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故事|那些不能团圆的除夕夜

时间:2018-02-23 07:22: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万家团圆的除夕,总有一些人因为岗位职责所在没办法和家人团聚,本期我们选取6位没能回家的检察干警,听听他们有哪些或温暖或感人或欣喜的故事——

  父母同框

  

  黄小蓉(后排左一)的全家福

  那年我刚毕业来检察院工作,还没有从学生时代一个多月的寒假中回过神来,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我被安排在年三十值班,这意味着过年不能与家人团聚,这是人生第一次。

  后来想想,事实既定,也无需过多惆怅。或许多了这份经历,更能体会亲人团聚的意义。

  年三十那天,我人坐在值班室,心早已归乡。想起母亲做的年夜饭,有我爱吃的腊香肠、腊排骨、腌肉,想起其乐融融的温暖场景,想起许久未见的同学闺蜜,想起老家的那些趣人趣事……

  中午,我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看电视、留意着值班电话。央视新闻频道全是喜庆洋洋的画面,微信的朋友圈里都在晒家人的合影,手机时不时收到来自亲朋好友的新年祝福。

  突然,微信传来铃声,是姐姐邀约开视频对话。我打开视频,母亲叫着我的名字,笑意满面。一番寒暄后,母亲又拉着父亲入镜,他俩相互靠拢,叮嘱我好好值班,说做了很多我喜欢的吃食,都留着等着我回家。

  亲朋好友也时不时挤进镜头,向我打招呼,祝福新年快乐。这些温暖的语言,温馨的画面,一一在视频里呈现,仿佛我也置身其中,心也滚烫起来。

  至今依然记得父母同框的视频画面,他们很难有这样的场景,如果要追溯的话,可能只有父母的结婚照了。

  年三十那天,多位领导到院里视察了解情况,一切正常。他们的到来让我想到,春节期间坚守在岗位的又何止我一人。

  那天晚上做好值班交接后,我便踏上了回家的路。

  (黄小蓉 作者单位: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检察院)

  小龙的饺子

  

  周国勇(前)的全家福

  除夕夜,我值班。工作十多年了,这是第二次。检查好值班电话,做好记录,我便静静坐着,耳边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内心却很淡然。

  “当当当”,外面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我很是吃惊。年三十晚,会是谁?隔着窗户看出去,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我眼帘,是的,是小龙(化名),我再熟悉不过了。在这个最寒冷的冬季,我在看守所见过他三次,批准逮捕、审查起诉以及取保释放。三次见面,三次他泪眼婆娑,我怎会忘记?

  三个多月前,出于哥们义气,小龙和几个朋友殴打他人致其轻伤,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他被送进看守所。他刚满17周岁,那一夜,悔恨的泪水流了一宿。核查清楚后,我迅速批捕,并告诫他真诚悔过,动员积极赔偿。

  法益需要平衡,被害人权益必须得到保障。小龙家境贫穷,迟迟无法与被害人达成谅解。外头,父母奔波数月,没有进展。里面,17岁少年悔不当初。每次的讯问,他和父母隔窗对望,浑身颤抖,泪如雨下。“我想回家,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啊,叔叔?”小龙的痛哭流涕,一直敲打着我的心。

  事情出现转机。我们探索了赔偿保证金制度。在双方无法调解时,通过预缴一定的赔偿保证金,及时变更强制措施,实现轻罪未成年人的非羁押化。我们对小龙取保候审,他走出了看守所。那一天,他满眼都是欣喜的泪水。

  除夕夜,他从微信朋友圈知道我在单位值班,一个人跑了过来,带了一盒热腾腾的饺子。进门后,他只腼腆地说了声:“周叔,新春快乐,我回去吃年夜饭啦!”

  我拿起一个,细细咀嚼,不知道是什么馅的,只觉得,很香,很香。

  (周国勇 作者单位: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区人民检察院)

  机会总会有的

  

  王谦(右一)的全家福

  从家乡出来多年,和母亲一直是聚少离多。

  不惑之年后,更明白父母恩,近几年的国庆节长假,正值家乡秋收之季,我都尽可能抽空回家。放假前一晚,我登上了海拉尔到呼和浩特的飞机,再坐上回大同的火车。回家后的第二天,我就开始帮母亲干地里的农活,掰玉米、割谷子、起土豆、碾黍子,多年不干的农活,练习练习后很快就上手,只是长假过得太快,和母亲没好好说几句话,就不得不匆忙返回单位上班了。

  每次离家时,母亲都向我表示,“今年除夕回来吧,我们一起过个团圆年”,可惜每次都因工作原因或家事不能遂愿。接到我不能回家的电话时,母亲沉默片刻,很快又以平静的语气安慰我,说单位忙就不要回来了,有大家才会有小家。以后总有一起吃团圆饭的机会。母亲的理解,反倒让我更内疚。

  除夕回家是一种心愿,想着可以吃母亲做的饭菜,那种美滋滋的享受难以言表。我知道母亲在万家团圆的时候盼望看看儿子,看看孙女,但我更知道“职责”二字的分量,更明白只有很多像我一样的普通公务人员的付出,才会有更多人的团圆。

  今年的除夕还是不能和母亲团聚,我想正如母亲所说,机会总会有的。

  (王谦 作者单位: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人民检察院)

  那年隆冬

  

  王翊煊(右一)的全家福

  那年腊月,雪大得出奇,二十八的下午,我接到他的电话,说是回不了家。细问,方知区检察院紧急布控,已将涉案嫌疑人抓捕,全体法警队成员待命,协助办案。

  我打趣,莫不是年三十要在办案基地过了?他说,没事,有饺子吃。

  他总是开玩笑,说在法警队工作是“最让人放心的”,遇到案多的时候,可以忙得几天几晚不眠不休。

  那年三十,家里冷清,婆婆送完饺子就回家了。我哄完孩子睡着,一个人呆坐在偌大的客厅,索然无味地盯着手机,里面都是半生不熟的朋友的新春祝福,我心底像是在等待什么,恍然间,已过零点。

  “交班了。新年快乐。”七个字在手机屏幕上闪了过去。

  “吃饺子了么?”

  “当然吃了,白菜馅的。”

  “抓紧休息。”

  “得令。”

  我们总是这样简单地交换着消息,很有默契,记得他说过:“法律保护人的前提是人遵守法律……为了不让创造理想社会的愿望付诸东流,我必须在工作岗位上,拼命守护到底。”

  每每回想这些,内心也就释然。在这里,男人丢下家庭的重担,母亲离开刚刚满月的孩子,满腔热忱投入到这份必须有忠诚、责任和纪律的工作中来。

  那年隆冬,再见时已到了该吃元宵的时候。“过年好。”“十五不会又要办案吧?”“不会,那个案子已经批捕了,可以告一段落了。”他看着错过的春节晚会,抱着孩子傻傻地乐。

  我知道,他是打心底真心热爱着这份职业。

  (王翊煊 作者单位:辽宁省凤城市人民检察院)

  存爱

  

  陈文静(右一)的全家福

  那天,提审一位犯盗窃罪的嫌疑人盛波,他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几年前他与妻子离婚,父亲在去年去世。说起家里13岁的儿子和67岁的母亲,他眼圈即红。

  周末我抽空看望了盛波家人——一位受尽琐事摧残而苍老的母亲,一位学生模样穿着单薄有点腼腆的少年,还有一间简陋却摆放整齐的小平房,墙上都挂满了各种奖状。

  “阿姨,我爸爸是坏人么?”小盛飞低着头问我。

  “你爸爸不是坏人,只是不小心犯了错,现在他正在努力地改错并为自己犯的错负责,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错误负责。你愿意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改么?”我握着他冰凉的小手蹲下跟他说。

  “嗯。”他轻轻地答应着。

  “一棵小树苗只有深深扎根于土壤,才能努力地成为参天大树,而后为路人提供阴凉。想要保护好家人,就要让自己足够强大,可惜你的父亲自身能力有限,才想到走捷径。你明白阿姨的意思么?”给他说了一堆大道理,不知少年能不能听懂。

  “嗯,我明白,我要让自己优秀强大,将来可以保护奶奶,保护爸爸。”他坚定地答应着。

  回到住处后,心情一直难以平静。接下来几天,我一有时间就跑学校和相关部门,想着能不能为小盛飞一家做点什么,争取点生活补助。大大小小的工厂也去询问看看,能不能为盛飞奶奶接点手工活在家里做,好补贴家用。

  年三十一大早,我去超市买了牛奶水果,带着早已备好的羊绒毛衣和羽绒服去了盛飞家。少年见到我很开心,还是一脸脏兮兮又单薄的样子。随即我带他到镇上的浴场洗澡,换上给他新买的衣服,立刻变成一个帅帅的大小伙子了。

  人的大脑就像是银行账户,如果存进去是满满的爱,将来取出来的也一定是爱,一个善良天真阳光的孩子,但愿就算在母爱父爱缺失的日子里,仍旧可以给大脑存进一笔爱的基金。

  (陈文静 作者单位:浙江省海宁市人民检察院)

  迅迅的祝福

  

  马宇飞(前排左一)的全家福

  年三十,看着大街小巷挂起的红灯笼,坐在公交车上的我,打开手机望了一眼儿子的照片,又匆匆合上了。今天我值班,离开家门前先生问什么时候能回家,我答可能会比较晚。他撇撇嘴,指指午睡的小家伙,“今晚我也得值班,你回来的时候,我应该已经走了,抱歉啊。”

  突然,电话打进来,“马检察官,马上过年了,迅迅让我给你打电话……”迅迅是智力残障人士,与前夫离婚后因回家拿取衣物,被前夫父母报警,并强制送往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两个月后,迅迅的父母经过多方寻找发现此时的女儿已经变了模样,由于对药物出现过敏症状,迅迅全身大面积银屑般蜕皮,满脸浮肿、精神萎靡。心痛不已的妈妈带着她来到检察机关要求进行法律监督。在我的主导下,经过多次沟通协调,各方最终与迅迅家人达成和解协议。

  “姐姐,祝你新年快乐!”电话那头传来了迅迅的笑声。

  刚刚还在埋怨过年缺少了一家团聚的仪式感,但在此刻,我的内心却充满知足感恩,虽然一家人不能一起守岁,但团聚、拥抱,又何必计较何时何地。

  (马宇飞 作者单位: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新春走基层|新年景里的暖心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