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届全国检察文学笔会暨检察文学创作与研讨会举行

时间:2017-07-21 07:44:00作者:李红笛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文学与工匠精神”是第十八届全国检察文学笔会暨检察文学创作与研讨会的主题,与会专家结合自身创作经验和对当今文艺创作环境的解读,对何为文学的工匠精神,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无论何种创作风格,无论何种创作题材,对于文学的工匠精神,我们都有一个共识—— 

  在细节中展现对文化的敬重 

  ——记第十八届全国检察文学笔会暨检察文学创作与研讨会 

   

   

  ●我在写作时所想的,就是要把真实的中国当代社会,用认真的态度呈现出来。 ——周梅森 

   

  ●工匠精神,就是认真对待每一次创作,认真对待每一部作品。这既是作者的自律,也是读者的期待。 ——张建伟 

   

  ●真正的工匠精神,应该对文学负责,对文学有抱负,不应该去追求数量,而是追求质量。 ——熊育群 

  摄影:龙平川 李远达 

  骄阳肆虐的酷暑盛夏,来自全国各地检察机关的文学爱好者齐聚雨水连绵的岭南之地,在孙中山先生的故乡——广东省中山市,由检察日报社、中国检察官文联文学协会共同主办,广东省中山市检察院承办,以“文学与工匠精神”为主题的第十八届全国检察文学笔会暨检察文学创作与研讨会,拉开了序幕。 

  本次笔会特别邀请了中国当代作家、著名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周梅森,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建伟,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东文学院院长熊育群,他们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畅谈了他们眼中文学的工匠精神。 

  与市场角力 

  2016年全国图书零售市场总码洋(码洋指的是图书定价总额,即图书单本定价与印刷数量相乘所得总价)规模为701亿元,较2015年的624亿元增长了12.30%;2016年,全国图书零售市场动销品种数175.09万种,新书品种数约为21.03万,较2015年同比增长4.31%。在“第十一届作家富豪排行榜”上,作家郑渊洁以3000万元版税名列第一,然而“网络作家排行榜”夺冠的“唐家三少”版税竟高达1.2亿元。高收入鼓励着越来越多的文学爱好者投身创作,但行业热起来,就会有人被冲昏头脑。经济利益的诱惑,能让人铤而走险,也能让人放弃节操。当文艺工作者变得唯利是图,唯资本马首是瞻,受众看到的必定会是光怪陆离、味如嚼蜡的文艺作品。 

  熊育群在谈到当今的文学创作环境时表示:“现在的文学创作非常浮躁,浮躁的重灾区可以说是网络文学。我曾听说某位网络作家同时创作八部小说,我无法想象这是如何完成的。网络创作每天上万字,很多时候连校对都做不到。这种创作很难说还是文学创作,而完全是一种市场行为了。这种作品也会出版,销量也不错,可是据我们调查,有些读者因此买十几本,一个月就看完了,读者也是看过即抛弃。这种生态,对文学创作影响非常大,传统作家的心态也会受到影响,创作只看数量,这个势头不太好。真正的工匠精神,应该对文学负责,对文学有抱负,不应该去追求数量,而是追求质量。” 

  然而文艺创作始终离不开经济上的支持,尤其是投入成本较高的影视剧创作,如何看待资本对文艺创作的影响?周梅森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资本必须服务于内容,服务于艺术形象。”善用资本而不屈服于利益,关注读者品味而不盲从于市场,在资本浪潮中坚定文学创作者的操守,这便是文学的工匠精神。 

  与细节较劲 

  战国背景的《芈月传》里说出“金屋藏娇”;不给任何科学依据,萝卜黄瓜一扔就爆炸的抗日神剧;“严谨的医疗剧”里,女大夫穿着高跟鞋在医院里走出巨响……观众从愤怒到吐槽,到最后一脸漠然地关上了电视。一个又一个导演拍着胸脯承诺“细节严谨”“真实历史”“百分百还原”,却在各种简单的环节漏洞百出,让人不禁怀疑,他们并不是做不到,而是不肯认真去做。我们的电视观众就在这样一次一次地被戏弄中流失了。周梅森在会上说:“有人说,我们的电视作品最主要的观众就是客厅里的沙发。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种现象。” 

  真正的文艺创作者,不会放过对细节的考究。熊育群讲道,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文学作品是《战争与和平》,“我去俄罗斯参观托尔斯泰的故居,得知他把《战争与和平》修改了一百遍。那是什么概念?英国作家麦克尤恩的作品《星期六》,写了医生的一天,我看到小说的时候,坚信作者一定就是个医生,因为不是医生不可能写得如此深入。可是后来我了解到作者并不是医生,而是为了创作这部作品,跟随一个医生两年之久。他经常进入手术室,对手术的所有细节都无比熟悉,这种创作态度才是真正的工匠精神。” 

  张建伟谈到工匠精神时表示:“过去工匠做事不会偷工减料,做工仔细,每一个方面产品的每一个部分都精心设计,务求做到最好,这些工匠自我要求极高,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仍然如此。”文学也需要这样的认真。他认为,“一个作家对于可能很多读者都不会注意的细节,都十分认真,这展现的是对文化的敬重。” 

  张建伟生动地将现今文艺创作中不认真的几种现象比喻为“认真的敌人”。首先是对历史文化缺乏敬畏。他认为,现在一些主打特技的电影,技术应用很优秀,故事却胡编乱造。有些作品对中国文化缺乏敬畏。张建伟举例说:“《隋唐英雄传》中,程咬金的造型,几根布条绑在头上,不用细想就知道,这种造型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这种方便面式的快餐文化,根本就不在意认真二字。”其次是,无知且不自知。比如电视剧《1895年》中李鸿章说:“八国联军烧了我们的圆明园。”这种明显的历史错误,却被堂而皇之写进了台词里,或许整个剧组都没有认真的心态。三是懒惰。张建伟表示:“文学创作是需要下很多苦工的,但现在的人懒惰,不想下功夫。”四是急功近利。有些文艺工作者只顾赚钱,哪有功夫精雕细琢。批量生产的作品,恨不得写出来立刻就能换钱。五是科学精神的匮乏。“有些类型的作品尤其需要科学精神,比如侦探推理类作品,需要强大的逻辑性,事实的真实性,才能让作品经得起推敲。这个领域在我国还有待开发,但中国的年轻读者中有非常好的推理作品受众,很多推理小说迷。日本的一些作品和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都很受欢迎。但我们自己这方面的创作跟不上,很少有能够被读者认可的作品。另一个领域是科幻作品,即使是幻想,也需要科学依据进行合理的推断。” 

  对于文学工匠精神,张建伟总结道:“工匠精神,就是认真对待每一次创作,认真对待每一部作品。这既是作者的自律,也是读者的期待。” 

  与深刻并肩 

  从观众的角度来看,近年来的中国荧屏在五光十色中透出一种内涵上的匮乏。少有接地气的现实主义作品,也少有深刻而宏大的主题。有的是千篇一律的仙侠和被滥用的言情小说情节。这或许是最容易被理解也是最好用的套路,却也暴露了文艺创作者的急功近利和肤浅,这种心态耽误了很多很好的创作题材。张建伟在发言中提到了晚清著名的刺马案(注:同治九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两江总督、封疆大吏马新贻校场阅兵完毕,返回督署的路上,为刺客张汶祥所杀。刺客并不逃走,高喊:“刺客是我张汶祥!”案件经审理后,张汶祥以“漏网发逆”和“复通海盗”的罪名被处决。事实上,马新贻原本是“剿匪”战斗中的败军之将。被俘后与“匪首”成了拜把兄弟。“兄弟”合谋上演了一幕马新贻收复失地的闹剧,欺瞒了朝廷,帮马新贻登上了封疆大吏的宝座。飞黄腾达以后,“兄弟”们来投靠,却被马新贻诱杀。张汶祥因偶然原因逃脱,后刺马报仇。)这个故事可读性很强,有情义,有杀戮,有法律。案子本身的情节很吸引人,但他认为这个故事最震撼人心的部分是案发后的司法过程。张汶祥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一项义举,被捕后一五一十讲出了事件的前因。审案的官员闻听朝廷的封疆大吏竟然做过如此龌龊之事,不禁觳觫不止,非常害怕,根本不敢记录,只能向上司汇报。为保朝廷脸面,审案官员决定将案由改为徇私报复,并对张汶祥严刑拷打——不是为了让他讲出真相,而是为了让他撒谎,以便掩盖马新贻背信弃义的丑闻。此处的司法过程特别耐人寻味。“但这样一件真实事件改编的影视作品,都拍成了武侠片,失去了案件本身沉重的张力。” 

  我们历史悠久,从来不缺好故事好题材,缺的是发现故事的眼睛和挖掘故事深度的认真态度,这种态度便是文学的工匠精神。 

  与现实对话 

  当一名文艺工作者追着资本去创作,不肯沉下心来追究细节的真实,也不愿意认真思考作品的深度,他的作品最终也失去了直面现实的勇气。当下流行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中,最常见莫过于玄幻的“穿越”“重生”,或者“天下美女/帅哥都爱我”的玛丽苏(即主角完美无缺,从不犯错,书里人人都爱她/他的类型作品)。即使故事是现实题材、都市背景,也总给人以不真实的感觉。比如偶像剧中常见一群不知道做什么工作,甚至没有工作的年轻男女,却住在豪华大房子里的情节。 

  对比2017年现象级作品《人民的名义》,张建伟说:“这部作品能够如此受欢迎,一是触动了大家的心弦,二是内容带有非常强的真实感。所以真实就是力量。”周梅森在讲到《人民的名义》创作历程时表示,“长期以来,我们的文学创作,远离人民群众,远离社会生活。有的作品充斥着歌功颂德的虚假内容,不管老百姓爱不爱看。因此我在写作时所想的,就是要把真实的中国当代社会,用认真的态度呈现出来。” 

  “真实就是力量”,这大概是对文学的工匠精神最好的诠释,愿我们的文艺创作环境远离浮躁,贴近真实。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银行经理赌博"红了眼"诈骗4000万被捕