全对立的问题。 
  检察机关在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中起到重要作用  
  校园性骚扰或性侵事件发生后,如何对受害者进行救助也是检察机关一直关注的事情。《意见》中规定,受到性骚扰、性侵的学生,如果需要司法救助和心理救助的,检察机关可以提供援助。 
  “受到伤害的学生如果家庭经济贫困,我们可以请律师提供法律援助。如果侵害者无力对受害者进行赔偿,检察机关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帮助他们申请司法救助。”郑蕾表示,如果受害人有转学的需求,检察院也可以和教育局协商,帮助解决。 
  郑蕾告诉记者,鉴于性侵事件往往给未成年造成心理伤害,对未成年人进行心理疏导也是检察机关在办理未成年性侵案件中的重要部分。 
  “通过政府采购的形式,西湖区检察院和杭州一家知名心理辅导机构签订了协议,如果受害者需要心理咨询,检察机关将根据案情实际情况,酌情考虑后,为受害人免费提供。”郑蕾表示,心理疏导主要帮助孩子们走出阴影,让孩子们知道被侵犯并不是自己的错。 
  据悉,除了对性骚扰案件中的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学生父母如果心理遭受伤害,心理咨询机构也可以进行一个配套的心理咨询。 
  郭开元认为,心理辅导和司法救助的开展,充分说明了检察机关在我国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中的重要作用。同时他认为,检察机关也可借助联合青少年事务社工等社会力量,对未成年受害者给以帮助。 
  《意见》有助于促进更高层次的立法  
  据悉,《意见》在8月6日签署之后,立即实行。西湖区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赵德立告诉记者,教育局马上会把文件下发到每个学校,配合检察院的工作,保护学生的权益。 
  对于检察院后续的工作,郑蕾表示,他们将会在“法治进校园”活动中,就预防性侵进行一个专门的法治宣讲。“一方面是想告诉学生如何避免遭受性侵,另一方面,如果一旦遭遇性侵害,应该第一时间告诉家长、老师。” 
  郑蕾说,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要培养学生们增强证据意识和权利意识,注意及时固定和提供有关健康记录、录音录像、微信聊天记录、微信截图、来往邮件、同学证人证言等,方便学生维权。 
  此外,西湖区检察院也会开展法治进社区、进家庭的活动,让家长树立第一时间维权的观念,而不是选择沉默。 
  孙晓梅表示,最近在网络上受人关注的“METOO”行动,很多参与者表示是在孩童时期遭受的性侵,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受到了侵犯。此次《意见》的颁布,正好让未成年人对性骚扰、性侵有一个认识,更重要的是,引起家长对校园性骚扰事件的重视,一旦发现异常,家长和老师做好及时的沟通,保留证据。 
  在郭开元看来,这次《意见》的颁布,对于未来完善校园未成年人保护具有探索意义。“司法机关也可以通过不断的积累经验,促进更高层次的立法和制度的完善,保护校园未成年人的权利。”郭开元说。

[责任编辑:杨晓]
上一篇文章:在非洲待了10年 日本人感叹:中国正在改变世界物流格局
下一篇文章:“流量不限量”被认定属虚假广告 某地三大运营商吃罚单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6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7932-8116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