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倡廉纪事|2017年域外反腐那些事儿

时间:2018-01-02 07:27:00作者:杨波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朴槿惠被弹劾

  韩国宪法法院2017年3月10日上午宣布总统弹劾案最终判决结果,总统弹劾案获得通过,朴槿惠被立即免去总统职务。朴槿惠也成为了韩国历史上第一位被成功弹劾的总统。2017年3月6日,韩国独检组经过70天调查,发布长达100页的报告,公布对“亲信干政”事件最终调查结果,此前已先后申请逮捕并起诉崔顺实、李在镕等关键人物。朴槿惠被指涉嫌收受贿赂、滥用职权(三项)和违反医疗法等共13项罪名。朴槿惠、李在镕等方面坚决否认指控。随后,韩国检方再度成立特别调查本部,接棒解散的独检组,深挖朴槿惠的受贿嫌疑。

  2016年10月24日,韩国JTBC电视台曝光,在朴槿惠好友崔顺实电脑中发现200份文件,其中44份是朴槿惠演讲稿,文件打开时间在总统演讲前。相关报道揭开“亲信干政门”丑闻大幕。同年10月27日,韩国大检察厅宣布,设立特别检察组,由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检察长李永烈负责,彻查“崔顺实干政事件”真相。同年11月20日,韩国检察机关宣布,认定朴槿惠在“亲信干政门”中很大程度上“共谋作案”,将其视为嫌疑人正式立案。至此,朴槿惠成为韩国现任总统史上第一位以核心嫌疑人身份接受检方调查的总统。

  越南上演“打虎记”

  据新华社2017年12月10日消息,越南公安部日前对越共中央委员、中央经济部副部长丁罗升发出起诉书和拘留令。公开资料显示,丁罗升为数十年来第一位涉贪被捕的越共前政治局要员。

  路透社2017年12月11日的报道称,在越南这场反腐行动中,越南国家油气集团和银行业界至少已有51人被捕,部分人已经被审判。除了丁罗升,越南国家油气集团前董事长阮春山2017年9月还因侵吞巨额国有资产,被河内当地法院判处死刑。

  公开资料显示,丁罗升于2016年1月当选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2月被任命为胡志明市市委书记。2017年5月,因其在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任职期间的违规行为,越共十二届五中全会决定给予其党内警告并免除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的处分,丁罗升随后改任越共中央经济部副部长。

  巴西前总统卢拉因贪腐获刑

  2017年7月12日,巴西联邦法官塞尔吉奥·莫罗以贪污罪和洗钱罪一审判处巴西前总统卢拉九年零六个月的有期徒刑。这是自1988年巴西宪法生效以来,首位遭到判刑的巴西前总统。据巴西媒体报道,莫罗当天在巴西巴拉那州联邦法院作出上述判决。莫罗作为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的一审法官,2016年9月宣布接受检察院对卢拉犯有贪污罪和洗钱罪的指控。卢拉因此成为巴油腐败案嫌疑人,巴西司法机关开始对他展开调查。

  据巴拉那州联邦法院文件称,卢拉收受了巴西奥亚斯建筑公司约370万雷亚尔(约合115万美元)的贿赂,包括巴西东南部海滨城市瓜鲁雅市的一座三层公寓及装修费用。莫罗据此判处卢拉贪污罪和洗钱罪。不过,莫罗表示对卢拉的刑罚不会马上执行,卢拉仍有上诉的权利。对于被控罪名,卢拉多次否认。卢拉的律师当天表示,卢拉将提起上诉。目前关于卢拉的二审日期被定在了2018年1月24日,而审判结果有可能对2018年巴西总统大选选情产生巨大影响。

  巴西前奥委会主席因涉腐被拘

  2017年10月18日,巴西联邦检察院以腐败罪起诉巴西前奥委会主席卡洛斯·努兹曼,认为他涉嫌参与里约热内卢申办2016年奥运会时购买选票。努兹曼当月5日在巴西反腐行动中被警方拘捕,并被关押在里约州北区的一家监狱中,被拘捕的理由是他藏匿大量来路不明的资金。与努兹曼一起被起诉的还有里约州前州长卡布拉尔和一家企业负责人阿尔图尔。除腐败外,努兹曼还因有组织犯罪、洗钱等被起诉。此外,努兹曼的副手、巴西奥委会运营部前主任格里纳以及塞内加尔人拉·迪亚克(老迪亚克)和帕帕·迪亚克(小迪亚克)也同时被起诉。检察院认为卡布拉尔、努兹曼和格里纳直接要求企业家阿尔图尔向小迪亚克支付200万美元,保证里约被选为2016年奥运会承办城市。

  哥伦比亚一反贪高官涉贪落马

  哥伦比亚总检察长办公室分管反贪腐事务的官员路易斯·古斯塔沃·莫雷诺·里韦拉于2017年6月27日在首都波哥大被捕。

  当月中旬,莫雷诺到美国迈阿密市出公差,面对美国公职人员作反腐题材演讲。令人吃惊的是,他此行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向一名因涉腐而被调查的哥伦比亚前省长索贿。未成想,这名外逃政客早已成为美国执法机构的线人。作为哥伦比亚执法机构的高官,莫雷诺索贿丑闻对这一南美国家的打击不言而喻。

  沙特刮起“反腐风暴”

  2017年11月4日晚,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颁布命令,宣布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以严厉打击腐败行为,保护国家利益。该委员会的规格极高,由2017年6月被立为王储的小萨勒曼王子任主席,成员包括:监察委员会主席、国家反贪局局长、审计总局局长、总检察长和国家安全主管。该委员会有权发布逮捕令和旅行禁令、冻结账户、调查个人资产等。就在萨勒曼颁布国王令的同时,沙特对涉贪的王子和高官展开大规模抓捕行动。

  据沙特官方通讯社报道,截至2017年11月9日,已有201人被关押接受调查,其中至少包括11名王子和数十名王室成员及商业权贵,涉案人员的1700多个账户被沙特银行冻结。沙特总检察长沙特·穆吉卜发表声明称,已经发现的腐败行为的潜在规模非常大——过去数十年间约有至少1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39.5亿元)被“系统性腐败所滥用”。

  泰国“大米渎职案”宣判

  2017年9月27日,泰国最高法院就前总理英拉“大米渎职案”宣判,英拉罪名成立获刑五年。

  英拉2011年8月上台之初开始实施大米收购项目。2014年起,这一以高于市场价格向农民收购大米的政策被批导致国家财政亏空并滋生大量腐败。2014年5月,泰国宪法法院以滥用职权、违反宪法为由解除英拉的总理职务,随后泰国军方发动政变彻底推翻英拉政府。2015年2月,泰国总检察长办公室正式向最高法院提起针对英拉的刑事诉讼,认为她在大米收购政策执行中渎职、纵容贪污,造成了国家损失。长达两年的听证庭审就此拉开帷幕。

  庭审期间,英拉没有缺席一场听证会,并多次表示自己不会逃案,一定会坚持到底。就在2017年8月1日做被告方结案陈词时,英拉还强调自己是“清白”的。2017年8月25日,泰国最高法院原定于当天对大米渎职案进行宣判,但英拉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出庭,法庭随即发出对英拉的逮捕令,并宣布案件押后至2017年9月27日宣判。随后有报道称,英拉已经离开泰国。

  安倍陷“地价门”

  2017年伊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面临着二度执政以来最大的危机。此前,与其有关联的一个办学机构森友学园因低价购入国有土地,引发日本媒体的连番报道。

  2017年2月,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披露,森友学园曾借“安倍晋三纪念小学”的名义募集捐款。安倍夫人也牵连其中,该小学宣传称安倍昭惠担任名誉校长。安倍对此反驳称,他和妻子与“地价门”没有任何关联,和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也不存在私人关系,后者是日本最大右翼团体“日本会议”的成员。舆论普遍认为,无论安倍如何否认,他都难以不受影响。

  据悉,2016年,森友学园以成交价为1.34亿日元(约合800万元人民币)买下一块国有土地,但是,这块面积8770平方米土地的市场评估价格达到9.56亿日元(5800万元人民币),是森友学园出价的7倍。与其仅一街之隔的另一块同等规模的国有土地在卖给丰中市时,售价高达14.23亿日元,是前者的10多倍。

  以色列总理亲信被捕

  2017年11月5日,以色列警方逮捕了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两名亲信,称在以色列从德国采购潜艇的交易中,两人涉嫌腐败行为。据以色列媒体报道,被捕的两人中,一人是内塔尼亚胡的律师戴维·希姆龙,同时也是他的亲戚。警方未透露另外一人的身份。

  据悉,希姆龙曾担任德国潜艇制造商蒂森-克虏伯公司的代理律师,他作为“潜艇采购弊案”的关键嫌疑人,已多次接受警方问询。自2016年年底“潜艇采购弊案”曝光以来,警方已逮捕了包括内塔尼亚胡前办公室主任戴维·沙兰在内的6名嫌疑人。据当地媒体报道,警方扩大调查,是因为蒂森-克虏伯公司的以色列代理商米基·加诺作为“国家证人”提供了重要证词。警方怀疑,加诺通过贿赂促成了以色列对该公司3艘潜艇、总值数十亿美元的收购决定。

  乌拉圭副总统涉腐辞职

  2017年9月9日,乌拉圭副总统森迪克因涉嫌腐败,在执政党广泛阵线举行的特别会议上宣布辞职。这是乌拉圭副总统首次辞职。广泛阵线道德委员会此前认定,森迪克在乌拉圭国家石油公司任职期间使用公司的信用卡购买了个人物品,包括书籍和家具。森迪克生于1962年,曾任职新闻记者,后从政,出任国会议员。2014年,森迪克与巴斯克斯搭档参选。巴斯克斯成功连任,森迪克也于2015年3月正式就任乌拉圭副总统。森迪克不仅因在乌拉圭国家石油公司的经营管理备受反对派攻击,还因爆出学历造假问题引发舆论争议。

  资料来源:新华社、中纪委网、中新网 文稿统筹:杨波

  反腐败是当代国际社会的共识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研究员、秘书长,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 彭新林

  腐败是当前困扰全球各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大现实问题。同腐败现象作斗争,是世界人民在追求稳定和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共同课题。从巴西前总统卢拉因贪腐获刑、现任总统特梅尔涉腐被诉,到乌拉圭副总统森迪克因贪腐辞职,再到以色列、沙特阿拉伯、越南等国掀起强劲反腐风暴,2017年国际舞台上的反腐运动持续升温、力度加大,因涉腐而丢掉乌纱帽甚至锒铛入狱的官员和政要比比皆是。

  2017年,国际社会反腐败有以下几个看点:一是强调反腐“持久战”。腐败的长期性、复杂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反腐败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反腐败不是短期运动,而是持续的国家政策,需要进行到底,并改革使腐败盛行的体制机制。二是执政党日益重视自身的反腐。作为中国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全面从严治党,高度重视解决自身存在的腐败问题自不待言。放眼国外,亦是如此。三是腐败与反腐败角力激烈,反腐败艰难推进。四是赦免腐败引发巨大风险。

  总的来说,过去一年,国际社会反腐败斗争成效显著,及至当前全球范围内已基本形成围剿腐败之势,几乎每个国家都将反腐败确定为国策之一,甚至作为彰显其开明、廉洁和现代化的标志。但反腐败比反恐更难,一直在艰难中前行。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反腐倡廉纪事|2017年这些规定扎紧了制度笼子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6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7932-8116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